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干笑一声,对着顾念泠小声道。    顾念泠淡漠的从沙发上起身,走进区静,那双沉凝的绿眸,带着区静一种非常强烈而极具压迫的感觉。    “这么晚了,去哪里了?”顾念泠不咸不淡的声音,让区静原本绷紧的神经,再度的紧张的厉害。    她舔着嘴唇,讷讷道:“我……没有去哪里?只是和朋友逛街有些累了。”    “是吗?”顾念泠的眸子划过些许淡淡的,区静没有看清楚顾念泠眼底划过的情绪,她有些不安的看着顾念泠,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顾念泠上前,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区静的身体,男人突然的怀抱,让区静面带怔讼。    “顾念泠。”区静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顾念泠为什么会突然抱住自己的身体。    顾念泠抬起头,一双邪肆的绿眸,隐隐泛着些许淡淡的难过和沉凝。    “区静,我爱你,所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顾念泠的话,让区静的心脏,猛地一颤。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顾念泠,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任何人,都不可能将我们两个人分开的。”区静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念泠,声音带着些许沉冷道。    顾念泠深深的看了区静许久,才抬起手,眷恋不已的婆娑着区静的眼帘。    “区静……区静……”    “你今天怎么了?”区静无奈的吻着顾念泠的嘴巴道。    “离宫殷远一点。”顾念泠眯了眯眼睛之后,盯着区静沉声道。    顾念泠的话,让区静的身体,不由得僵硬了。    她的嘴唇微微一抖,眼睛倏然睁大。    顾念泠在说什么?宫殷?顾念泠是不是……    “你派人跟踪我?”区静有些生气的一把推开顾念泠的身体。    她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跟踪,顾念泠是不是不相信她,所以才会派人这个样子跟踪她。    “是。”顾念泠没有反驳,反而淡淡的承认自己派人跟踪区静。    区静听到顾念泠竟然这么直白的承认自己派人跟踪自己,拳头不由得用力的握紧成拳。    “顾念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凭什么派人跟踪我?我不喜欢被人跟踪,你早就知道不是吗?”    区静情绪失控的对着顾念泠低吼道。    “以后不许和宫殷走进。”顾念泠看着情绪失控的区静,嘴唇微动想要解释什么,但是,最终,顾念泠还是什么都没有解释。    “宫殷是我的朋友,我有交朋友的权利,你没有资格阻挡我。”    区静觉得顾念泠这是不相信自己,还派人跟踪自己,她非常生气的对着顾念泠大叫起来。    区静的话,也惹得顾念泠非常不高兴。    他沉下脸,走进区静,眼神冰冷的对着区静嗤笑道:“区静,你给我听清楚,宫殷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你最好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了。”    区静原本就是一个倔脾气,就是你强硬的话,区静也会比你更加强硬。    “顾念泠,我也告诉你,你下一次要是再敢派人跟踪我,我们就离婚。”    区静甩开顾念泠的手,对着顾念泠咆哮了一声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的背影,顾念泠原本就冰冷的眼眸,倏然冷了几分。    他用力的掐住手心,慢慢的深呼吸一口气,最终,只能强行压制这种暴躁。    ……    “顾念泠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根本就不相信我。”区静连夜离开了顾家,直接去了宫殷的住处,和宫殷吐槽和发泄。    宫殷那张阴柔俊美的脸,看着区静愤怒不堪的眼眸,男人的唇角,意味深长的缓慢勾起。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区静的头,有些好笑道:“算了,不要在意,我觉得,顾少可能只是吃醋,因为你和我走的很近,顾少吃醋罢了。”    “我和你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凭什么跟踪我?还有没有一点人生自由。”区静看着宫殷,似乎非常不满的对着宫殷怒吼道。    宫殷看着区静满脸怒气冲冲的样子,按压了一下额头的位置,好笑道:“好了,不要在生气了。”    区静撇唇,只好压下心中的那股烦躁。    她掐了掐手心,绷紧一张俏脸,端起桌上的酒,喝了起来。    宫殷看着区静烦躁不堪的样子,便陪着区静喝酒。    两人喝了一半的时候,宫殷将区静压在沙发上,区静有些晕乎乎,也分不清楚,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她还以为是顾念泠,便伸出手,抱住了来人的脖子,娇憨的蹭了蹭宫殷的胸膛道:“顾念泠,你这个混账,你怎么可以怀疑我?”    宫殷听到区静在自己的面前,叫着顾念泠的名字,原本就冷冽的眼眸,泛着一股骇人和冰霜。    他的手指,轻佻的拂过区静的额头,眼底隐隐浮起一层的血色。    他冷嘲的看了区静一眼,低下头,便要吻区静的嘴巴的时候,门却已经被人一脚踢开。    宫殷立刻回头,便看到一个拳头,朝着自己挥过来,宫殷灵活的闪开了那个拳头,好整以暇的看着满脸阴狠鬼魅的顾念泠,嗤笑一声道;“顾少的火气有些大?这是做什么?嗯?”    顾念泠双眼发红,像是要被灼烧了一般,他将目光看向了沙发上的区静,区静的衣服扣子被人解开,整张脸都潮红一片,看起来娇媚妩媚。    而造成这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