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连他的情报网都找不到这个肇事之人,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是想要苏纤芮的命。    顾念泠不知道席祁玥身边还有什么仇人,竟然会有人想要苏纤芮死。    苏纤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攰攰趴在苏纤芮的床边,见苏纤芮醒了,攰攰扁着嘴巴,一双漂亮的眼睛,满是委屈的看着苏纤芮。    “妈妈,你吓死攰攰了。”    苏纤芮摸着攰攰的脑袋,声音微弱道:“妈妈……没事。”    苏纤芮的声带,在那些医生的研究下,渐渐有了起色。    原本说没有办法发音的,但是现在,苏纤芮可以说出一点都微弱的声音,不过很轻,基本上是听不清楚。    可是和苏纤芮这么亲密的攰攰和席祁玥他们,却能够知道苏纤芮想要表达什么。    “妈妈疼吗?”攰攰看着苏纤芮缠着纱布的身体,朝着苏纤芮受伤的地方吹了吹。    看着孩子这么稚气的举动,苏纤芮的眼眶泛着淡淡的红色。    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攰攰的头,摇摇头。    “纤芮,感觉怎么样?”席祁玥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苏纤芮醒了之后,席祁玥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他坐在苏纤芮的床边,抬起手,摸着苏纤芮的脸颊道。    苏纤芮抓住了席祁玥的手,对着席祁玥抿着唇道:“没……事。”    “没事就好,别怕,我会将这个人找到。”    席祁玥一想到有人对苏纤芮不利,那双眸子,顿时弥漫着一层骇人道。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有些疲惫的再度闭上眼睛,她还刚醒来,虽然身体没有很严重的伤,但是还是会很疲惫。    苏纤芮出车祸的事情,过了一个星期,顾念泠终于找到了一点头绪,撞车的司机已经被找到了,但是司机却否认自己开车撞了苏纤芮,原来,他的车子在一个多星期之前,曾经被人偷走了。    也就是说,真正开车撞了苏纤芮的人,还是没有办法找到。    顾念泠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便将逐个调查了一番,最终查到了一个女人身上。    而这个女人,叫乔乔。    “乔乔?”席祁玥在拿到顾念泠交给自己的文件之后,显然吃惊的看着顾念泠。    乔乔这个名字,席祁玥一点都不陌生,可是,为什么乔乔会对苏纤芮下手?    乔乔是席祁玥当年的情妇,他们没有关系,已经很久了。    “不清楚。”顾念泠也觉得很奇怪,他知道这个乔乔,是一个挺好的女人,当初席祁玥将她赶走的时候,也没有亏待乔乔,现在为什么要开车去撞苏纤芮。    “我调查过了,乔乔在离开你一年的时候,嫁给了一个叫李冉的男人,还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好像是在去年十二月份死的。”    “找到乔乔了吗?”    “暂时没有,我们去她家的时候,乔乔已经没在家,我已经让人去找了。”    顾念泠沉下脸,朝着席祁玥说道。    “你帮我多派一些人,看着纤芮的病房,还有,帮我给攰攰的老师打一个电话,攰攰最近不需要去学校了。”    女人做事情,有时候比男人还要狠毒,席祁玥虽然不知道乔乔为什么对苏纤芮动手,但是绝对不会让乔乔伤害苏纤芮的。    “找到乔乔之后,立刻控制起来。”    “嗯,我知道。”    ……    “念泠,那个叫乔乔的和大嫂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伤害大嫂?”找到了撞伤苏纤芮的凶手的时候,区静在听到乔乔的名字,有些陌生道。    区静还不知道乔乔之前和席祁玥的纠葛,顾念泠便将乔乔和席祁玥的事情告诉区静。    “也就是说,乔乔之前是大哥的情妇?”区静瞪圆眼睛,看着顾念泠。    “嗯,大哥之前很叛逆的,被人唆使,做出了很多让妈妈伤心的事情,那个时候,他就是这么堕落。”    “那也……太堕落了吧?大哥那么早玩女人,我真是为大嫂感到不值得。”区静撇唇,有些不悦道。    顾念泠看着区静,笑而不语。    “你有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区静突然扯着顾念泠的耳朵,那双眼睛像是探照灯一般看着顾念泠。    看着一脸愤愤的揪住自己耳朵的区静,顾念泠顿时好笑道:“老婆,我一直都洁身自好。”    “那还……差不多,不过,我警告你,就算是这个样子,以后你也别想要砰别的女人,要是让我知道,我肯定不会饶过你。”区静满意的看着顾念泠,却还是用一副凶巴巴的口吻对着顾念泠。    顾念泠看着区静那副样子,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    “喂,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周小小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简桐,生气道。    简桐自从看到了周小小之后,就没有回到普罗旺斯,反而一直跟着周小小。    简桐从小就很聪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学霸了,很早就已经上大学了,只不过,他因为当兵,没有去学校,一直在部队生活。    “小糯米,你不喜欢我跟着你吗?”简桐看着周小小生气的样子,黑眸带着一抹沉痛道。    “谁喜欢你跟着我?你离我远一点,我讨厌你。”周小小龇牙,对着简桐怒吼道。    周小小的话,让简桐的一张脸倏然白了几分,他倔强的掐住手指,盯着周小小看,却没有离开。    周小小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有些过分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