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祁玥的脸色骤然难看到了极点,放在扶手上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紧成拳。    “祁洛。”    唯一有可能将苏纤芮带走的人,只有一个人,就是目前还在被他们通缉的祁洛。    没有想到,祁洛隐藏的这么深,竟然伺机而动,将苏纤芮带走。    “大哥,你最近只需要好好治疗你的双腿就可以,纤芮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绿色的眸子异常阴暗道。    祁洛竟然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苏纤芮带走,这一笔账,顾念泠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算了的。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原本骇人的眼眸,涌动着丝丝的戾气。    苏纤芮在和席祁玥结婚几天就失踪了,整个席家陷入了人心惶惶的状态。    顾念泠的人和席祁玥的人合在一起,开始找苏纤芮,整个京城,陷入了戒备的状态。    ……    “醒了?”苏纤芮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正躺在一间昏暗漆黑的房间里。    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在听到祁洛毛骨悚然的声音之后,苏纤芮的后背,不由得颤了颤。    她强自镇定之后,抬头,看着蹲下身体,靠近自己的祁洛,冷淡道:“祁洛,你究竟想要怎样?”    祁洛害的她还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是不死心?祁洛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想要怎样?苏纤芮,你现在,是不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祁亚这个人了?”祁洛目露凶狠的看着苏纤芮,伸出手,用力的掐住苏纤芮的下巴,强迫苏纤芮看着自己。    被祁洛这么用力的捏住下巴,苏纤芮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住了。    她的拳头紧紧的握住,呼吸带着些许的紊乱。    “我和祁亚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最好放了我,要不然,你自己也跑不了。”    “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怕吗?我已经豁出去了,但是,我就算是死,也要你陪葬呢。”    祁洛目露阴森的看着苏纤芮,将手贴在苏纤芮的脸颊上。    “我大哥,这么喜欢你,或许他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会这么贱吧?真的是……贱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纤芮咬唇,面无表情的看着祁洛。    “你这种女人,究竟有什么好?他为了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或许,我真的应该将你掐死才好呢。”    祁洛自言自语的继续说着,听到祁洛的话,苏纤芮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抖。    祁洛疯癫的眼神,的却是非常吓人,这个样子的祁洛,莫名的让苏纤芮感觉心慌。    “我大哥都死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去死了,苏纤芮。”    祁洛低笑一声,放下手,离开了这里。    门再度被关上,房间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苏纤芮想到刚才祁洛疯疯癫癫的话,她的眉头顿时一冽。    现在的祁洛,给她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她必须要先离开这里,指不定祁洛又想要利用她伤害席祁玥或者顾念泠。    苏纤芮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没有窗户?也就是说,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只能够从那扇门离开?    但是,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    ……    “洛。”祁洛从关押苏纤芮的地方出来,刚想要去休息一下的时候,背后传来胡毅嘶哑的声音。    祁洛慢慢回头,在看到胡毅之后,瞳孔猛地撑大,他没有想到,胡毅会找到自己。    当初胡毅问祁洛要不要跟着自己一起离开的时候,祁洛的却是答应了胡毅,不过,那不过就是缓兵之计罢了。    祁洛之所以回国,就是为了帮祁亚报仇。    祁洛和祁亚原本是双胞胎兄弟,但是因为祁亚的父母负担不起两个孩子,所以偷偷的将祁洛扔到了孤儿院,当时那个年代,除了接生的人知道祁亚有一个弟弟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当时还有计划生育什么,祁亚在五岁的那年,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便自己去孤儿院里找,终于找到了祁洛。    他将父母买给自己的东西都给祁洛,瞒着父母和祁洛在一起,直到祁洛十岁那年,被一对外国夫妻看上了,带着祁洛出国了,两兄弟就没有在联系了,偶尔也只是用电邮联系。    这件事情,祁亚一直都隐瞒着,就连苏纤芮都不知道,其实,祁亚是想要在和苏纤芮结婚那天,告诉苏纤芮,自己有一个弟弟的,只是很可惜,后面……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祁洛原本震惊的表情,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绷紧一张脸,声音异常冷淡道。    胡毅目光灼灼的盯着祁洛,声音嘶哑道:“因为……我知道。”胡毅的话,让祁洛的身体倏然绷紧的厉害。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静的看着胡毅,胡毅走进祁洛,伸出手,将祁洛紧紧的抱住。    “你故意骗我说要和我走,却将我迷晕,让人带我离开,你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自己的仇恨,对不对?”    祁洛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胡毅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掐住祁洛的腰身,眼底隐隐透着一抹的猩红。    “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毅慢慢的松开祁洛,对着祁洛露出异常悲伤痛苦的微笑。    “其实,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这个狠心的男人,但是,我怎么舍得。”胡毅摸着祁洛的脸,喃喃自语道。    胡毅的话,让祁洛的心情越发的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