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苦笑一声,目光有些虚无的看向窗外:“发生了一点事情,今天的报纸,你应该看到了吧?”    虽然席祁玥的动作很快,将那些报纸收购了,但是还有有人看到了。    安然尴尬的看了苏纤芮一眼,其实她今天看到报纸的时候,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完全不相信,苏纤芮会和顾念泠……    “我也看到了那份报纸,但是,我一点都不相信。”安然握住苏纤芮的手,眼底满是认真的看着苏纤芮。    听到安然这个样子说,苏纤芮心中一暖。    “祁少,相信吗?”安然见苏纤芮眉宇间隐隐带着淡淡的惆怅,忍不住问道。    苏纤芮的脸颊,绷紧的厉害,她抿紧唇瓣,一句话都没有说,见苏纤芮露出这种冷漠的表情,安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纤芮,你和祁少……”    “安然,抱歉,我有些累了,我想要先回房间去休息。”见安然还想要说什么,苏纤芮打断了阿然想要说的话,歉意的看着安然说道。    安然闻言,点点头,目光带着些许担心道:“好,你好好休息,暂时住在我家没有关系的。”    “谢谢。”苏纤芮抱着怀中的攰攰,回到了安然给自己收拾的客房。    她关上门之后,脸顿时垮了下来。    攰攰抓住苏纤芮的发丝,像是要引起苏纤芮的注意一般。    苏纤芮回过神,爱怜的亲吻着攰攰的脸蛋。    “妈咪没事的。”    她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她相信的。    席祁玥,我们说好的,所以,我也相信。    苏纤芮看向窗外,瞳孔一片的幽深和暗沉。    一个月后,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的大婚。    这一天,天气阴沉沉,所有人都在讨论苏纤芮和席祁玥今天究竟会怎么结婚。    毕竟苏纤芮和顾念泠两人的事情,已经见报了,很多人,都是想要过来凑凑热闹罢了。    苏纤芮没有过来,代替苏纤芮的人是苏瑞。    苏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愿以偿,成为席祁玥的妻子?    那天,当席祁玥和苏瑞说的时候,苏瑞就觉得自己在做梦。    直到站在红地毯面前,看着朝着自己过来的席祁玥,苏瑞都觉得这是一场梦,非常不真实。    当席祁玥和苏瑞就要交换戒指的时候,一群人闯了进来,扔下烟雾弹之后,便将苏瑞和席祁玥一起带走了。    整个会场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顾念泠派人追出去,大家才知道,席祁玥和苏瑞两个人,被带走了。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和席祁玥一起走红地毯的女人,不是苏纤芮,因为席祁玥让苏瑞换上的婚纱头纱,将苏瑞的面容遮住了,所以,没有人知道。    新娘子和新郎一起消失的消息,在整个京城,还是非常轰动的。    苏纤芮当时还在安然的家里睡觉,也不知道今天是自己和席祁玥两人结婚的日子,直到安然用力拍着苏纤芮的房间门,拉着苏纤芮去看新闻,苏纤芮整个脑子都发晕。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也不知道,现在整个京城的报纸,基本都在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安然一脸紧张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的眼眸,微微暗沉下来,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淡淡道:“我去一趟席家。”    她也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纤芮带着攰攰回到席家的时候,顾念泠正在席家等着苏纤芮,顾念泠知道,席祁玥和苏瑞失踪的新闻曝光之后,苏纤芮肯定会回来的。    “顾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苏纤芮走进顾念泠,单刀直入的问道。    “你应该猜出了一点。”顾念泠的表情异常严肃的看着苏纤芮,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苏纤芮哽咽道。    “为了铲除祁洛,为了让他们掉以轻心,所以我们步了一个局。”    顾念泠目光灼灼的盯着苏纤芮,缓缓道。    苏纤芮吸了吸鼻子,用力的抱住怀中的攰攰,看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请你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可以吗?”    她和席祁玥,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反目成仇。    那天,席祁玥对苏纤芮说出那些狠话的时候,苏纤芮看到了席祁玥的眼神,她突然知道要怎么做了。    她只是知道,席祁玥有苦衷,所以不想要席祁玥为难。    只是……没有想到,席祁玥竟然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如果不这个样子做,安尔怎么可能出现?他们大概是以为,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吧。”    “那么……苏瑞呢?”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眼底带着淡淡的悲伤。    苏瑞的嫉妒之心,在监狱的时候,就没有完全的遏制,没有想到,苏瑞对她还是存在这种心思,人的嫉妒之心,真的很可怕。    “苏瑞是自找的,纤芮,我们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    “席祁玥会有危险吗?”    苏纤芮不安的看着席祁玥。    “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次,我会瓦解胡毅的地盘,然后毁掉祁洛。”    看着顾念泠眼底的冷然,苏纤芮知道,顾念泠可以做到的。    苏纤芮一直抱着攰攰在这里等,等着席祁玥平安回来,直到晚上九点钟,顾念泠带着席祁玥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