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434章 区静,把孩子打掉吧
    “区静,你这么相信顾念泠吗?”徐盛看到区静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中隐隐带着些许烦躁道。    “相信啊,顾念泠是我的丈夫,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就是信任吗?”区静有些听不懂徐盛在说什么,疑惑道。    徐盛冷笑一声,对着区静道:“信任?区静,你在开什么玩笑。”    “徐盛,我相信顾念泠,不会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的。”区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徐盛说道。    “你以为,在这种圈子里,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信任可言吗?你母亲当年是怎么死的?你都忘记了吗?”徐盛电话,让区静的脸色不由得一白。    区静之所以会这么放荡不羁,其实是有原因的。    当初区静的母亲,和区静的夫妻也是一对模范夫妻,两人从大学时期相爱,然后结婚,生下区静。    可是,这段被人羡慕的婚姻,其实维持了十年而已,区静十岁那年,她的父亲在外面养小三,区静的母亲知道之后,便郁郁寡欢,后来就自杀了。    区静一直对自己母亲的死耿耿于怀,哪怕后面他的父亲将那个小三赶走了,那个小三也未生过一二半年,可是,对于区静来说,父亲出轨,对区静的影响很大,以至于,她变得放荡不羁,每天都留恋在黑市和那些声色场所。    “区静,顾念泠是什么身份,不用我说,你都比我更加清楚,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你知道他外面有多少女人吗?”    “他不会的,我相信顾念泠。”区静看着徐盛,摇头道。    “希望以后,你还可以说出这句话。”徐盛苦笑一声,扭头离开了这里。    看着徐盛离开的背影,区静的拳头,不由得用力的握紧成拳。    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酒店,想到刚才顾念泠带着一个女人进去,区静的心情莫名的有些烦躁。    她离开格兰酒店之后,没有坐车立刻回去,而是往席家走去。    苏纤芮看到区静过来了,立刻上前,握住区静的手,才发现,区静的手异常的冰凉。    “区静,你怎么了?”苏纤芮眼底带着担心的朝着区静问道。    区静抬起头,看了苏纤芮一眼,神情疲惫道:“大嫂,你相信大哥吗?”    苏纤芮牵着区静坐在沙发上,听到区静这个样子问,有些好笑道:“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大嫂告诉我,你相信大哥吗?”    区静固执的看着苏纤芮道。    “我相信祁。”    “如果大哥今天跟着一个女人去酒店,你也相信吗、”区静看着苏纤芮的眼睛道。    苏纤芮不明所以的看着区静,却还是点头:“我相信祁不会乱来的。”    苏纤芮很信任席祁玥,区静看着苏纤芮坚定的目光,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漂亮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既然大嫂你这么相信大哥,那么,我也相信顾念泠,他要是敢对不起我,。”    “好端端的怎么会说这个话?”苏纤芮有些好笑的看着一本正经的区静问道。    区静撇唇,嘀咕道:“还不是都要怪顾念泠这个混蛋。”    闻言,苏纤芮顿觉一阵好笑。    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区静的头说道:“区静,顾念泠是一个很长情的男人。”    “我知道。”区静点点头,看着苏纤芮。    当初就是因为顾念泠这个样子,才吸引区静,区静倒追顾念泠,追了很久,总算是成为了顾念泠的女人,现在还成为了顾念泠的妻子,区静不会轻易的放弃对顾念泠的感情。    更何况,区静现在,不只是一个人,就算是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    “所以,你们要是有什么误会,一定要提前说,知道吗?免得这个误会,越积越多。”    “好。”区静点点头,打算回去就和顾念泠问清楚。    ……    顾念泠今天因为开会,后面又有应酬,所以忙到很晚才回家。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以为区静已经睡着了,回到卧室,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看书的区静。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顾念泠将领带扯开,朝着区静笑道。    区静放下手中的书本,盯着顾念泠道:“怎么今天这么晚?”以前顾念泠很少会这么晚回到别墅,今天的顾念泠,的却是很晚。    “有些忙。”顾念泠说着,脱掉衣服,便往浴室走去。    区静看着顾念泠的背影,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    她安静的等着顾念泠出来,十多分钟之后,顾念泠披着一身湿气,从浴室走出来。    “怎么了?今天不开心?”顾念泠用干燥的毛巾擦了擦头发之后,察觉到区静似乎有些不悦的表情,他掀开被子上床,抱着区静亲了一口。    区静看着顾念泠精致漂亮的脸,伸出手,摸着顾念泠的俊脸道:“顾念泠,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瞎说什么?我瞒着你什么?”顾念泠对于自家妻子经常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伸出手指,在区静的鼻梁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好笑道。    区静扁着嘴巴,扯着顾念泠的耳朵,异常不满道:“你真的没有什么瞒着我?”    “宝贝,很晚了,我们先睡觉吧。”顾念泠忙了一天,身心疲惫,只能这个样子对区静说。    区静有些气闷的看着顾念泠,似乎很生气顾念泠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