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盛目光温柔的看着区静,低下头,吻着区静的唇瓣道:“可是,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从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了,不管你在外面怎么胡闹,我知道,那些都是你的伪装,你这是在向命运抗议,我都知道的。”    徐盛是最了解区静的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比他更了解区静的人。    所以徐盛自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配得上区静的男人。    “徐盛,不可以。”区静一直将徐盛当成哥哥一样尊重,她和徐盛秀恩爱,其实就是为了刺激顾念泠,奈何一点效果都没有。    “区静,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们两人就遵照长辈的意思结婚,好不好?”徐盛那张俊逸的脸上泛着些许的红色,他看着区静,呼吸急促道。    区静摇摇头,想要推开徐盛,可是徐盛的力气很大,不管区静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将徐盛推开。    徐盛像是疯了一般,将区静压在床上,动手去解区静的衣服。    看着徐盛疯狂的举动,区静吓坏了,她抖着嘴唇,朝着徐盛乱踢道:“徐盛,放开我,徐盛……”    “区静,我爱你,真的爱你,你和我结婚好不好?我不介意你的心里有顾念泠,我只是想要爱你,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徐盛的手解开区静的衣服,喃喃自语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尖叫了一声,绝望的乱踢,在徐盛的手就要分开区静的双腿的时候,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用力拉开。    “徐盛,你敢动她?”顾念泠走进来,看到区静衣衫凌乱,神情绝望的样子,他顾不上什么,将徐盛从区静的身上扯下来,用力的将区静扔到对面的墙壁上。    徐盛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都趴在地上。    看着徐盛这个样子,顾念泠似乎还嫌不够的样子,他目光猩红的抬起脚,一脚踹到徐盛的胸口位置。    徐盛发出一声惨叫,俊逸的脸扭曲变成。    “够了,顾念泠,不要。”区静慌张的穿上衣服,看着浑身裹着寒气,异常吓人的顾念泠,朝着顾念泠扑过去。    顾念泠双眼暗红了一片,回头对着区静冷冷道:“你心疼了吗?”    区静被徐盛这个样子对待,竟然还帮徐盛求情,顾念泠的眼底隐隐蒙上一层骇人的寒气。    区静咬唇,对着顾念泠嘶哑道:“徐盛只是喝醉了酒。”    “他碰你。”顾念泠冷冷的看着区静,阴邪俊美的脸,闪动着令人害怕的光芒。    区静见顾念泠还想要动手,她顾不上什么,上前一把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顾念泠,住手,听到没有。”    身体被区静抱住了,顾念泠的行动突然像是被符纸固定住了一般。    他慢慢的回头,看着区静,区静红着眼睛,看着顾念泠。    “求你了,顾念泠,住手。”    “区静,对不起。”徐盛恢复正常,见区静抱着顾念泠,阻止顾念泠动手,他咳嗽了一声,慢慢的从地上拍起来。    区静对徐盛的感情,其实挺复杂的,她深深的看了徐盛一眼,朝着徐盛叫道:“还不快点离开这里,走啊。”    徐盛目光复杂的看着区静,最终,落寞的离开了区静的家。    今天发生这种事情,他和区静的感情,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你喜欢上他了,对不对?”顾念泠冷眼看着徐盛离开之后,那双猩红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区静道。    区静蹙眉,不悦的看了顾念泠一眼?:“我喜欢谁和顾少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顾少忘记了吗?我们没有关系了。”    顾念泠被区静的话刺激到了,加上顾念泠原本就喝酒了,脑子一震,他伸出手,扣住了区静的后脑勺,薄冷的唇瓣,紧紧地贴在区静的嘴巴上。    “唔。”区静被顾念泠突然的动作气到了,她双手不断的捶打着顾念泠的胸口,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区静,你敢喜欢上别人,我要你好看。”    顾念泠的动作非常凶猛,他将区静压在床上,将区静身上的衣服都撕碎。    区静看着顾念泠的动作,眼眶不由得泛红。    “顾念泠,你混蛋。”    女人委屈而嘶哑的声音,让原本脑子发晕的顾念泠,渐渐的停止了行动。    他的双手,撑在区静的两侧,看着脸上满是泪痕的区静,心脏的位置,隐隐有些难过。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你想要我的时候就要我,不想要我的时候,就一脚将我踢开?我区静就是这个样子,任由你玩弄的对不对?顾念泠,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才会对我这个样子的,对不对?”    区静凄厉的声音,让顾念泠的心脏隐隐难受起来。    他伸出手,摸着区静的眼帘,声音嘶哑道:“对不起,区静,我错了。”    “你混蛋,混蛋。”区静用力的捶打着顾念泠的身体,一边哭,还一边打。    看着区静这个样子,顾念泠叹了一口气,他低下头,亲吻着区静的嘴唇,低声道:“对不起,我错了。”    “还疼吗?”见区静红着眼睛,苦大仇深的瞪着自己,顾念泠摸着区静的脸,淡淡的问道。    今天他也是冲动之下,才会打了区静一巴掌的,打完了区静,顾念泠就后悔了。    但是,顾念泠拉不下这个脸面。    “疼。”区静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扁着嘴巴,有些生气道。    “对不起。”顾念泠俊脸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