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张嘴,似乎想要叫席祁玥的样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抱苏纤芮,可是,毕竟他刚醒来,身上没有什么力气。    苏纤芮见状,伸出手,主动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身体。    席祁玥突然被苏纤芮抱住,一双眼睛,隐隐带着一抹惊喜。    他看着苏纤芮那半张没有毁掉的脸,手指轻柔的摸着苏纤芮的脸。    苏纤芮的眼泪慢慢的流出来,靠在了席祁玥的怀里。    席祁玥……我真的好爱你,真的好爱你。    苏纤芮紧紧的抱住席祁玥的身体,对着席祁玥低喃道。    席祁玥将苏纤芮遮住脸的另外一半头发掀开,苏纤芮有些惊恐,就要推开席祁玥的手,席祁玥却目光坚定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被席祁玥坚定的目光震慑到了,她咬唇,任由席祁玥撩开自己的头发。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的脸,心中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疼痛。    他的指尖不断颤抖的摸着苏纤芮的脸。    “爸爸,妈妈,不要忘记攰攰。”一直被苏纤芮和席祁玥忽视的攰攰,见苏纤芮和席祁玥都不理会自己,有些生气的挥舞着小胳膊,似乎在和苏纤芮和席祁玥抗议一般。    苏纤芮低下头,将眼角的泪水抹掉。    “纤芮,不要离开我。”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眼帘,喃喃的说完,身体无力,整个人都倒在床上。    “啊啊。”苏纤芮看到席祁玥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想要大叫,却发出嘶哑的低吼。    最后还是攰攰按下了铃铛,护士才过来。    司徒霖给席祁玥检查了一下,对着一脸着急的苏纤芮笑道:“放心吧,席祁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体力不支才会晕倒的。”    听到席祁玥没有什么问题,苏纤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    席祁玥这一次的车祸,让所有人都吓到了,而最庆幸的是,这一次的车祸,让苏纤芮吐露自己的心生,回到席祁玥的身边。    席祁玥在医院养伤的期间,也是苏纤芮在照顾席祁玥的。    席祁玥在医院呆了一个月之后,身体渐渐的好转,席祁玥每天都离不开苏纤芮,只要苏纤芮离开一会,席祁玥就会着急的不行。    席祁玥和苏纤芮的感情,可以说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云染悄悄的离开了,苏纤芮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苏纤芮去机场,只看到云染的一个背影,面对着生活了五年的男人,苏纤芮心中百感交集。    她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云染,那个时候,她不能说话,脸也被毁了。    云染细心的照顾苏纤芮,让苏纤芮心中有了希望。    她将云染,当成了家人,更当成了知己。    原本想要就这个样子一辈子和云染在一起,可是,她终究,还是舍不得席祁玥,终究还是舍不得席祁玥啊。    顾念泠走进苏纤芮,将云染留下的一封信,递给了苏纤芮,苏纤芮拿出那封信看了之后,眼泪便止不住的流。    “纤芮,云染是一个好人,他希望你可以幸福。”    看着苏纤芮脸上的眼泪,顾念泠淡淡的说道。    苏纤芮抓住手中的信件,看着顾念泠,目露悲伤。    “我们都会幸福的,不是吗?”见苏纤芮露出这幅样子,顾念泠淡笑一声,伸出手,将苏纤芮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走吧,大哥和攰攰在家里等你回去。”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心中一阵释然。    顾念泠说的没有错,所有人都会幸福,云染有属于云染的幸福。    云染要的不是她的感激,而是爱情。    她能够给云染的,只是感激,与其这个样子,不如让云染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    “有办法吗?”席祁玥出院之后,便让司徒霖找了国际上有名的医生过来给苏纤芮看病。    苏纤芮脸上的痕迹有些严重,在加上时间比较长,可能会比较棘手,但是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要除掉脸上的疤痕,不是特别困难。    最棘手的应该是苏纤芮的喉咙。    毕竟苏纤芮当时从山上掉下来,被树枝刺破了声带,要重新恢复,很困难。    苏纤芮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就算是不能够说话,只要可以陪着席祁玥,对于苏纤芮来说,都是幸运的。    最起码,她还活着,不是吗?    老天爷没有薄待她?    “声带毁了,就算是现在的高科技,也没有办法恢复她的声带,不过她的脸可以恢复。”司徒霖和那些专家讨论了一下之后,对着席祁玥这个样子说道。    听到自己的声音没有办法恢复,苏纤芮没有多大的悲伤,她只是握住席祁玥的手,朝着西我也摇头,示意席祁玥不要担心自己。    席祁玥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戾气。    “怎么会没有办法?需要多少钱?不管多少钱,请多好的医生,用多好的药,只要他可以治好苏纤芮,我都可以给。”    “祁少,这个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目前的技术,没有办法。”司徒霖看着固执的席祁玥,有些头疼的看向了苏纤芮。    苏纤芮知道司徒霖是劝自己和席祁玥说,苏纤芮伸出手,轻轻的摇晃着席祁玥的手臂,像是在安慰席祁玥一般。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眼底带着一抹沉痛。    司徒霖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