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见佣人都没有办法制服席祁玥,只好亲自出手,按住了席祁玥的肩膀。    “哥,你给我冷静一下。”    “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滚……”席祁玥双目猩红,表情狰狞甚至是恐怖的看着顾念泠。    看着这个样子的席祁玥,顾念泠的眸子一阵阴暗:“你现在过去怎么找?那片悬崖下面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有多大,怎么找?”    “滚……”席祁玥挥拳,朝着顾念泠的脸上挥过去,看到席祁玥的拳头,顾念泠单手抓住了席祁玥的拳头。    他用力的攥紧席祁玥的拳头,声音沉冷甚至是可怕道:“哥,你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冷静下来,听到没有。”    “我不想要冷静……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听到没有,我要去找……”    “苏纤芮我会找,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照顾你的双腿,别忘了,你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你难道要所有的努力都白费吗?”    顾念泠对着席祁玥发出怒吼,原本还在不停挣扎的席祁玥,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纤芮一直很想要你站起来,你自己也说过,一定会站起来的,不要让我看不起你。”顾念泠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席祁玥,知道席祁玥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大哥,大嫂我会负责找回来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双腿治好,你还有攰攰要照顾。”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苍白的俊脸,有些无奈道。    “二弟……一定要……找到纤芮,一定要……”    席祁玥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顾念泠,男人那张桀骜的脸,慢慢的变得异常暗淡。    “我之前活的都太糟糕了,直到遇到苏纤芮,我才知道爱一个人,究竟要怎么做,我不可以失去苏纤芮的。”    “我知道。”    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的心情也不怎么好受。、    他蹲下身体,握住了席祁玥的手,重重的点头道:“我会找到苏纤芮的,苏纤芮会没事的。”    她和席祁玥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会有事情?一定会没事的。    “哇哇哇。”    “麻麻……攰攰要麻麻。”    两兄弟互相对视,谁都没有在说话的时候,管家抱着一直在哭的攰攰走了进来。    看到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席祁玥的眼眶不由得冒着一股湿气。    这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啊。    “将攰攰给我吧。”席祁玥颤抖的伸出手,对着管家,声音嘶哑道。    管家将攰攰交给席祁玥,席祁玥轻轻的拍着攰攰的后背,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脸蛋。    “攰攰乖,妈妈会没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攰攰睁着红红的大眼睛,似乎听不懂席祁玥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    “妈妈她,不会舍得我们两个人的,知道吗?”    席祁玥拍着攰攰的后背,自言自语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和攰攰,沉默的起身走出了席祁玥的房间。    “顾少。”    顾念泠走出房间,守在门口等候顾念泠的阿强和贝克立刻上前。    顾念泠目光森冷的朝着阿强问道:“还是没有找到?”    “是……是的。”阿强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立刻将视线移开。    顾念泠冷漠的笑了笑,眼神充斥着一股邪冷道:“继续找,就算是尸体,也要找到。”    “是。”    看着顾念泠冰冷倨傲的背影,阿强和贝克对视一眼,分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苏纤芮失踪的第三天,整个席家陷入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默。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就怕会惹怒席祁玥。    田雅和乔栗也知道苏纤芮失踪的事情,两人都非常不安,甚至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    而支撑大局的人,是顾念泠。    顾念泠这三天来,不眠不休的在苏纤芮坠落的那个地方一直找苏纤芮。    毕竟下面的悬崖是一大片的森林峭壁,要想要找到苏纤芮,还是很棘手的。    于是他们找了三天,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席祁玥的双腿已经进入了最重要的阶段,他只能隐忍着想要亲自去找苏纤芮的心情,先将双腿治好。    第三天的傍晚,顾念泠正在发脾气的时候,悬崖那边搜索队传来一个消息,说是找到了祁洛的尸体。    两个小时之后,顾念泠赶过去,看到了祁洛已经扭曲变形的尸体,他沉下脸,只是冷淡的扫了一眼祁洛,对着搜救队的人问道:“只有祁洛?他的周围,没有别的人吗?”    祁洛将苏纤芮拽下去,没有道理,只看到祁洛,没有看到苏纤芮?    顾念泠的问题,让搜救队的人说不出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找了三天,好不容易找到了祁洛,但是,在祁洛的周围附近,根本就没有发现还有第二个人,也就说,在掉下来的时候,苏纤芮和祁洛是掉在不同的地方。    祁洛已经死了,而且死状还这么凄惨,说不定,苏纤芮……会死的更惨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顾念泠亦是。    他让人继续找,不管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一定要将苏纤芮找回来。    要是苏纤芮出事,只怕席祁玥会受不了。    席祁玥知道祁洛的尸体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时候。    顾念泠担心席祁玥的身体状况,便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