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456章 她的母亲,和父亲……
    “我不是……你听清楚了,我不是小糯米,不是席凉茉,更加不是席家的小公主。”周小小睁着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眸,看着苏纤芮,声音隐隐带着凄厉和阴沉道。    看着小糯米脸上的表情,苏纤芮的心口的位置,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复杂和无奈。    她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小糯米脸上那股愤怒和坚持给震慑到了。    “祁和念泠是你的哥哥,小糯米,他们两个人,都是你的哥哥,当年你出事的时候,他们都很伤心,我们也都很伤心,你……难道不想要回到席家?不想要看看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吗?”    苏纤芮的话,刺激了周小小的心脏。    她的眼眶,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她的母亲和父亲……    “小糯米,你是席家的骨血,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你的哥哥,都很疼你。”    苏纤芮不想要席祁玥和顾念泠伤心难过,小糯米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却不肯回到席家,苏纤芮知道,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肯定会非常难过。    所以,不管如何,苏纤芮都想要挽留周小小,让周小小留在席家。    “小糯米。”一直没有说话的简桐,起身朝着小糯米走去,小糯米看着简桐那张刚毅漂亮的脸,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只是安静的看着简桐,看了许久许久。    简桐伸出手,握住了小糯米的手,目光坚定固执道:“你是小糯米,真的是小糯米,不要离开了,好不好?”    “小糯米,我是二哥,你忘记了吗?”顾念泠目光悲伤的看着周小小,席祁玥也起身,冷峻的脸上此刻也盛满温柔的盯着周小小。    周小小慢慢的蹲下身体,抱住脑袋,表情异常痛苦。    她以为,自己是周梓恩的妹妹,因为她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今天所有人都和她说,她其实有家人的,她有两个很疼自己的哥哥,有两个很疼自己的阿姨,还有两个大嫂?她不是周家的孩子,她是已经死掉的席凉茉?    这种事情,让周小小惶恐,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是谁?究竟是谁?    “你们不要逼小小了,让她好好冷静一下,可以吗?”最终说话的人是周梓恩,她蹲下身体,将周小小小小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里,对着席祁玥和顾念泠轻声道。    顾念泠的目光有些阴暗幽深的看着周小小小小的身体,他抿了抿薄唇,却没有逼迫周小小。    “小小,姐姐先带您回家,好不好?”周梓恩目光有些悲伤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便看向了怀中的周小小。    周小小抬起头,看了周梓恩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话,任由周梓恩牵着自己,离开这个地方。    目送着周小小和周梓恩两人离开,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但是眼底的坚定,却异常的浓郁。    他们现在不去逼迫周小小,只要知道小糯米其实没有死,就够了。    ……    “姐,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周小小回到住处的时候,抓着周梓恩的手,喃喃自语道。    周梓恩一直都很疼周小小,将周小小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呵护。    现在看到周小小一脸迷茫的样子,周梓恩的心中自然也不是很好受。    她轻轻的婆娑着周小小的发顶,声音低哑好听道:“傻孩子,你不是在做梦,如果你真的不想要认他们,那么就不要认他们。”    “姐,我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好。”周梓恩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应该让周小小一个人安静一下,所以,她没有拒绝。    她深深的看了周小小一眼之后,起身离开了这里。    周梓恩离开之后,周小小便一个人坐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    她是席凉茉,是简桐心中的小糯米,是席祁玥和顾念泠的妹妹?    这个消息,周小小没有办法消化,也没有办法接受。    ……    “周小小是席凉茉?:”宫殷眯起眼睛,端着手中的红酒摇晃了一下。    “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周梓恩走进宫殷,环住了宫殷的腰身。    虽然她不喜欢宫殷,但是宫殷在床上可以让周梓恩得到巨大的满足,周梓恩喜欢和宫殷上床,他们两个人又是盟友,周梓恩便越发和宫殷亲近。    “这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信息。”宫殷淡漠的掰开了周梓恩的手指,嗤笑一声道。    “怎么?”周梓恩的手被宫殷掰开,面上带着些许不悦。    最近宫殷似乎很少碰周梓恩,以往宫殷和周梓恩两人见面,都会在床上厮混,但是最近这段日子,宫殷除了有事情找周梓恩之外,就没有碰过周梓恩?难不成是因为周梓恩怀孕,所以宫殷不碰周梓恩。    “没什么,只是我又知道了一个席家人的弱点罢了,事情还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宫殷摸着自己的下巴,对着周梓恩低笑道。    周梓恩看着宫殷,眼眸划过一抹淡淡的光芒。    “不管小小是谁,都是我的妹妹,我想要得到顾念泠,但是我绝对不会伤害小小。”    “你这是要告诉我,你不会为了得到顾念泠,伤害周小小?嗯?”周梓恩的话,宫殷怎么会听不懂?    他将身体靠近周梓恩,薄冷的呼吸,划过周梓恩的脸颊。,    周梓恩被男人身上那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