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正在陪着攰攰在花园里种花,管家说区静过来了之后,苏纤芮立刻起身,朝着区静走去。    区静红着眼圈,一把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大哭起来。    “怎么了?区静?”    “小婶婶,你哭什么?”攰攰看到区静哭了,一脸小大人一样的走进区静,伸出手,拍着区静,像是在安慰区静一样。    区静听到攰攰的声音,才想起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她有些尴尬和狼狈的将眼泪擦干净,抿了抿唇,讪笑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苏纤芮显然不相信。    区静垂下眼帘,没有说话,苏纤芮想了想,便让管家带着攰攰去玩,自己则是拉着区静往别墅里面走去。    到了客厅之后,佣人放下咖啡便离开了,苏纤芮握住区静的手,对着区静轻声道:“究竟出什么事情了?你和我说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苏纤芮的话,让区静的眼睛再度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薄雾。    她重重的捏住拳头,委屈可怜的看了苏纤芮一眼道:“顾念泠出国去了。”    “他好像是有一笔生意需要去国外,不会去很久的,你就因为这件事情生气?”    苏纤芮好笑的看着区静。    区静以前不是这么放不下的,大概是因为太爱顾念泠,就有些患得患失吧。    区静掐住手心,将前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了苏纤芮。    苏纤芮听了之后,握住区静的手皱眉道:“区静,你是不是过分了?”    “怎么是我过分?明明是顾念泠过分,他派人跟踪我。”区静听苏纤芮说自己过分了,顿时有些不开心的反驳了起来。    苏纤芮见区静这幅样子,顿觉有些头疼起来。    她握住了区静的手,一本正经的对着区静缓缓道:“区静,你想一下,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念泠会不生气吗?如果他不生气的话,证明他不爱你。”    苏纤芮的话,让区静的脸色,不由得泛着一股淡淡的苍白色。    她看着苏纤芮,眼底带着些许迷茫的看着苏纤芮。    “你应该为念泠想一下,他其实,只是太在乎你了。”    “大嫂,我是不是做错了。”区静听了苏纤芮的分析之后,才发现,自己对顾念泠说了很多果粉的话。    想到这里,区静整个精神都绷紧,她害怕,顾念泠会讨厌自己,想到这里,区静就有些难受。    苏纤芮摸着区静的头,无奈道:“没事的,念泠不会真的和你生气的,等念泠从国外回来,你们两个人,好好的聊一下就好了。”    苏纤芮的话,让区静轻轻的点头。    她也觉得,自己要和顾念泠好好聊一下。    那一次的事情,她也有些过分了。    和苏纤芮聊了一下之后,区静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好一点。    在席家吃完饭之后,区静便犹豫着给顾念泠打电话,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却怎么都拉不下这张脸。    就这个样子走了半个小时,苏纤芮才咬唇,拿起手机,给顾念泠打电话。    “喂,我是周梓恩,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周梓恩低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区静的一张脸,不由得黑了几分。    周梓恩那次的事情之后,区静多少还是有些介意,就算是因为周小小给周梓恩求情,区静的心里还是隐隐有些芥蒂。    在听到周梓恩的声音之后,区静的心情,才会异常的不舒服。    她抿了抿唇,声音带着些许冷淡道:“我是区静。”    “顾太太是要找顾少吗?”周梓恩态度恭谨道。    以前周梓恩都是叫区静区小姐的,但是现在,却该称呼了,是因为,周梓恩真的已经放弃顾念泠了吗?    区静的心情显得异常的复杂起来。    她点头回应道:“我想要找顾念泠,他现在不在吗?”    顾念泠的手机被周梓恩接听了,顾念泠不在这里吗?    “顾少现在正在开会,顾太太可能要等一下,顾太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我等下给顾少传达。”周梓恩非常礼貌的对着区静询问道、。    区静有些尴尬,她总不能和周梓恩说,自己想要和顾念泠道歉吧?这种话要是说出来,似乎非常尴尬的样子。    区静迟疑了许久之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既然他这么忙,我晚一点在打过来。”    “好的。”和周梓恩说完,区静便将电话挂断了。    另一边,美国的诺威尔酒店,周梓恩将区静的电话放下之后,脸上浮起一层冷淡和恐怖。    她将手机放下之后,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径自的往一边的走廊走去。    她熟练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那边的宫殷说道:“宫殷,这是我们一个好机会吗?”    她想要得到顾念泠,就必须要怀上顾念泠的孩子,只有这个样子,才可以彻底的击溃区静。    而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机了。    宫殷淡淡的挑眉,阴柔的五官带着些许似笑非笑道:“的却是一个好机会,我给你的东西,你都带着,对吧?”    那些东西,对于男人来说,可是非常烈性的,他就不相信,顾念泠会扛得住。    “今晚杰克逊总裁会宴请顾念泠,我想,在那个时候动手,他也查不到我。”    “你现在的手段和心思都越来越高明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