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云染的背后走出来,阿施的动作,让云染有些害怕。    他以为,阿施要离开自己了,毕竟,阿施跟着他也只会吃苦,如果跟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话,阿施就能够当豪门太太了。    但是,阿施只是用手比划着,清澈的眸子,盯着席祁玥看。    席祁玥看不懂阿施的手势,他知道,阿施不会说话,席祁玥的眸子透着一股悲伤,他看着阿施,声音哽咽道:“苏纤芮,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席祁玥……你告诉我,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席祁玥的眼中,透着一股沉闷和痛苦,他喃喃自语的看着阿施,声音嘶哑道。    男人落寞和痛苦的表情,阿施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她不是苏纤芮,她是阿施。    是云染的阿施。    阿施回头,抱住了云染,就像是在告诉席祁玥,她不会离开云染一步的。    席祁玥的身体趔趄的后退一步。    阿施的动作那么的坚定,阿施在告诉席祁玥,她想要和云染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你开心吗?”    “阿施很开心。”云染淡淡的看着席祁玥,随后看向了院子外面的那些花草。    “虽然我不清楚你的真实身份,但是我知道,你很有钱,可是,有钱不一定快乐,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我有一颗真心对待阿施的心,阿施已经什么都忘记了,前尘往事都忘记了,现在的阿施,无忧无虑,她火的很幸福。”    云染知道,席祁玥能够听懂自己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席祁玥目光悲悯的看着阿施,最终,他哑着嗓子道:“你们不用搬走到别的地方了,我不会过来打扰她了。”    “先生,她只是阿施。”    见席祁玥落寞痛苦的样子,云染的心中也隐隐有些难受,可是,他不想要退让。    他好不容易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怎么可以退让?    席祁玥闻言,目光深沉的看着云染,而云染也毫不畏惧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落寞的摇摇头,声音嘶哑道?:“我知道了。”    席祁玥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男人的背影,看起来非常的萧瑟和难过。‘    阿施看着席祁玥的背影,莫名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她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抓席祁玥,但是,却隐忍下来了。    云染看着阿施,轻声道:“阿施,你看到那个男人,会不舍吗?”    不舍?    阿施摇摇头,抓住了云染的手,笑容异常甜美的在云染的手心写了几个字。    她在告诉云染,她想要和云染在一起,只是想要和云染在一起罢了。    云染用力的握住阿施的手,随后伸出手,用力的抱住阿施的身体,他将下巴靠在阿施的肩膀处,喃喃自语道:“阿施,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对你好的,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所以,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好吗?我没有家人,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一个家,只是不想要一个人。”    阿施心疼的摸着云染的脸,重重的点头。    云染将头埋进阿施的胸口,清俊的脸上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很难过,真的很难过,从刚才那个男人看着阿施的那种目光,他看的出来,那个男人,真正的很爱阿施,阿施真的是那个男人的妻子?他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乘着阿施对自己以前的往事不记得的情况下,将阿施扣在自己的身边,真的好吗?    这种卑鄙的手段,真的可以吗?    云染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要怎么办了。    云染最终没有带着阿施离开这里,他们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在郊区这边,远离市区,依旧过自己平凡的日子。    ……    “你知道了。”顾念泠看着坐在餐桌上,脸色暗沉的席祁玥,他便已经从阿强那边知道,席祁玥已经知道苏纤芮的事情了。    顾念泠心疼的看着席祁玥,轻声道:“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只是,纤芮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我派人去调查过了,纤芮不仅毁容了,而且声音毁了,现在变成了哑巴,最重要的一点,纤芮现在很幸福,她和云染在一起,很开心。”    能够忘记以前所有的爱恨情仇,对于苏纤芮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顾念泠不想要去破坏苏纤芮现在好不容易得到的宁静和幸福。    “可是,她是我的妻子。”席祁玥定定的看着顾念泠,自言自语道。    闻言,顾念泠的眸子微微暗沉下来。    他仰起头,看向窗外,轻声道:“是啊,他是攰攰的母亲,是席家的大少奶奶,可是,看到她这么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样子,我不忍心。”    虽然席祁玥和苏纤芮都将以前的事情放下了,但是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席祁玥不想,顾念泠也不想。    “让她自己选择吧。”顾念泠定定的看着席祁玥,突然这个样子说道。    席祁玥的身体倏然一阵绷紧,他哑着嗓子,看着顾念泠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让她自己选择的。”    如果,苏纤芮以后还是选择要跟着云染的话,席祁玥会祝福苏纤芮的。    午后的阳光有些热,苏纤芮拎着一大包的东西,按照以前一样将这些货物都交给了每一家店。    老板娘对着苏纤芮笑嘻嘻的打招呼,谢谢苏纤芮。    苏纤芮只是腼腆的笑了笑,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