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似乎很佩服席祁玥这种毅力的样子,点头道:“既然祁少你这么坚定,我也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    有了医生的保证,苏纤芮这几天绷紧的神经才悄然的放下来。    她握住席祁玥的手,脸上弥漫着一层开心道:“祁,你一定可以站起来的,一定可以。”    “嗯,我会站起来,因为我要保护你们,所以,我必须要站起来。”席祁玥温柔的吻着苏纤芮的唇瓣,低声道。    苏纤芮和席祁玥重新举行了婚礼,这个婚礼,是在席祁玥的双腿有了成效之后,整个席家弥漫着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息,乔栗和田雅也非常开心,田雅嫁给了一个摄影师,过得很幸福,他也终于可以放下对顾夜爵的执念。    婚礼这一天,举办的非常隆重,这是席祁玥给苏纤芮的一个盛世婚礼,来的人很多。    席祁玥依旧坐在轮椅上,不同的是,男人脸上温柔的微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苏纤芮今天也很漂亮,一身限量版的婚纱,精致漂亮的脸上透着妩媚的气息,她将手放在席祁玥的手心,两人在神的面前,许下了彼此的承诺。    “苏纤芮,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生一世的妻子。”席祁玥将戒指慎重的戴在苏纤芮的手指上之后,对着苏纤芮,沉声道。    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也拿过一边的男款戒指,戴在席祁玥的手指上,她调皮道:“席祁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生一世的丈夫了。”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亲吻彼此,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一个个都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纷纷拍起手来。    苏纤芮的脸颊带着浅浅的嫣红,她看着拉着自己的席祁玥,在心中默默的许下诺言。    席祁玥……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会很幸福的,会像是夫人和老爷一样,很幸福。    新婚夜,席祁玥扶着苏纤芮的腰肢,发出难耐的呼吸声,苏纤芮主动摇摆着腰肢,吻着席祁玥的喉咙,低声道:“舒服吗?”    “嗯,很舒服。”席祁玥那双潋滟的凤眸,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好看。    闻言,苏纤芮的脸上带着一抹羞涩。    为了席祁玥,她连这么羞耻的事情都做了。    最主要的是,席祁玥觉得开心,苏纤芮就会觉得非常满意了。    “纤芮,我还想要更开心一下。”席祁玥将大手罩在苏纤芮的胸部,目光火辣辣的盯着苏纤芮,声音粗嘎道。    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她咬住舌尖,眼底带着一抹的波光道:“嗯……我知道。”    “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我想要……全身心的你,好不好。”席祁玥的手指,慢慢往下,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毛孔舒服的张开,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随后,不由得重重咬住自己的手掌。    “纤芮,纤芮……”    席祁玥将头埋进去,用舌尖服侍苏纤芮,苏纤芮兴奋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抱住席祁玥的脑袋,不断的娇吟着。    窗外的风,一阵一阵的,划过了一边的玻璃,带着些许浅浅而醉人的气息。    第二天,苏纤芮在席祁玥的怀里醒来,空气中,仿佛还带着昨晚的那些暧昧。    苏纤芮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尴尬的推着席祁玥的胸膛,就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席祁玥紧紧的掐住了腰身。    苏纤芮双颊羞恼不已的讷讷道:“席祁玥……我要起床了。”    “宝贝,我们今天什么都不用干。”    “攰攰……我攰攰……”    “攰攰有二弟照顾,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只需要享受。”    席祁玥目光带着邪魅的盯着女人火辣辣的脸,轻佻的摸着苏纤芮滚烫的粉颊道:“昨晚的那股大胆哪里去了?”    轰!    苏纤芮差一点咬到自己的舌尖,她扁了扁嘴巴,看了看席祁玥,讷讷道:“席祁玥,你流氓。”    “呵呵……老婆,你真是可爱。”席祁玥似乎很喜欢苏纤芮这种羞愤难当的表情,他用力的将苏纤芮压到自己的身下,将薄唇靠近苏纤芮的唇角的位置,放肆的啃咬着苏纤芮的唇角,对着苏纤芮吐气道。    “我家的老婆,真的是……可爱死了。”    “别……”苏纤芮的身体本来就比较敏感,哪里能够承受的住席祁玥的放肆?    “可是,我又想要你了,怎么办??”席祁玥盯着苏纤芮发烫的脸,眼睛直白道。    “席祁玥,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苏纤芮咬住舌尖,眼底带着羞恼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轻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颊,对着苏纤芮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我很正经,怎么?我和自己的老婆恩爱都不正经了?嗯?”席祁玥说着,将身体重重的压上苏纤芮。    苏纤芮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声。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脖子,讷讷道:“席祁玥,别这个样子,等下你还要去治疗室。”    席祁玥双腿已经是关键时候了,苏纤芮不想要影响席祁玥。    “苏纤芮,再给我开心一下吧。”席祁玥目光幽深的凝视着苏纤芮的脸庞,喃喃道。    苏纤芮的双颊滚烫,她睁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看着席祁玥的脸庞,不由自主的轻轻的点头道。    “好。”    如果,这是席祁玥想要的,她想要成全席祁玥。    ……    “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