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小姐其实真的很喜欢少爷,少爷,你一点都不喜欢区小姐吗?”佣人抬起头,看了顾念泠一眼,轻声的问道。    顾家的人,对于区静的印象都很好,希望区静可以和顾念泠在一起。,    可是,看顾念泠的样子,似乎很冷漠的样子。    所有人都希望,顾念泠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而区静,无疑是最适合顾念泠的人。    “出去。”顾念泠抿紧唇瓣,冰冷的俊颜不带着丝毫感情。    佣人见顾念泠好像是生气了,也不敢在说什么话,急急的退出了顾念泠的书房。    佣人离开之后,顾念泠的眼神阴鸷恐怖的握紧拳头。    他听着窗外那些雨滴敲击着玻璃的声音,心情越发的烦躁。    他起身,来到窗子边上,拉开了异常厚重的窗帘,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趴在院子外面,维持着他离开之前姿势的区静。    倔强的女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身黑色的皮衣,已经紧紧的贴在区静的身上。    看着女人倔强苍白的脸,顾念泠的心口弥漫着一股沉痛。    他咬牙,最终,似乎再也克制不住,冲出了书房。    “少爷。”佣人正在厨房打算做夜宵,见顾念泠寒着脸,从楼上下来,眼底带着一抹欣喜。    果然,顾念泠忍不住了吗?明明心中对区静有情意,却还是硬撑,顾念泠也是一个非常别扭的男人呢。    “区静,你他妈的究竟想要做什么?”顾念泠看了佣人一眼,径自的走出别墅,来到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区静面前。    男人声音冰冷嗜血,对着区静冷冷道。    区静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神情狂乱嗜血的顾念泠,声音低哑颤抖道:“你……不是不想要理我吗?你可以继续旁观,我就算是死了,你也无动于衷,不是吗?”    区静的话,让顾念泠那双绿眸越发的深沉起来。    他上前,一把抓起区静,目光恐怖骇人的对着区静怒吼道:“你他妈的究竟想要做什么?马上给我回去,听到没有。”    “顾念泠,你心疼我了吗?”区静看着顾念泠,扯着惨白的脸,露出惨兮兮的微笑道。    顾念泠的心脏像是被尖锐的利刃刺穿一般,特别的难受。    他绷紧神经,仿佛没有听到区静的话一般,一动不动的和区静对视。    区静伸出手,抱住顾念泠的身体,主动亲吻着顾念泠的嘴唇,轻声道:“我爱你,顾念泠。”    爱……这个字,刺激了顾念泠的心情,他看着区静被雨水打湿的脸,任由区静吻自己。    区静将手伸进了顾念泠的衣服里面,摸着顾念泠的胸膛,喃喃自语道:“顾念泠,你爱我的,不是吗?”    “女人,不要在玩火。”顾念泠气息有些不稳的抓住区静的手,咬牙道。    区静眉梢带着妩媚,整个身体都靠在顾念泠的身上,她用自己胸前的饱满,用力的蹭着顾念泠的身体,嘴唇勾起道:“你不想要我?”    女人带着挑衅的话,让顾念泠的眸色变得愈发幽深,他抓住区静的手,抱起区静,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佣人都很识趣,没有打扰顾念泠和区静两个人,顾念泠抱着区静回房,区静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她迫切的扯开顾念泠的衣服,热情的吻着顾念泠的嘴唇和脖子。    顾念泠也不甘示弱,手在区静的身上游移,将区静身上湿答答的皮裙扔到地上。    他脱掉区静的底裤,掰开区静的双腿,一个深入,区静舒服的大叫起来。    “在用力一点,你的力气不止这么一点。”区静喜欢和顾念泠欢爱,那种感觉,就像是强者之间的争斗。    顾念泠也喜欢,喜欢区静的叫床声。    窗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而屋内的两个人,则是在卧室内放肆的翻滚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的停息下来。    区静和顾念泠的身体没有分开,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    顾念泠想要退出去,却被区静阻止了。    区静媚眼如丝的看着顾念泠,俯身咬住顾念泠的耳尖道:“不要离开我的身体,我喜欢你在我身体里的感觉,顾念泠,你感觉到了吗?我的身体,一直都是你的。”    “区静,和我在一起,没有未来的。”    顾念泠摸着女人的下巴,看着她淡淡道。    “谁说的?”区静换了一个姿势,双腿张开,示意顾念泠换个姿势。    看着区静豪放大胆的动作,顾念泠也没有客气。    他扶着区静的腰肢,用力的摇摆。    区静喜欢看到顾念泠为了自己迷恋的样子,这个样子的顾念泠,很性感。    她摸着顾念泠的眼眶,轻声道:“顾念泠,我喜欢你的眼睛。”    顾念泠的身体微微僵住了。    他看着区静,然后像是疯了一般,动作比每一次都要粗暴和狂野。    区静放声大叫,最终沉浸在顾念泠的身下。    第二天,区静就发高烧了,顾念泠一直照顾区静,席祁玥知道区静和顾念泠冰释前嫌之后,不由得欣慰。    “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因为知道区静生病,席祁玥特意带着攰攰过来看区静。    区静很麻溜的叫着席祁玥大哥。    席祁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绷紧一张脸的顾念泠。    顾念泠黑着一张俊脸,不悦的看着区静道:“你乱叫什么?这是我大哥,又不是你的。”    “你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