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是乔乔做的。”顾念泠抱起区静,将区静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乔乔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当初大哥将身边所有的女人都赶走了,也没有亏待任何一个女人,乔乔也是,现在乔乔为什么要对大嫂这个样子做?”    “或许是疯了吧。”顾念泠的眉心微微皱了皱,声音有些暗沉道。    区静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念泠,顾念泠也没有在解释了,只是婆娑着区静的头发道:“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管,我来处理就可以。”    “你是不是……找到了乔乔?”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靠近顾念泠的嘴唇道。    顾念泠笑而不语,手指摸着区静的脸蛋道:“有些事情,我想要自己解决,大哥最近已经很累了。”    “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区静在顾念泠的怀里用力的蹭了蹭道。    顾念泠好笑道:“傻瓜。”    顾念泠哄着区静睡觉之后,男人脸上那抹温柔瞬间变得冰冷嗜血。    他从顾家离开,直接开车来到了一处民房。    他站在门口,敲了三下,门被打开之后,顾念泠走进去。    “攰攰是不是在你这里?”    顾念泠走进去之后,开门见山道。    给顾念泠开门的女人,低笑一声,似乎在嘲笑顾念泠一般。    “顾少果然是顾少,你真的很聪明。”顾念泠的却是非常聪明,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她的藏匿地点,又没有告诉席祁玥。    “乔乔,你为什么这个样子做?大嫂和你没有任何仇怨。”顾念泠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淡淡的看着坐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没错,站在顾念泠面前的女人,就是乔乔。    她穿着一身黑衣,那张原本温婉秀气的脸,带着些许的蜡黄,但是眼睛却非常明亮。    “为什么?顾少既然能够查到是我做的,就一定知道原因。”乔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卑微恳求爱情的女人了,她变得尖锐甚至是可怕。    因为孩子的死,让她变成了这幅样子。    “那个孩子……是我大哥的?”顾念泠看着乔乔,目光带着悲悯道。    他就是因为查到这个消息,才没有将乔乔现在的地方告诉席祁玥。    乔乔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因为席祁玥。    她太爱席祁玥了,以前是为了成全席祁玥,可是现在,是彻底的疯了。    “咯咯咯……是祁的孩子,是我和祁的孩子,祁不喜欢我生孩子,两次流产都被祁给弄没了,这一次,我终于将孩子生下来了,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我只想要带着孩子平静的生活,没有想过要去打扰祁的生活,可是,为什么这样也不行?我只是想要一个祁的孩子,这样也不可以吗?”    乔乔看着顾念泠,眼底满是憎恨和疯狂道。    看着乔乔这幅样子,顾念泠那苏杭绿眸闪过一抹的淡漠道:“乔乔,不要在沉浸在梦境,那个孩子,是你和你丈夫的,根本不是我大哥的,我大哥自从和苏纤芮在一起,就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你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他的?”    乔乔在两年前就得了失心疯,好在他的丈夫对乔乔很好,但是丈夫死了,后来孩子也死了,乔乔就变得疯疯癫癫,一直以为孩子是席祁玥的,还要找苏纤芮报仇,觉得是苏纤芮的存在,害了她一生。    “闭嘴,不是,我的孩子是祁的,是祁的。”    乔乔被顾念泠的话刺激到了,对着顾念泠怒吼起来。    看着乔乔愤怒的样子,顾念泠的眼底隐隐带着悲伤和无奈:“乔乔,放下吧。”    乔乔应该要放下那些虚幻的仇恨。    他不想要对乔乔出手,毕竟乔乔也是无辜的。    她只是生病了,才会做出这么多疯狂的事情。    “不要,我要苏纤芮死,都是这个贱人害了我的儿子,那个孩子是祁的孩子,是祁的。”乔乔对着顾念泠固执道。    “将攰攰放了。”顾念泠见自己没有办法劝说乔乔,只好再度说道。    “咯咯咯……那个孩子?你想要我放了那个孩子?”听到攰攰两个字,乔乔突然痴痴的笑了起来。    “攰攰是无辜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将攰攰放了。”    “他被我藏起来了,我不会将他给你们的,我只要苏纤芮,只要苏纤芮。”    乔乔说着,便拿出一个手机扔到顾念泠的面前。    顾念泠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一个视频,顾念泠点开就看到了被绑着的攰攰。    攰攰应该是正处于昏迷的状态,但是看他好像是没有受伤,乔乔没有伤害攰攰。    “顾少,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又很聪明,如果不想要攰攰受伤的话,你最好不要阻止我,要不然,我会狠心心肠,将攰攰的尸体送给你。”    “你想要如何?”顾念泠沉下脸,看着乔乔疯狂的眼眸道。    “我只要苏纤芮死。”乔乔痴痴的笑道。    顾念泠起身,对着乔乔道:“乔乔,你和你丈夫很幸福,你丈夫的不幸,我也觉得很难过,如果你想要报复,就报复我顾念泠,不要伤害我大哥一家人。”    “顾少果然很有兄弟情义,你没有欠我,我不会要你的命,我只要苏纤芮。”    乔乔看着顾念泠,声音凄厉道。    顾念泠皱眉的看着乔乔一眼,最终只能离开这里。    乔乔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要是他继续逼问乔乔的话,指不定乔乔会做出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