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一直都守在区静的病房,哪里都没有去,就连自己的工作都没有去忙。    区静晕乎乎的醒来的时候,顾念泠的一双眼睛,倏然睁大,他整个身体,仿佛要扑到区静的面前一般,双手带着些许轻颤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你醒了?”顾念泠哑着嗓子,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有些迷茫的看了顾念泠一眼,淡色的唇瓣,透着一股异常脆弱的颜色。    “不要在做傻事了,要是你不在了,我要怎么办?回答我,你要是出事,我要怎么办?”    顾念泠看着一脸迷茫的区静,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般,他的双手,用力的掐住了区静的肩膀,对着区静低吼道。    区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扯了扯嘴唇,脸色泛着些许的苍白色,空洞的眼睛,看着顾念泠,似乎不认识顾念泠的样子。    “啊……孩子……我的孩子。”突然,区静像是疯了一般,用力的将顾念泠推开,对着顾念泠发出一声低吼道。    区静突然的样子,让顾念泠吓到了。    顾念泠伸出手,抓住了区静的身体,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慌张道:“区静,你冷静下来。”    “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区静红着一双眼睛,不断挣扎,看着眼睛充斥着一股血红色的区静,顾念泠的身形有些疲惫。    他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区静的身体,对着区静怒吼道:“区静……你他妈的给我冷静下来,听到没有。”    “孩子……将孩子还给我,不要……不要……”    区静不顾身上还有伤,情绪异常激动的将顾念泠用力的推开。    被区静用力推开的顾念泠,眉心不由得微微皱了皱,他伸出手,就要将区静重新抱住的时候,区静却从病床上下来,慌张的从病房里跑走了。    看着跑走的区静,顾念泠立刻追在区静的身后,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停下来,区静……”    “孩子……我的孩子在哪里?在哪里?”区静漂亮的脸上满是惨白,嘴巴喃喃自语,她抓住一个路过的护士,就问护士这个问题,那个护士似乎被区静这幅样子吓到了。    “区静。”顾念泠上前,将区静紧紧的抱住,看着区静开始流血的伤口,顾念泠的那双眼睛,泛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乖,我们先回家,好不好?”顾念泠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区静的耳边响起。    区静惊恐发万分的看着顾念泠,摇头道:“不要……我要去找孩子,我要去找孩子。”    “宝宝在家里等着你回家,阿静要乖乖的。”顾念泠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他没有想到,没有孩子,区静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    “真的吗?宝宝在家里等我:”区静一脸迷茫的看着顾念泠,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    看着区静脸上的泪痕,顾念泠用手指将区静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他将唇瓣,轻轻的印在区静的嘴唇上,声音嘶哑道:“傻瓜,我们的孩子正在家里等着妈妈回家,所以,我们快点回去,要不然,宝宝会哭的。”    一听到宝宝会哭,区静整个人都害怕了,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顾念泠,声音带着些许嘶哑道:“好,我们回家。”    区静刚走了一步,脑子一片的眩晕,眼前出现了一片的模糊。    区静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最终昏倒在顾念泠的怀里。    看着昏死过去的区静,顾念泠立刻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区静的身体,嘴唇亲吻着区静的唇瓣,哑着嗓子道:“阿静,别怕,我们还会有孩子。”    “顾少。”周梓恩带着周小小走出电梯,就看到了顾念泠抱着区静。    区静身上的伤口已经撕裂了,纱布上还有些许淡淡的殷红。    顾念泠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沉闷的看了周梓恩和周小小一眼,哑着嗓子道:“你们是过来看阿静的吗?”    周梓恩抿唇点头。    顾念泠这幅悲伤疲倦的样子,让周梓恩心疼,她甚至想要上前,将顾念泠抱在怀里,照顾顾念泠。    可是,现在的她,需要忍耐,一旦跨出这一步的话,只怕……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顾念泠目光深沉的看了周梓恩一眼,抿了抿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举步抱着怀中的区静,朝着区静的病房走去。    看着顾念泠的背影,周梓恩的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    她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唇瓣抿的很紧很紧。    “姐,我们也进去吧。”    周小小轻轻的扯了扯周梓恩的衣服,朝着周梓恩叫道。    周梓恩恍惚的回过神,勉强的看了周小小一眼,牵着周小小,跟在了顾念泠的身后。    顾念泠温柔的将区静放在床上,找来了医生给区静重新换药。    男人温柔体贴的样子,让周梓恩心动,她甚至是嫉妒,为什么区静可以得到顾念泠这个样子照顾?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得到顾念泠一丝一毫的怜惜?究竟是为什么?    顾念泠的手指,异常温柔的摸着区静的头发,甚至亲吻着区静泛白的唇瓣,那种缱绻温情的样子,快要将周梓恩的心脏撕裂开来了。    “顾少,区小姐这是怎么了?”周梓恩极力的压下自己心中的那股疼痛,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对着顾念泠询问道。    顾念泠微微的抬起头,看了周梓恩一眼,淡淡的垂下眼皮道:“没什么,她只是受不了孩子已经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