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攰攰是一个男颜祸水?”区静一听,促狭道。    攰攰小脸一红,没有说话。    “攰攰先去玩,妈妈和你二婶婶说话。”苏纤芮掐了掐自家儿子的脸,对着攰攰说道。    攰攰对着苏纤芮和区静扮了一个鬼脸,便离开了。    看着攰攰离开,区静哭笑不得的对着苏纤芮道:“攰攰的个性,可是和大哥一点都不像,也不知道究竟是和谁?”    “今天天气不错,要不然,我们带攰攰去露营算了。”苏纤芮笑了笑,抱住区静的手臂,对着区静笑嘻嘻道。    听到苏纤芮的话,区静也来了兴致:“好啊,不过就我们两个人去似乎有些太单调了,最近公司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叫顾念泠还有大哥一起,这样露营才有兴趣。”    “好,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苏纤芮赞同的点头。    他们一家人,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去露营烧烤了。    苏纤芮去给席祁玥打电话,而区静则是给顾念泠打电话。    顾念泠接到区静的电话的时候,刚开完会。    他拿起手机,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旋转椅子上,淡笑道:“老婆,怎么?你想要去露营。”    “对啊,大嫂也很有兴致,我们很久都没有好好的玩一下了,顾念泠,我们去露营好不好?宝宝也很开心。”区静转动了一下眼睛,脸上泛着嫣红道。    顾念泠撑着额头,那双漂亮的绿眸,隐隐带着笑意道:“不是宝宝想要去,是你想要去吧?”    区静一听,面上带着些许讪然道:“那你究竟是要不要去?”    区静鼓起腮帮子,有些生气的对着顾念泠问道。    顾念泠低笑了一声之后,微微点头道:“既然老婆想要去,我怎么可能不听话?”    区静听了之后,心脏猛地一跳。    她佯装镇定道:“那……你等下过来席家接我。”    “好。”顾念泠将电话放下之后,便看到周梓恩站在自己面前,手中拿着一份文件。    顾念泠语气温和道:“最近状态有些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周梓恩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顾念泠对周梓恩,总是有些怜惜,或许是因为周小小那张和小糯米很像的脸吧。    周梓恩摇头,将文件放下之后,状似无意的对着顾念泠问道:“顾少等下要出去。”    “区静想要去露营,没有办法,我只能陪着区静一起去露营。”提到区静的时候,顾念泠的眉眼间都是浅浅的温柔,那股温柔,刺痛了周梓恩的心脏,周梓恩的手心,用力的掐住。    她抿了抿唇,看着顾念泠,小声道:“我也可以过去吗?小小正好也是放假,她也很喜欢露营。”    “好。”一听到小小,顾念泠的心中微微的一暖。    不过小小是不是他的妹妹,顾念泠对待小小,总是会特别的温柔。    ……    区静没有想到,顾念泠会带着周梓恩和周小小一起过来,周梓恩礼貌的朝着区静点头。    区静也没有多想,只是抱着顾念泠的手臂,撒娇道:“我也想要吃烧烤。”    “不许。”顾念泠刮了区静的鼻子一眼,好笑道:“你只能吃别的东西,乖,为了我们的孩子。”    “那……你要陪我吃。”区静摸着肚子,一脸委屈的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纵容宠溺道:“好,我陪你,我也不吃烧烤。”    “这还差不多。”区静见顾念泠这么宠爱自己,一脸得意洋洋的抬高下巴。,    顾念泠看着区静这幅骄傲得意的样子,顿觉一阵好笑。    他捏着区静的鼻子,无奈的用脸颊蹭着区静的脸颊道:“淘气。”    “谁让我有你宠着。”区静踮起脚尖,抱住顾念泠的脖子说道。    顾念泠爱怜的吻着区静的唇瓣,两人腻歪的样子,让一边的周梓恩双眼蒙上一层的仇恨。    苏纤芮和席祁玥对视了一眼,小声道:“念泠现在是越来越温柔了。”    “爱情啊……”席祁玥邪肆的搂住苏纤芮的腰肢,咬住苏纤芮的耳朵道:“我是不是也越来越温柔。”    苏纤芮被席祁玥弄得整个身体都滚烫滚烫的。    她娇嗔的看了席祁玥一眼,表情隐隐带着些许的不自在。    “席祁玥,别……”席祁玥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低笑一声,玩味道:“晚上。,我们继续。”    苏纤芮原本脸皮就薄,被席祁玥这么一顿说,脸颊更是红了一片。    在他们腻歪的时候,已经在车上开始迫不及待的攰攰,不由得趴在窗子上,对着顾念泠区静他们叫了起来:“爸爸妈妈,二叔二婶婶,快点,攰攰等不及了。”    顾念泠松开区静,无奈的扶着区静上车。    “姐,我们也上车吧。”周小小看了看攰攰他们,轻轻的扯着周梓恩的衣服说道。    周梓恩回过神,眼底隐隐有些阴鸷的寒气。    车内的气息有些僵硬,周梓恩只是冷眼看着顾念泠对区静的体贴和温柔,嫉妒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不断的啃咬着周梓恩的心脏,她觉得自己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周小小察觉到了周梓恩的情绪变化,她有些担忧的看着周梓恩问道。    周梓恩回过神,脸色苍白的摇头道:“没有,只是有些闷。”    “那我开窗子。”一边的区静听到之后,对着周梓恩笑道。    周梓恩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