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原本还在疯狂挣扎的身体,渐渐的停止了挣扎。    她睁着一双眼睛,眼睛隐隐带着些许水雾的看着顾念泠。    “我爱你,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爱你。”顾念泠伸出手,用指腹将区静眼睑下的泪水擦干净。    “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区静抓住顾念泠的衣服,痛苦的哭了起来。    看着区静哭的这么伤心,顾念泠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悲伤。    他怎么可能会不难过,那个孩子,是他和区静的孩子。    顾念泠甚至给孩子准备了一个婴儿房,就等着区静将孩子生下来,想要看看那个孩子,究竟是长得像区静,还是像自己。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傻瓜,还会有的,相信我,我们还会有孩子的。”顾念泠吻着区静的唇瓣,轻声道。    “顾念泠,我好难过,呜呜呜。”区静趴在顾念泠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顾念泠摸着区静的头发,原本就带着暗沉的脸,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和痛苦。    “姐,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周小小看到顾念泠对区静的纵容,心中隐隐有些羡慕。    她扯了扯周梓恩的手,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周梓恩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尤其是在看到顾念泠对区静的那股纵容和温柔,一双眼睛,泛着一股骇人和阴沉。    顾念泠竟然这么喜欢区静那个女人?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姐,你怎么了?”周小小拉着周梓恩离开区静的病房之后,周小小敏感的察觉到了周梓恩脸上弥漫着的那股阴暗和鬼魅,周小小有些被周梓恩脸上的表情吓到,有些担心的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周梓恩转动了一下眼睛,见周小小用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微微的扯了扯唇,声音带着些许冷淡道:“没事。”    周小小闻言,有些迷茫的看着周梓恩。    她总是觉得,周梓恩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是她也很清楚周梓恩的脾气,周梓恩绝对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    ……    区静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了之后,心情变得很抑郁。    “咔擦。”区静正恍惚的看着窗外发呆的时候,身后的门被打开了,区静没有回头,她想,会进来这里的,不是医生就是护士,要不然就是顾念泠他们。    “区静,孩子没有了,你伤心吗?”一道阴郁古怪的声音,在区静的背后响起。    区静被这个声音震慑到了,她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自己的背后。    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区静的脸色微白道:“你是谁……”    男人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区静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他将一个玻璃瓶递给区静,阴森森道:“想要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区静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盯着男人那张戴着口罩的脸,呼吸慢慢的变得格外的急促。    “你……究竟是谁……”她的手指,泛白的握紧成拳,声音嘶哑的对着男人低吼道。    男人低笑一声,恶魔一般的声音,钻进了区静的耳膜。    “你的孩子,这里面是你的孩子。”    “给我,将我的孩子还给我。”听到瓶子里的东西是自己的孩子,区静什么都顾不上,她朝着男人扑过去,对着男人低吼道。    男人看着区静狼狈的样子,在看到区静扑倒在床上之后,没有丝毫怜香惜玉道:“这里面的是你的孩子,可惜了。”    男人当着区静的面,将瓶子摔碎了,鲜血流出来,落满了整个地面。    区静看着地板上的鲜血,发出一声尖叫:“孩子……我的孩子。”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男人蹲下身体,对着区静低笑道:“区静,你的孩子死的真的很惨,你的孩子都死了,你还活着干什么?你不是很想要看到你的孩子出生吗?可惜了,现在你的孩子死了,听到没有,你的孩子死了,你也要去死,也要去死。”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区静像是受到催眠一般,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推开了窗子,慢慢的走上了窗子,从窗子跳了下去。    “啊……有人跳楼了。”    “快点叫救护车。”    ……    “你说什么?”苏纤芮接到电话之后,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区静竟然会从医院病房跳下去。    好在区静住的病房不是很高,区静从病房摔下来,也没摔得很严重。    “先去医院看看。”席祁玥在电话那边,对着苏纤芮吩咐道。    苏纤芮慌张的将电话挂上,便让司机准备车子。    区静好端端的,究竟是为什么会跳楼?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纤芮赶到医院的时候,顾念泠早就已经过来了。    苏纤芮抓住顾念泠的手臂,对着顾念泠叫道:“念泠,究竟怎么回事?区静好端端的,为什么会从楼上摔下去。”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顾念泠的脸色惨白一片,一双渗人的绿眸,隐隐泛着些许的痛苦道。    他接到电话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顾念泠只是离开这么一会,他想要回去给区静做最喜欢吃的饺子,没有想到,做好之后,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区静跳楼了。    顾念泠当时就吓坏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慌张。    他从小,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比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