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顾念泠才哑着嗓子道:“既然你决定要一起,我让人备车。,”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的背影,拳头不由得用力握紧。    他不是故意这个样子说的,只是……苏纤芮现在生死不明,他心情着急,脾气就差了一点……    ……    车内的气氛,异常的僵硬古怪。    席祁玥坐在顾念泠身边,顾念泠一句话都没有说,原本深刻俊美的五官,仿佛蒙上一层淡漠和冰冷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祁玥率先打破了这股僵硬的气氛。    “对不起,二弟。”席祁玥很少会主动这个样子承认错误,他的个性,和席慕深差不多,非常的桀骜不逊。    现在会这个样子主动道歉,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我没有怪你,大哥。”顾念泠闻言,脸上的寒冰消融了不少。    “纤芮现在在祁洛的手中,我很担心,脾气坏了一点,对不起。”席祁玥看着顾念泠,眼底满是歉意。    “我知道,我会将大嫂救回来的。”顾念泠看着席祁玥,重重的点头。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没有在说话了,两兄弟冰释前嫌,前面开车的贝克和阿强两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少见的微笑。    能够看到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重修旧好,他们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扬州三到了之后,顾念泠让席祁玥先在车上等着,因为不知道祁洛手中还有没有底牌,所以顾念泠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计算进去。    席祁玥这一次没有闹,只是待在车上,将剩下的事情交给顾念泠去做。    顾念泠做事情,席祁玥一般都是比较放心。    “砰砰砰。”当顾念泠带着自己的手下,靠近祁洛关押苏纤芮的地方的时候,一阵阵枪响在这个时候响起。    顾念泠他们敏捷的避开了那些子弹,纷纷找寻遮蔽物。    “顾少,果然好本事,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个地方来?”祁洛拿着手枪,一身白衣的他,不像是仙人反而更像是嗜血的恶魔。    顾念泠眯起眼睛,探出头,看着拿着狙击枪的祁洛冷嗤道:“祁洛,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你还想要躲到什么时候?”    “哦?是吗?谁说我无处可逃?无处可逃的人?不是应该是你们吗?”    祁洛拍拍手,身后就有两个黑衣保镖,带着嘴巴被封住的苏纤芮走了过来,在看到苏纤芮之后,顾念泠差一点控制不住的冲过去。    “呜呜呜。”苏纤芮知道,是席祁玥和顾念泠过来了,她不想要席祁玥和顾念泠为了自己受伤,只好拼命的摇头。    祁洛看着苏纤芮这幅样子,冷冷的盯着苏纤芮,伸出手,动作粗暴的抓住苏纤芮的头发。、    顾念泠见状,立刻从墙角走出来,眼神锐利道:“祁洛,你他妈的对付一个女人算是什么……”    “砰。”顾念泠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子弹,重重的射进了顾念泠的小腿,顾念泠整个人都跪在地上,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薄汗。    看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苏纤芮的眼眶满是泪水,她对着顾念泠摇头,示意顾念泠不要理会自己。    可是,顾念泠只是目光阴鸷的单手撑着地面,声音嘶哑道:“胡毅。”    “顾念泠,你毁掉了我的青龙帮,你真的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吗?”    胡毅拿着手枪,站在祁洛的身后,嘲笑顾念泠冷嘲。    “顾念泠,席祁玥怎么没有过来?怎么?他难道不想自己的老婆吗?”祁洛看着顾念泠狼狈的样子,眼神阴鸷古怪道。    “对付你们,有我一个人就够了。”顾念泠慢慢起身,身体一个翻转,手枪对准了祁洛的心口。    胡毅见状,立刻将祁洛护在怀里,将祁洛和苏纤芮两人都扑倒在地上。    “砰砰砰。”顾念泠连续发射子弹,都打在了胡毅的身上,胡毅额头青筋暴起,他的眼神,似眷恋一般,看着祁洛。    “胡毅。”祁洛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胡毅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或者应该说,祁洛一直都没有想到,胡毅为了自己,会做出这种举动来。    “洛,快走……”    胡毅紧紧的抓住祁洛的手,声音嘶哑道。    被两人挤压的苏纤芮,看着胡毅胸口的那些子弹空,杏眸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悲悯。    “顾念泠,你敢动胡毅,我杀了你。”祁洛的眼底弥漫着一层的血雾,他像是疯了一般,拿起手中的手枪,对准顾念泠,苏纤芮看着祁洛疯狂的举动,吓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颗子弹,将祁洛手中的手枪打飞了。    席祁玥出现在了祁洛的面前。    “祁洛,你已经无处可逃了,放了纤芮,我可以给你一具完整的尸体。”    席祁玥面色阴郁的看了看顾念泠流血的腿,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戾气。    “呵呵,我还没有输。”祁洛目露疯癫的对着席祁玥,抓起苏纤芮的身体,将手枪,对准了苏纤芮。    “席祁玥,你不是很厉害吗?不如我们试试看,究竟是你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嗯?”    “你敢动她一下,我要你陪葬。”    席祁玥的肌肉绷紧的厉害,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成拳,对着祁洛怒吼道。    “陪葬啊?祁少果然是祁少,可惜了。”    祁洛露出一抹疯癫,扯着苏纤芮,一直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