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急急的避开了顾念泠的攻击之后,丢下这句话,在顾念泠没有防备的时候,快如闪电的来到顾念泠的面前,在顾念泠的薄唇上亲了一口。    “这是我区静的印章,今晚开始,你就是我区静的男人了,等我找你。”    区静轻笑说完,打开车门,车子如同一条快龙一般,瞬间消失。    顾念泠一张脸黑的仿佛要滴出墨水一样,难看到了极点。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顾念泠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女人调戏。    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女人淡淡的香气,想到女人桀骜不驯和不凡的身手,顾念泠的眸子倏然一冷。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看她的身手,不像是普通人。    顾念泠拉开自己的车门,重重关上之后,驱车离开了马路。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苏纤芮,席祁玥从刚开始的狂躁和痛苦,慢慢的变得冷静。    他守着攰攰,告诉所有人,没有找到苏纤芮的尸体之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苏纤芮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苏纤芮或许没有死,因为还有人在等着她。    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年。    五年的时间,足以将人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成熟。    而席祁玥,也不是当初的席祁玥了。    他变得越发的成熟,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浮躁。    席氏集团,在他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强大,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日趋成熟。    攰攰也长大了,一切都很美好,除了苏纤芮这五年来,没有什么音讯。    可是,大家都知道,席祁玥没有放弃。    只要有时间,席祁玥就会去苏纤芮当初出事的那座凤凰山去爬山,他的目的,是想要找到苏纤芮。    京城,琉璃街。    一头长发的女人,半边脸被厚重的头发遮挡住了,她拿着一包衣服,交给店里的老板娘,杏眸带着一股水润的看着老板娘。    “阿施,今天这么早就将货给我了,谢谢啊。”老板娘长得很胖,但是人很好,她朝着阿施道谢道。    阿施笑容甜美的对着老板娘摇头,伸出手比划着,用手语告诉老板娘,不用客气。    “我就知道,将这种事情交给你,绝对没有问题的,给这是今天的钱,谢谢你啊。”    老板娘将一叠钱交给阿施。    阿施拿着钱,眼底带着欣喜的点点头。    阿施朝着老板娘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老板娘看着阿施离开,眼中带着些许怜悯的摇头道:“真是一个好姑娘,可惜了,不仅被毁容了,还是一个哑巴。”    阿施的左脸毁了,一直不敢露出左脸,而且,她还是一个哑巴。    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很好的男人,一直照顾阿施,而这个男人,叫云染。    云染是一个脾气很温柔的男人,他是一个中学老师,父母已经去世,就剩下他一个人。    五年前在凤凰山那边爬山,看到了阿施之后,便将她带回来,为了治疗阿施,花费巨额的医药费,但是云染从未抱怨一句。    阿施沉睡了一年才醒来,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她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    云染觉得,阿施是上天送给他的,因为老天爷知道他一个人生活很孤单,就将阿施送给自己。    他对阿施很好很好,阿施也很依赖云染。    云染在小区买了一套房子,虽然不算是很大,九十平方,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绰绰有余。    房子外面有一个庭院,阿施没事就会在这里种种花草。    阿施走进院子,云染已经下班回来,正在做饭。    阿施开心的将手中的钱交给云染。    云染摸着阿施的头发,清隽儒雅的脸上泛着一抹浅浅的温柔道:“傻瓜,这些钱是你辛苦赚的,不需要给我,我帮你存起来,以后你要用了,就在卡里取,知道吗?”    阿施歪着脑袋,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云染的腰。    云染放下手中的锅铲,将火关掉,回头搂住阿施道:“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阿施的身体一直不算是很好,她闲着无聊,云染就给她开了一家衣服店,顺带帮人送批发的衣服上门,阿施很能干,生意也很不错,但是云染总是担心阿施的身体状况,所以请了自己以前的青梅竹马帮助阿施,现在两人的生意,做的也是有声有色的。    见云染这么担心自己,阿施抓住云染的手,摇摇头,她比划着自己的手,告诉云染,自己没事。    云染看着阿施,将阿施的左脸的发丝移开,看到阿施脸上那两道像是蜈蚣一样丑陋狰狞的伤疤,眼底满是疼惜。    阿施看到晕染的目光之后,有些惶恐的捂住自己的脸,似乎很害怕这个样子的自己,被云染看到,云染伸出手,轻轻的佛开了阿施的手,目光坚定温和道:“别怕,阿施不管什么样子,在我的心里,都是最漂亮的女人。”    阿施闻言,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微笑。    看着这个样子的阿施,云染紧张道:“阿施,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他一直很想要一个家,想要和阿施结婚,他想要确定,阿施肯不肯嫁给自己?    他虽然救了阿施,但是不想要因为这个样子,就强迫阿施和自己结婚。    阿施怔怔的看着云染,低下头,轻轻的点头。    女人算是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