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当时掉下来的时候,喉咙刚好被树枝刺穿了喉咙,影响了苏纤芮的声带。    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让苏纤芮没有办法在开口说话。    “我知道你介意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根本就配不上席祁玥对不对?”    云染很懂苏纤芮,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苏纤芮究竟在介意什么。    苏纤芮拿出手机,在手机上写到:“我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待在祁的身边。”    看到那些字,云染的眸子微微垂下来。    “那么,孩子呢?你是不是也不顾孩子的意愿?攰攰一点都不害怕你脸上的伤疤,纤芮,你应该勇敢一点,我认识的苏纤芮,不应该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不是吗?”    云染的话,让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泛红。    攰攰……她的孩子……    已经这么大了,她真的很开心。    “纤芮,回家去吧。”云染看着苏纤芮眼底的泪水,心中也有些难受。    他叹了一口气,起身对着苏纤芮说完,便摇摇头,离开了这里。    看着云染的背影,苏纤芮呆呆的看着手机,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一直以来,你都很坚强,我相信,这一次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将你打垮。”不知道什么时候,顾念泠来到了苏纤芮的休息室门口,对着苏纤芮淡淡道。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露出异常的苦涩的微笑。    她仿佛在告诉顾念泠,她害怕自己这个样子。    “大哥从来就不会介意这些,如果他真的介意你脸上的伤疤,那么,大哥就不值得你喜欢了,不是吗?”顾念泠淡淡的挑眉,对着苏纤芮缓慢道。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一红。    “那天你掉下悬崖之后,大哥找了你很久,所有人都说你死了,但是大哥相信你没有死,他已经在改变了,而改变他的人,就是你。”    “我一直在想,你们两个人经历的那些,或许,是老天爷刻意安排的,大哥从小就比较乖戾,直到爱上你之后,他慢慢的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个样子是错误的,也只有你,才可以改变他。”    “回家吧。”顾念泠说完,顿了顿,丢出三个字,便叹息的离开了。    苏纤芮看着门口,起身往席祁玥的病房走去。    门口的保镖似乎知道苏纤芮是谁一样,看到苏纤芮走过来,齐齐的对着苏纤芮行礼,也不敢阻拦苏纤芮。    苏纤芮走进席祁玥的病房,医生正在给席祁玥打针,弄好一切之后,医生对着苏纤芮行礼,便退出了席祁玥的病房,病房内,一片的安静,空气中,隐隐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苏纤芮慢慢的走到了席祁玥的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席祁玥,苏纤芮的眼泪,不由得流出来。    他伸出手,有些害怕甚至是颤抖的摸着席祁玥的脸,男人的皮肤,带着些许的冰凉,不知道是因为空调的关系,还是因为生病的关系。    苏纤芮呜咽了一声,慢慢的将头埋进席祁玥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席祁玥,席祁玥……    她也很想念席祁玥,可是,她只能隐忍着,不能够和席祁玥相认。    她以为,这个样子对席祁玥来说是最好的,可是,看着席祁玥落寞的表情,听到攰攰一直在叫妈妈的一瞬间,苏纤芮觉得自己真的是控制不住。    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席祁玥?    苏纤芮纤细的身体一直在颤抖,而站在门口的顾念泠则是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她就知道,苏纤芮不会这么懦弱的一直一个人死寂下去,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顾念泠回头,看向了靠在墙壁上,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落寞和苦涩的云染。    顾念泠深深的看了一直在哭泣的苏纤芮良久,才迈着双腿,朝着云染走过去。    “真的打算离开这里吗?”    顾念泠摸出了烟盒,拿出一根香烟,想要递给云染,但是云染只是扯了扯唇瓣,朝着顾念泠摇头。    “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了,希望纤芮会幸福。”    云染定定的看着顾念泠,似乎要顾念泠给自己一个肯定一般。    顾念泠点点头,对着云染道:“你放心吧,纤芮一定会幸福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云染说完,只是潇洒的笑了笑。    “我之前还自私的想要将苏纤芮留在身边,但是我知道,这些一切都是虚幻,就算她留在我的身边,也仅仅只是人,心却不在,我不想要她不开心,她应该开开心心的。”    云染的话,让顾念泠的眸子微微的沉了沉。    “会很幸福的。”    所有人,都会很幸福的?    那么他呢?    顾念泠送走了云染,原本想要回席家将攰攰带过来,却接到了区静好姐妹的电话。    “顾少,你快点过来救救静姐。”    黄珊的声音带着一抹着急和急切,好像是区静出了什么事情。    顾念泠原本冰冷的脸,倏然一寒道:“区静又惹什么事情了?”    区静的个性原本就有些桀骜不羁,性格乖戾的时候,比男人还要厉害。    顾念泠对区静一般都是比较纵容,区静喜欢混迹在黑市,酒吧之类的地方,顾念泠虽然不喜,却也没有阻止区静的自由,只要区静不要玩的太过分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