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头,慢慢的蹲下身体。    他没有办法想象,区静要是出事,他要怎么办?    “念泠。”苏纤芮看着顾念泠脸上隐隐脆弱的表情,心下一阵难过,她想要上前安慰顾念泠,席祁玥抓住了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摇头。    “让他自己好好冷静一下,区静会没事的。”    苏纤芮红着眼睛,靠在席祁玥的怀里,声音嘶哑道:“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昨天明明都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出这种事情。”    苏纤芮的话,席祁玥也没有办法回答,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头,温柔的吻着苏纤芮的眼睑道:“傻瓜,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顾念泠更像是一尊雕像一般,那双深沉的绿眸,阴森可怕的看着手术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才骤然的被打开。    听到手术室的门被打开,苏纤芮像是被什么东西震慑到了一般,立刻看过去。    顾念泠冲到了医生的面前,抓住医生的衣服,表情异常凶狠道:“区静怎么样?”    “顾总……”医生被顾念泠这幅骇人而凶狠的样子吓到了,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声的叫着顾念泠。    顾念泠危险的眯起眼睛,阴森森道:“区静和孩子怎么样了?”    “顾夫人好像是吃了什么堕胎的药,孩子没有了,而且……”    “而且什么?”孩子没有了没有关系,只要区静没事就好。    “顾太太的身体状况很奇怪,我们怀疑顾太太是误吃了什么对孕妇有害的物质,才会导致流产,伤了子宫,顾太太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怀孕了。”    轰!    医生的话,就像是一记闷锤,迎头而下一般。    不仅是顾念泠,就连苏纤芮和席祁玥都被吓到了。    “你说什么?”顾念泠凶狠的眯起眼睛,将医生整个人都拎起来。    看着面色凶狠甚至是可怕的顾念泠,医生整个人都有些惶恐:“具体的事情,我们还要研究检查一下……”    “怎么会这个样子?”苏纤芮浑身无力的靠在席祁玥的身上,睁着一双眼睛,泪水不停地流。    区静永远不可以生孩子?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    区静一直都想要生一个和顾念泠一样的孩子,现在如果区静不可以生孩子的话,这件事情,对于区静来说,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区静要是好不了,我要你们这家医院陪葬。”顾念泠阴狠的眯起眼眸,对着医生冷酷轻蔑的嘲笑道。    医生被顾念泠的话吓到了,浑身都僵硬颤抖起来。    他结结巴巴的看了顾念泠一眼,慌张的离开了这里。    顾念泠身上那股寒气,仿佛要将他吃掉一样,他怎么敢在待在这个地方。    “念泠。”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这个样子,有些担心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她没事就好,我们以后,还会有别的孩子。”顾念泠看了苏纤芮一眼,跌跌撞撞的往区静的病床走去。    看着顾念泠惨白的脸色,苏纤芮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难过。    她便要举步过去的时候,却被席祁玥抓住了手。    “纤芮,让他好好陪着区静吧。”席祁玥对着苏纤芮摇头道。    席祁玥很清楚,苏纤芮很担心顾念泠此刻的情绪,但是顾念泠现在,只怕不想要任何人打扰自己。    苏纤芮看了席祁玥一眼,鼻子微微酸涩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究竟是为什么?”    区静之前还兴致冲冲的去产检,甚至是还对苏纤芮说,想要知道这个孩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她的内心无比的期待着这个孩子,现在却发生这种事情,区静怎么可能受得了?    “我会查清楚的。”席祁玥的那双凤眸,慢慢的翻滚着一层阴森可怕的气息,他抿着薄唇,原本就嗜血的眼眸,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血红色。    区静不可能会吃那些会堕胎的药,一定是有人故意想要区静肚子里的孩子死。    不管如何,席祁玥一定会找到这个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人。    “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为区静和孩子报仇。”苏纤芮抓住席祁玥的手臂,对着席祁玥声音嘶哑道。    “好。”席祁玥带着苏纤芮离开了医院,区静的孩子没有了,两夫妻的心情,都无比的复杂。    ……    “区静姐姐的孩子没有了?”周小小知道区静的孩子没有之后,心情显得有些失落。    她在中午的时候,对着周梓恩说道。    周梓恩的手指微微一顿,面上却带着担心道:“区静现在没事吧?”    周小小看着周梓恩,摇头道:“不清楚,姐,我们去看看区静姐姐,好不好?”    “好。”周梓恩垂下眼睑,手指微微顿了顿。    两人吃过饭之后,周梓恩便带着周小小一起去区静的病房。    在车上,周小小特意问了周梓恩一下:“姐,你说,区静姐姐,究竟为什么会流产。”    周梓恩听了之后,表情显得有些无辜和迷茫道:“谁知道呢?孩子还这么小,原本就很容易出事,小小怎么会对这个孩子的事情,这么在意?”    周小小回过神,看了周梓恩一眼,抿了抿唇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我们去露营的那天,区静姐姐的状态本来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