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不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席祁玥听到苏纤芮的话,表情立刻变得格外的紧张道。    苏纤芮有些好笑的握住了席祁玥的手,对着席祁玥摇头道?:“不是身体不舒服,只是莫名的感觉很不安,这种感觉,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最近太累了,过些日子,我带着你和攰攰出去玩玩,散散心好了。”席祁玥伸出手,动作异常柔和的婆娑着苏纤芮的头发说道。    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将头靠在席祁玥的怀里道:“好。”    他们一家人,的却是很少出去旅行。    ……    “阿静。”顾念泠回到别墅,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区静,女人的脸色,泛着些许的苍白色,顾念泠顾不上什么,上前一把将区静紧紧的抱在怀里。    区静靠在顾念泠的怀里,深呼吸一口气,手指有些用力的抓住顾念泠的衣服。    顾念泠低下头,亲吻着区静的嘴唇,哑着嗓子道:“以后,不要让我这么担心,听到没有。”    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将头轻轻的靠在顾念泠的怀里,用力的蹭了蹭道?:“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    “傻女人。”顾念泠紧紧的抱紧怀中的区静,低哑的声音,弥漫着一股缱绻而颤抖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知道吗?”    “好。”区静抬起头,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好看的脸,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薄雾。    她想要怀上孩子,怀上顾念泠的孩子,她没有办法接受不能生孩子的自己,不管如何,区静都会怀上孩子。    “不管你能不能生孩子,我都爱你。”顾念泠像是看出了区静心中所想的一般,男人袖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区静的眼帘,眼底隐隐带着些许暗沉道。    区静的心脏,仿佛被什么刺激了一般,有些疼。    她踮起脚尖,凑近顾念泠的嘴唇,亲吻着顾念泠的唇瓣道:“顾念泠,我也爱你。”    很爱很爱这个男人,不管如何,都很爱这个男人。    顾念泠有些好笑的伸出手,轻轻的搂着区静的腰肢道:“傻瓜。”    ……    区静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做出很激动的举动,但是顾念泠还是担心区静会做出什么傻事,因此经常会跟着区静。    区静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好几次都甩开了顾念泠的手下,然后到了晚上八九点才回来。    顾念泠的面色沉沉,手指敲着桌面,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手机。    “又跟丢了?”    “是……是的。”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慌张,似乎有些尴尬的样子。    顾念泠冷下脸,薄唇紧抿道:“继续给我找,一定要找到阿静为止。”    顾念泠将电话挂断之后,一双绿眸,泛着些许阴冷的寒气。    周梓恩将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见顾念泠满脸阴沉的样子,有些担忧道:“顾少,是区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周梓恩似乎一直叫区静叫区小姐,而不是顾太太,顾念泠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淡淡的解释道:“区静这几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子安忙些什么,我有些担心她的情绪,便让人随时跟着她。”    “可能是和朋友玩,不想要被跟着吧。”周梓恩低眉顺眼道。    顾念泠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将脖子上的领带扯开。    今天他感觉脑子昏沉沉的,似乎有千斤重一般,这种感觉,莫名的让他很烦躁。    “顾少,你的脸色很不好,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周梓恩看到顾念泠脸上难受的表情,担心的上前询问道。    “有些……累。”顾念泠甩甩头,无力的看了周梓恩一眼之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周梓恩慌张的伸出手,覆在顾念泠的额头上。    顾念泠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是发烧了。    “顾少,你发烧了?”周梓恩着急的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微微的睁开眼睛,看了周梓恩一眼道:“没事,你先出去吧。”    “那……怎么可以?顾少你的额头很烫很烫,不行,我要带你去医院。”周梓恩伸出手,扶着顾念泠的身体说道。    顾念泠无力的看了周梓恩一眼道:“我没事,不要这么紧张。”    “不行,顾少你的身体很虚弱,我扶你去医院。”    见周梓恩坚持,顾念泠也只好妥协。    周梓恩带着顾念泠去了医院,医生给顾念泠做了一个检查,量了体温之后,打了退烧针才离开。    周梓恩守在顾念泠的床边,看着顾念泠苍白虚弱的脸,周梓恩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她将身体,靠近顾念泠的身体,低下头,轻轻的吻着顾念泠的嘴唇。    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顾念泠,怎么办?    究竟要怎么做,顾念泠才会完全属于她的?她究竟……要怎么做?    “顾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比区静更好,你可以喜欢我吗?”周梓恩的手指,异常痴迷的描绘着顾念泠的五官,声音带着些许嘶哑和迷离道。    顾念泠双目紧闭,似乎没有听到周梓恩的话一样。    周梓恩的鼻子,带着些许的酸涩,她将头,安静的靠在顾念泠的怀里,一动不动的靠在顾念泠的怀里。    ……    “少夫人,你回来了。”区静每天跟着宫殷,配合着宫殷的那些治疗,宫殷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