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要喜欢你,或许在你一直在我身边的这些年,我就应该喜欢上你了,乔乔,你在我身边这么久,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我们两人真的有缘分的话,或许,早就已经相爱了。”    是啊,如果席祁玥和乔乔真的有缘分的话,席祁玥早就和乔乔相爱了,就没有苏纤芮什么事情了。    可是,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席祁玥也只是将乔乔当成了一个床伴,已经说明了席祁玥没有办法爱上乔乔。    “为什么……你不肯爱上我?为什么?”乔乔浑身无力的跪在地上,眼泪一直流。    看着乔乔痛苦不堪的样子,席祁玥上前将苏纤芮脖子上的刀子拿开,对着乔乔哑着嗓子道:“对不起,乔乔,是我对不起你,一切都是我不好。”    “我们也有孩子的,祁少,我也给你生了孩子的。”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以前我能不这么混账的话,你现在会很幸福。”席祁玥对于自己以前做的那些混账事,也是非常的懊悔。    他跪在乔乔的面前,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愧疚和自责道:“乔乔,以前的事情,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我爱苏纤芮,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爱了,这种感情,我没有办法控制,你或许会说,苏纤芮根本就不值得我喜欢,可是,她以前遭受的一切,都是被我害的,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他,如果今天你一定要一个人死才肯放了我的儿子的话,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不要。”见席祁玥拿起地上的刀子,想要自尽,乔乔吓坏了,她捂住眼睛,朝着席祁玥呢喃道:“祁少,我不恨你,也从未恨过你,我只是嫉妒,我疯狂的嫉妒,我生了一个孩子,是我老公的孩子,我都想起来了,我老公人很好,从来不介意我以前的事情,我们过得很幸福,可是,他因为事故死掉了,然后我的儿子也死了,我要崩溃了,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为孩子是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乔乔说到后面,甚至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    听到乔乔这个样子说,席祁玥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悲伤。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乔乔,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我……不需要什么要求了,我知道感情不能够勉强,是我……太过于强求了,你们的孩子,在墙壁后面的暗格里,你们去找她吧。”    乔乔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说完,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乔乔离开,苏纤芮的心中隐隐有些难受。    她朝着乔乔的后背叫道:“乔乔,谢谢你。”    乔乔没有回头,很快便消失在苏纤芮的眼前。    席祁玥和顾念泠他们,将攰攰从暗格找出来的时候,攰攰身上并未有什么伤痕,反而睡的很熟。    看到攰攰没什么事情,苏纤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的抱住攰攰的身体,放声大哭起来。    “攰攰,攰攰。”苏纤芮紧紧的抱住攰攰柔软的身体,满脸泪痕道。    看到苏纤芮哭的这么伤心,席祁玥搂住苏纤芮的腰身,对着苏纤芮安抚道:“孩子不是回来了吗?好了,我们回去吧。”    苏纤芮红着眼睛,抬起头,看了席祁玥一眼,轻轻的点头道:“嗯……我们回家。”    攰攰揉着眼睛,抱住苏纤芮的脖子,蹭了蹭道:“妈妈,那个阿姨,不是坏人,她给攰攰做很多好吃的。”    “妈妈知道。”苏纤芮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轻声道。    乔乔的心地一直都很善良,苏纤芮都知道。    攰攰平安无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区静握住顾念泠的手,将脑袋靠在顾念泠的怀里,看着攰攰和苏纤芮他们一家三口这么温馨的样子,她也不由自主的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她已经做好当妈妈的准备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孩子,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来到她的肚子里?    顾念泠不知道区静心中所想,见区静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顾念泠困惑道:“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区静闻言,一张脸不由得微微泛着不悦。    她抬起头,撇唇道:“顾念泠,你这个大笨蛋。”    顾念泠什么都好,就是太笨了,一点都不知道女人的心思。    顾念泠俊脸微微一沉,凌厉的眉头皱了皱,只是看着区静不悦的样子,没有说话。    ……    “顾少,这是今天的会议资料。”周梓恩将会议资料放在顾念泠的桌上,偷看了顾念泠一眼。    她能够待在顾念泠的身边,多亏了顾念泠的恩德。    顾念泠知道周梓恩做事很认真,破例将周梓恩提拔成为自己的私人秘书。    顾念泠没有注意到女人的目光,只是淡淡道:“嗯,我知道了,等下准备一下,我们去格兰酒店开会。”    “是。”周梓恩退出了顾念泠的办公室,就接到了区静的电话。    区静最近没有什么事情,一直都在别墅。    “老婆,怎么了?”顾念泠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柔和道。    最近区静粘人的紧,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你现在在公司?”区静拿着手中的化验单,双颊带着些许兴奋道。    她今天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显示,她有顾念泠的孩子,她回到别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顾念泠。    顾念泠闻言,轻轻的挑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