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担心的看着顾念泠烦躁的样子,迟疑了一下,写道:“你很爱区小姐。”    “爱与不爱,都没有什么关系了。”顾念泠沉下脸,淡漠的朝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眼底满是担心。    席祁玥其实也很担心顾念泠和区静两个人,毕竟大家都希望区静可以和顾念泠在一起。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区静是真的很喜欢顾念泠,两人却在半年前突然分手了,闹到现在这个样子,苏纤芮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顾念泠。    “好了,不需要为我的事情操心。”顾念泠见苏纤芮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忍不住摇头道。    苏纤芮叹了一口气,目光多少有些惆怅。    攰攰下午的家长会,苏纤芮和顾念泠一起参加的,一些不认识顾念泠的人,还以为顾念泠是席祁玥,一直说苏纤芮真幸福,弄得苏纤芮尴尬的不行。    家长会之后,有一个亲子活动,苏纤芮和顾念泠还有攰攰一起完成的。    三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像极了一家人,所有人都赞叹苏纤芮好命,有席祁玥这么一个好男人。    回去的时候,攰攰兴奋的要顾念泠带自己去吃东西,顾念泠一向都比较宠爱攰攰,也随了攰攰。    看着攰攰这么兴奋的样子,苏纤芮也挺无奈的,想要阻止攰攰,顾念泠却已经带着攰攰进了甜品店。    顾念泠给攰攰点了一份甜品,攰攰吃的满嘴都是,吃完之后,还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一本正经的说:“小叔比爸爸还要好,我决定不要爸爸,只要小叔了。”    听到攰攰这么童稚的话,苏纤芮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顾念泠也忍俊不禁起来。    攰攰娇憨的趴在顾念泠的怀里,笑嘻嘻的看着顾念泠。    三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很像是一家人,这一幕,让从楼上下来的区静眼睛一冷。    她今天和姐妹过来这里吃东西,没有想到,会遇到顾念泠。    半年没有见面,她故意接受徐盛的追求,原本以为,顾念泠肯定会吃醋,可是,顾念泠却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从来没有主动过来找自己。    现在看到顾念泠和苏纤芮还有攰攰这么温情的一幕,让区静的心中像是被毒蛇啃咬了一般。    “席太太,真是巧。”区静压下心中的那股怒火,朝着苏纤芮走过去。    苏纤芮原本看着攰攰和顾念泠在玩闹,听到区静的声音,不由得扭头,在看到区静的时候,苏纤芮的眼底不由得一亮。    她刚想要区静一起坐在这里,区静却用一种尖酸而刻薄的声音,朝着苏纤芮冷嘲道:“席太太勾引男人的本事真是不错,听说你以前还是一个鸡,没想到,这一次这么厉害?打算兄弟一起伺候吗?”    “区静,你给我闭嘴。”区静阴阳怪气的话,让一边的顾念泠沉下脸,而苏纤芮也没有想到,区静会用这种语调和自己说话,一瞬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顾少这是心疼自己的大嫂吗?”区静见顾念泠这么维护苏纤芮,心中的嫉妒越发的浓重。    她冷冷的看了苏纤芮一眼,在苏纤芮身边转了一圈之后,冷笑道:“以前就听说苏小姐勾引男人的本事不一般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很不一般。”    “啪。”苏纤芮绷紧身体,咬唇的看着目光冷凝的区静,顾念泠却沉下脸,抬起手,一巴掌扇到区静的脸上。    顾念泠的巴掌,让整个甜品店的人都惊呆了,不仅是苏纤芮吓到了,就连攰攰也吓到了。    区静更是,她捂住自己的脸,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    “谁允许你这个样子对大嫂说话的?”顾念泠绷紧一张俊脸,声音冷的可怕道。    “顾念泠,你好样的,你现在是为了苏纤芮打我吗?”区静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尖锐,对着顾念泠低吼道。    顾念泠的手指在颤抖,从刚才打了区静之后,顾念泠的手就在颤抖。    他不是故意打区静的,只是区静突然说出这种话,让顾念泠生气,顾念泠……控制不住心中的脾气,才会忍不住……    :“顾念泠,我恨你,我恨你。”区静对着顾念泠低吼的说完,用力的推开顾念泠的身体,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的背影,顾念泠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苏纤芮担心的用手推了推顾念泠的身体,示意顾念泠现在马上去追区静。    顾念泠看着苏纤芮,唇瓣微微的抿了抿,摇头道:“大嫂不要将区静的话放在心上,区静她没有恶意的。”听到顾念泠帮区静说话,苏纤芮的眼底带着些许的无奈。    她拿出随身的便笺,在上面写道:“我没有生气,而且,也不会生区静的气,念泠,你快点去追区静吧,她肯定是误会我们两个人的关系。”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小心眼的。    “不用了,我和她早就已经分手了。”顾念泠绷紧一张脸,淡淡的对着苏纤芮摇头道。    闻言,苏纤芮顿时有些无语起来。    顾念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也是一个感情的大白痴。    苏纤芮着急的不行,偏偏顾念泠却固执的不肯去和区静道歉。    晚上吃饭的时候,席祁玥听了苏纤芮的话之后,淡笑道:“区静和二弟之间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他们心中有心结。”    席祁玥好像是很了解两人之间的事情一般,让苏纤芮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