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小看到周梓恩手中拿着的瓶子之后,有些疑惑道:“你手中拿着是什么?”    “没什么。”周梓恩将瓶子藏起来,朝着洗手间走去。    周小小看着周梓恩离开的背影,精致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她希望姐姐可以理智一点,也希望姐姐,不要做出什么让自己都没有办法挽回的事情。    ……    “苏纤芮,你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你。”    “啊。”苏纤芮惊恐的大叫了一声,立刻睁开眼睛。    “纤芮,怎么了?做噩梦了?”席祁玥打开灯,看着满头大汗的苏纤芮,心疼的抱着苏纤芮安慰道。    苏纤芮惊魂未定的转动了一下眼睛,在看到抱着自己的席祁玥之后,她的嘴唇,一直在颤抖。    “祁,我梦到攰攰死了。”    “傻瓜,你在胡说什么?”闻言,席祁玥失笑的摇头。    “我很怕,很怕。”苏纤芮看着席祁玥那张俊脸,手指都在颤抖。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眼眸微微一暗。    他知道苏纤芮在害怕什么,他将头靠近苏纤芮,薄唇轻轻的贴在苏纤芮的唇瓣上。    男人的唇瓣,亲吻着苏纤芮的唇瓣,感觉那么的真实有力。    “傻瓜,不要怕,有我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和攰攰的。”    乔乔一直没有找到,引发这一系列事情的幕后之人,席祁玥也没有找到,现在苏纤芮会这么害怕,席祁玥也非常清楚。    苏纤芮睁着眼睛,怔讼的看着席祁玥,她用脑袋,轻轻的蹭了蹭席祁玥的胸膛,慢慢的闭上眼睛。    “祁,我困了。”    “那就继续睡觉,别怕,我就在你的身边。”席祁玥温柔的摸着苏纤芮的头,安抚道。    很快,苏纤芮便发出了浅浅的呼吸声,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额头,看着苏纤芮微微皱起的眉头,想到苏纤芮从梦中被惊醒的样子,知道苏纤芮是真的很害怕。    男人原本温和的眉眼,渐渐的变得异常冰冷嗜血。    不管幕后之人有什么目的,让苏纤芮这么害怕,这笔账,席祁玥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的算了。    ……    “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幕后之人?”席祁玥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件重重的扔到桌上,面色阴沉的看着阿强道。    阿强抬起头,看了席祁玥一眼,犹豫道:“祁少,我们的人,一直在找乔乔,但是一直都没有乔乔的下落。”    自从怀疑到了乔乔身上之后,席祁玥的人就没有找到乔乔。    “乔乔的孩子葬在什么地方?”席祁玥敲击了一下桌面之后,眯起眼睛道。    阿强不明所以的看着席祁玥,似乎不明白席祁玥为什么会突然对乔乔孩子葬在什么地方这么感兴趣。    翡翠这个地方,是一个墓园,这里的地价并不算是很高。    乔乔的孩子便是葬在这个地方。    席祁玥带着阿强他们过来的时候,和守墓人说了一下情况,阿强便将乔乔的照片,给守墓人看。    “哦哦,这位小姐在之前来过,不过那个时候是她孩子下葬,后面就没有见过她了。”    “你确定她后面就没有来过这里?”    “确定,这个小姐真的没有来过这里。”席祁玥看着守墓人,那双阴冷的眼眸,危险的眯起。    守墓人似乎有些被席祁玥这幅样子吓到了,却还是点头道:“我可以确定,我真的没有看过这个小姐。”    席祁玥扫了一眼,便带着人去了乔乔儿子的墓地。    乔乔的儿子墓地很干净,应该是有人经常会来这里打扫的,守墓人见席祁玥盯着那块干净的地方发呆,立刻说道:“因为之前那位小姐给了我钱,让我每天都要打扫干净,所以我每天都会打扫。”    听了守墓人的解释,席祁玥的眼底,隐隐透着一股暗沉。    他冷漠的看了守墓人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席祁玥离开之后,一个浑身黑色的女人,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    那个守墓人看到那个女人之后,立刻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女人的声音有些嘶哑,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守墓人。    “你是一个聪明人,后面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是。”守墓人看到那个信封,眼底带着一抹贪婪的点头。    女人冷眼看了守墓人一眼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    席祁玥回到别墅的时候,管家就说苏纤芮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下楼,席祁玥闻言,立刻上楼,来到卧室之后,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发呆的苏纤芮。    男人大步上前,伸出手,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    “怎么了?管家说你一整天都没有下楼?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纤芮回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五官,眉宇间满是忧虑道:“那个人还是没有找到,我有些……担心。”    “不需要这么担心,我正在查,最近几天,不要出门,就算是要出门,找区静陪着你。”    “好。”    “少爷,太太,不好了。”    苏纤芮听到席祁玥这个样子说,刚想要点头放心下来的时候,管家一脸着急的走进了卧室。    看着冒冒失失的管家,席祁玥有些不悦道:“管家,发生什么事情了?”    管家一向都非常有分寸的,今天竟然这么冒失,让席祁玥不悦的蹙眉。    管家朝着席祁玥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