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栗的话,让简桐的一双眼睛,泛着一层薄雾,一直都刚毅的简桐,从小糯米死掉的那一天开始,从来就没有哭过,此刻,却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她不是周小小,她就是小糯米,我知道的。”简桐掐住手心,固执的看着乔栗说道。    乔栗看着固执的简桐,心脏的位置隐隐有些难过。    她走上前,抱住简桐的身体道:“桐桐,听妈妈说,小糯米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不要在固执了,好不好。”    她知道简桐一直和小糯米的感情就很好,现在看到简桐这个样子,乔栗也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难受。    简桐看着乔栗,坚定的看向了抱着周梓恩手臂的周小小道:“小糯米,在过几年,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姐,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这个男人有病。”周小小羞恼不已的瞪着简桐,然后扯着周梓恩的手臂道。    周梓恩歉意的看了简桐一眼,带着周小小离开。    看着周小小离开,简桐似乎很激动的样子,想要去追,却被乔栗和苏纤芮抓住了。    苏纤芮看着简桐的样子,心中一片的复杂。    原本以为简桐是一个很坚强的男人,可是,现在看到简桐为了小糯米这个样子,苏纤芮知道,简桐是真的很喜欢小糯米吧?    小时候苏纤芮就见过小糯米一直缠着简桐,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种事情。    小糯米的死,在所有人的心中,都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痛。    “桐桐,够了,不要在闹了。”    乔栗见简桐不管不顾的样子,终于对着简桐怒吼起来。    一直以为,乔栗对待简桐都很温柔,很少会这个样子对简桐。    简桐怔怔的看着乔栗,那双黑色的眸子,偏执的看着乔栗。    看着简桐眼底的偏执,乔栗叹了一口气道:“小糯米已经死了。”    “不……她没死。”    面对着简桐这种固执,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    周小小回到家里之后,瘪着一张漂亮的脸,委屈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周梓恩看着周小小这么委屈的样子,心疼道:“怎么了?不要难过了,他没有恶意的。”    “讨厌的男生。”周小小有些厌恶的皱眉,仰头看着周梓恩道:“姐,简桐是在部队的吗?”    “听说是。”    “那怎么对我做出这种事情?还让我亲他,他是不是缺爱啊。”    听到周小小这么说,周梓恩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看她好像是将你当成了小糯米,小糯米是席家的小公主,听说死了好多年了,他是小糯米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的,感情肯定深厚。”    “我又不是小糯米,我讨厌当任何人的替身。”    听到小糯米这三个字,周小小本能的觉得有些厌恶了。    她天生个性就有些霸道,很不喜欢有人将自己当做是替身。    周梓恩看着满脸厌恶的周小小,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伸出手,将周小小搂在怀里,爱怜的摸着周小小的身体道:“好了,我们去休息吧,你过几天就要去上学了。”    “嗯。”    周小小在周梓恩的脸上亲了一口,才回房去了。    周梓恩失笑的看着周小小的样子,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打开手机。    手机上是她今天拍到的顾念泠和区静两人结婚的样子,看着顾念泠那张脸,周梓恩的一双眼睛,浮起一层悲伤。    如果她没有嫁过人,没有那些不堪的经历,是不是可以和顾念泠在一起?    维也纳酒店。    区静想要将新婚夜在酒店度过,毕竟酒店这边,有很多情侣之间的那种小情趣。    区静从浴室出来,穿着一件睡袍,看到正在抽烟的顾念泠,区静从顾念泠的背后抱住了他。    “洗完了?”    顾念泠回头,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温柔道。    “嗯。”区静点点头,她踮起尖叫,搂住顾念泠的脖子,凑近顾念泠的下巴位置,重重的亲了一口。    “你要去洗澡吗、”    “嗯。”顾念泠摸着区静的头发,亲了她一口,才松开手,闷头的朝着浴室走去。    看着顾念泠离开,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将安全套找出来之后,在上面戳了几针。    她现在只想要尽快的怀上顾念泠的孩子,别的事情,区静都不想要理会。    顾念泠自然不知道区静在做什么,他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衣衫尽退,躺在床上露出异常诱惑表情看着自己的区静。    看着区静那副诱人的样子,顾念泠好笑道:“这么迫不及待?”    区静的耳根一热,却像是听不懂顾念泠在说什么一般,眼睛眨巴了一下,双颊火热道:“你不喜欢我这么主动吗?”    她这一辈子,只会对顾念泠一个男人主动,因为她喜欢顾念泠,所以想要顾念泠的身体。    顾念泠坐在床上,将区静抱起来,爱怜道:“傻女人。”    “顾念泠,你现在是我的老公了,不许看别的女人,知道吗?”区静霸道的坐在顾念泠的身上,对着顾念泠命令道。    看着像个女王一样的区静,顾念泠苦笑不得:“好,我就看着你,亲爱的顾太太,我现在可以了?”    “可以。”区静扑到顾念泠的唇边,重重的咬住区静的嘴巴。    看着像个调皮的孩子一般的区静,顾念泠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