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洛,我爱你。”胡毅捧着祁洛的脸,看着祁洛的脸,偏执的继续说道:“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上你了,我以前不喜欢男人的,可是,为了你,我愿意当下面那个,你知道我多爱你吗?”    “可是,我知道,你不爱我,就算是这个样子也没有关系,我爱你就可以,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放下所有的仇恨?”    胡毅其实也不是一无所有的,虽然青龙帮没有了,但是胡毅还有私人地产,那些地产,没有任何人知道,胡毅打算带着祁洛过与世无争的生活,想要祁洛忘记所有的仇恨。    “祁洛,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我在国外还有些势力,去了国外,我们两个就忘记这里的一切,好好生活,你说,好不好?”见祁洛不说话,胡毅不由得握住了祁洛的双手,眸子异常紧张的看着祁洛。    祁洛淡淡的看着胡毅,低头看着胡毅的手,沉默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盯着胡毅,浅淡道:“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怎么样?”    祁洛的话,让胡毅浑身一颤,他的脸色骤然变成了一片的惨白。    “如果我不跟着你一起离开,你是不是会强行带着我离开,又或者,扔下我,让我自生自灭?或者,将我交给席祁玥和顾念泠,谋求生机?”    “你就是这个样子看我的吗?”被祁洛这个样子说,胡毅的眼底带着隐隐的暗光。    他的笑容,异常的艰涩难当,表情也有些痛苦。    “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个样子不堪吗?”胡毅的话,让祁洛的心中也有些难受。    他其实也不想要这个样子去猜测胡毅的,可是,祁洛从很小开始就是一个人生活,他知道,一个人生活究竟是多么的艰苦,也知道,人性究竟是多么的丑陋。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不管是生,还是死。”    胡毅沉闷的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男人高大的背影,在这一刻,给祁洛一种悲伤莫名的感觉,他弓着背,整个人都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痛苦,祁洛的呼吸,不由得一颤。    他用力的掐住手心,沉声道:“我愿意。”    原本将一只脚已经踏出了房门的胡毅,听到身后男人的声音之后,双腿一僵。    “胡毅,我愿意放下所有的仇恨,和你离开。”    只是那一刻,祁洛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伤害这个男人,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愿意……伤害胡毅罢了。    看到胡毅露出那种落寞的神情,祁洛感觉自己整颗心都在颤抖,很难受,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而这一切的感觉,只因为胡毅,因为胡毅露出那种悲伤落寞的表情,刺激了祁洛的心脏。    “洛,真的吗?”胡毅慢慢回头,粗犷狂野的脸上甚至是带着不敢相信。    祁洛看了胡毅一眼,沉闷的点点头。    “嗯。”得到祁洛的点头之后,胡毅的眼底弥漫着一层湿意,这个纵横江湖的男人,这一刻,却像个迷路的孩子一般,他大步走进祁洛,一把抱住祁洛的身体,将头埋进祁洛的脖子里,呜咽道:“谢谢你,洛,我会对你好的,只对你一个人好,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男人沉沉而沙哑的声音,莫名的让祁洛心中酸涩起来。    “我不会在碰别人一下了,我就要你一个,以前,我碰那些女人,只是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后来,我就没有碰那些女人了,洛,我真的很爱你,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爱你。”    男人将脸贴在祁洛的脖子上,痴迷的低喃道。    胡毅的低喃,让祁洛难受,他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了胡毅的身体,唇瓣抿成一条线。    他看向了窗外,那双阴暗的眸子,在此刻,更是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胡毅,对不起……    ……    “还是没有找到?”席祁玥的脸色冰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阿强和贝克。    阿强和贝克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一句话都不敢说。    坐在沙发上的顾念泠,单手撑着下颔,绿色的眸子,隐隐闪动着一股冰凝之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的人,从祁洛和胡毅逃跑开始,就一直在找,竟然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还有,苏瑞呢?”    “抱歉,顾少,祁少,我们真的很认真在找,但是,胡毅原本就是有江湖地位,他要是躲起来,我们可能需要花一点时间。”    “不管如何,尽快找到这两个人,另外,祁亚墓地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祁洛既然这么紧张这个大哥,说不定会去见一下祁亚,如果祁洛要和胡毅离开这里的话,就非常有可能会去看祁亚。    “没有,墓地那边没有看到任何可疑人。”    “继续找,一定要找到这三个人,胡毅和祁洛,要是找到,可以杀了,至于苏瑞……带回来。”席祁玥的手指,敲击着扶手,面无表情道。    苏瑞怎么说也是苏纤芮的妹妹,席祁玥不想要做的太过分。    “是。”    贝克阿强离开之后,顾念泠起身,朝着席祁玥淡淡道:“大哥,美国那边有一个专家开发了一种新的神经细胞注射,我已经将人请到京城,相信你的双腿,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席祁玥的双腿,一直都是顾念泠的一块心病,不管如何,顾念泠一定会治好席祁玥的。    席祁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