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抿了抿唇,看了周梓恩一眼,眉心的位置,微微跳动了一下。    见顾念泠这个样子看着自己,周梓恩的心猛地一跳,她深呼吸一口气,朝着顾念泠小声道:“顾少,你饿了吗?我去给你买早餐。”    “不用了,我想要先回去。”顾念泠看了周梓恩一眼,摇头道。    听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周梓恩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落寞。    她扯了扯嘴唇,表情带着些许落寞道:“好。”    顾念泠离开之后,周梓恩看着顾念泠睡过的床铺,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床铺,嘴唇泛着些许淡淡的苍白色。    她已经等不及了,在周梓恩看来,区静根本一点都配不上顾念泠,她会将区静,从顾念泠的身边赶走。    ……    “少爷,你回来了。”顾念泠从医院回到顾家,管家看到顾念泠一脸疲惫的模样,立刻心疼的上前扶着顾念泠。    顾念泠看了管家一眼,声音带着些许淡淡的沙哑道:“区静回来了吗?”    区静最近神神秘秘的,顾念泠都不知道区静究竟在做什么?    “少夫人昨天就回来了,现在正在房间休息。”管家如实回答道。    “我先上楼去看看她。”顾念泠想了想之后,看了管家一眼,便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顾念泠的背影,管家点头。    顾念泠来到卧室门口,拧开门,走进卧室,一股异常清冷的气息,朝着顾念泠奔涌而来。    顾念泠被这股冰冷的气息震慑到了,他拿起一边的遥控器,将温度调高一点。    区静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蚕丝的被子,她像是一只蚕蛹一样,整个人都包裹在了被子里面。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顾念泠顿觉有些好笑起来。    “阿静,起床了。”    他坐在床边,将被子拉下来,对着区静叫道。    区静其实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不想要起床。    听到顾念泠的声音,区静睁开眼睛,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便将目光移开。    区静这幅样子,让顾念泠顿觉有些好笑。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嘴唇道:“怎么?生气了?”    昨晚上他没有回来睡觉,区静会生气,也是情理之中。    区静气鼓鼓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一巴掌将顾念泠的手给挥开。    区静的动作,带着些许的气呼呼,非常生气的感觉。    顾念泠被区静的动作弄得有些无奈了。    他将身体贴在区静的身上,将嘴唇贴在区静的唇瓣上,细细的婆娑道:“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昨晚没有回来,所以生气了?昨晚……有些事情要忙,所以没有回来。”    他没有将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区静,就是不想要区静担心。    殊不知,正是因为他没有将生病的事情告诉区静,才会让区静很生气。    区静沉下脸,看着顾念泠,嘲讽道:“什么事情要忙?忙到现在?”    顾念泠有些尴尬,却不知道要怎么说话,区静讥诮不已的看着顾念泠,嘲讽不已道:“怎么?不说?”    “阿静,只是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罢了。”顾念泠对于区静突然的这种小脾气,似乎也显得特别无奈的样子,却也不能够不解释,只好这个样子对区静说。    区静冷着脸,一巴掌将顾念泠的手挥开,背对着顾念泠,声音微冷道:“顾念泠,我现在不想要和你说话,你滚开。”    他明明昨晚上就和周梓恩在一起,竟然骗她?    顾念泠实在是太过分。    顾念泠看着区静这种无理取闹的样子,似乎也有些生气了。    他隐忍着心中的怒火,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对着区静淡淡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去洗澡。”    昨晚上一整晚没有洗澡,顾念泠觉得身上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    区静听到顾念泠的话,整张脸都黑成了一片,她的手指,更是用力的掐住,整张脸都惨白了一片。    顾念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她?怎么可以?    区静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表情格外的委屈和痛苦。    顾念泠洗澡回来,原本想要哄哄区静的,谁知道,区静竟然没有在房间里。    顾念泠有些头疼,想到区静那副愤怒的样子,顾念泠顿觉有些无奈起来。    他换上衣服,便下楼,想要找区静,管家却说区静接了一个电话就出门了。    顾念泠的脸色倏然难看至极。    他拿着车钥匙,也出门了。    区静自从孩子没有之后,又知道自己可能不能够怀孕,性情变得很古怪,顾念泠真的担心区静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区静生气顾念泠没有和自己解释昨晚上和顾念泠和周梓恩的事情,更加生气顾念泠欺骗自己,她害怕,顾念泠会喜欢上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区静一个人离开顾家之后,便在街上游荡,走累了,便坐在一边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五颜六色的路灯发呆。    看了许久之后,区静才抬起手,用力的蹭了蹭自己的眼睛,将原本弥漫在眼眶中的泪水擦干净。    “区静,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了?和顾念泠吵架了?”宫殷出现在了区静的身边,看到坐在公园长椅上,一脸精神恍惚的区静,宫殷有些惊讶道。    区静抬起头,看了宫殷一眼,唇瓣微微抿了抿。    宫殷看区静这幅样子,关心道:“怎么了?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