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周梓恩神情恍惚,脸色苍白的看了顾念泠一眼,小声道。    反正,她很快就会成为顾念泠的妻子,区静很快就会从顾念泠的身边消失了。    周梓恩的一双眼睛,泛着些许阴冷和恐怖。    她离开之后,顾念泠眯起眼睛,下巴高傲的抬起。    “最近她有什么动静没有?”顾念泠启唇,仿佛对着空气说话一般。    却不想,此刻有一个黑影出现在了顾念泠的身边。    “上班下班,生活平静如水,但是……我们查到,她有一张很隐秘的卡,至于这张卡经常给谁打电话,我们暂时没有查到,这个人非常谨慎,切断了一切的痕迹。”    顾念泠闻言,薄唇抿的越发的紧了紧。    “继续派人跟踪,一定要查出和周梓恩一直联系的人是谁,另外,给我监视宫殷。”    “是。”那个男人抬起头,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便消失在顾念泠的眼前。    顾念泠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离开了休息室。    他走出去的时候,区静喝了一点酒,昏昏欲睡的趴在一边的草丛睡觉。    顾念泠看着区静娇憨漂亮的脸,有些无奈的上前将区静整个身体都抱起来。    “你回来了?”顾念泠的动作,惊醒了区静,区静抬起头,蹭了蹭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道。    “怎么在这里睡觉?不知道你身体虚弱吗?”顾念泠亲了亲区静的眼皮,无奈的对着区静说道。    “谁让你不知道哪里去了?”区静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不念了的脖子,用脸颊轻轻的蹭着顾念泠的脖子说道。    顾念泠抬起手,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颊,哑着嗓子道:“困了?”    “很困,我想要睡觉。”区静像个撒娇的孩子一般,扭动着身体,对着顾念泠小声道。    顾念泠抱起区静,起身去了两人的帐篷。    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坐在离区静和顾念泠不远处的地方,看到顾念泠带着区静回了帐篷,苏纤芮的脸上也泛着难得的微笑。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席祁玥看到苏纤芮微笑,忍不住伸出手,扣住了苏纤芮的腰身,将下巴抵在苏纤芮的肩窝的地方柔声道。    “我看到念泠和区静两个人又这么幸福的样子,忍不住开心。”苏纤芮将身体靠在席祁玥的身上,声音带着些许淡淡的嘶哑道。    席祁玥闻言,只是用手,轻轻的梳理苏纤芮的头发,目光温和好看道:“你也很幸福,不是吗?”    “嗯,我也很幸福。”苏纤芮闻言,低笑一声,伸出手,用力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腰身。    席祁玥说的没有错,她现在也非常幸福,和席祁玥在一起,苏纤芮感觉非常幸福。    她也相信,以后他们两个人也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的,一直都很幸福。    ……    “呕。”第二天,回去的时候,周梓恩一直在干呕。    不知道是因为晕车还是什么原因。    “梓恩,吃点这个,可能会好受一点。”区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盒梅干,递给周梓恩。    她看周梓恩一脸菜色,脸色难看的样子,不由得担心起来。    周梓恩抬起头,虚弱无力的看了区静一眼,哑着嗓子道谢道:“谢谢顾太太。”    “姐,你好一点没有。”周小小握住了周梓恩的手,见周梓恩一脸菜色的样子,周小小担心的不行。    周梓恩转动了一下眼睛,虚弱无力的看了周小小一眼道:“我没事,只是……难受罢了。”    周梓恩说完,又捂住嘴巴,开始干呕起来。    周梓恩这种举动,让一边的苏纤芮困惑不已。    苏纤芮眯起眼睛,看着周梓恩难受的样子,手指不由得僵住了。    席祁玥见苏纤芮的神情突然变得格外的奇怪,不由得握紧了苏纤芮的手指:“怎么了?为什么表情这么难看?”    苏纤芮回过神,看着席祁玥说道:“席祁玥……我……觉得……周梓恩的症状,好像是……”    这种症状,给苏纤芮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难不成,周梓恩不是晕车?而是……    像是想到什么可能性一样,苏纤芮看着周梓恩的目光,不由得幽深几分。    席祁玥见苏纤芮说话直说道一半,有些疑惑的看着苏纤芮。    可是苏纤芮却没有在说下去了,她只是扯了扯嘴唇,淡笑道:“没什么,我只是看到梓恩这么难受的样子,有些担心罢了。”    “很快就到了市区,到时候将她送到医院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席祁玥搂住苏纤芮的腰身道。    苏纤芮微微的点头,看向周梓恩的眸子,却忍不住微微闪烁一下。    希望,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吧。    她也没有听说周梓恩有男朋友?    到了市区的时候,因为区静身体不是很舒服,顾念泠便带着区静先离开了,而席祁玥公司还有事情,便让苏纤芮送周梓恩去医院,至于攰攰,席祁玥也一并带走了。    周小小学校还有事情便和简桐一起离开。    苏纤芮陪着周梓恩做了检查之后,医生便建议周梓恩去妇科再次检查。    “怀孕了?”周梓恩检查的报告拿出来之后,苏纤芮凑过去看了一眼,看到报告上说周梓恩怀孕之后,苏纤芮的脸色不由得一白。    周梓恩怀孕了?    “席太太,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周梓恩却神情格外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