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对不对。”苏纤芮的拳头,紧握成拳,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    “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大哥那边,我也会解释的,你不需要担心。”    “你知道吗?就在刚才,祁将一桶的冰水泼到我的身上,还指着我,让我滚。”    “他还说,我是一个贱人。”    苏纤芮捂住脸,表情痛苦悲伤道。    顾念泠看着苏纤芮痛苦的样子,伸出手,轻轻的拍着苏纤芮的肩膀道:“大哥现在的心思非常敏感,正式因为这个样子,看到我们两人这么暧昧的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大哥以为我们两个人背叛了他,所以他才会这个样子,其实,大哥他心里很痛苦。”    “顾少,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苏纤芮仰头,看着顾念泠,苦涩道。    “你放心,我认识的席祁玥,不是会被人玩弄鼓掌的人。”    顾念泠那双骇人的绿眸,在暗淡诡谲的光线下,闪过一股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苏纤芮没有看清楚,那道光芒究竟代表什么,便已经不见了。    “你先回去照顾攰攰,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好。”苏纤芮看着顾念泠那双眼睛,原本还惶恐不安的心,不由得渐渐的放松下来。    她相信,有顾念泠在的话,一定会处理的很好。    想到席祁玥对她那种厌恶的口吻,苏纤芮的心脏,到现在隐隐作痛。    顾念泠让人送苏纤芮回席家,可是,苏纤芮却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让司机调转车头,她去了祁洛家。    祁洛似乎早就知道苏纤芮会过来找自己一般。    他的嘴角,被顾念泠打破了,脸上还有淤青,却没有损坏男人那张俊脸。    看到苏纤芮过来,祁洛淡淡道:“我预料到顾念泠会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了,在这场复仇中,最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就是顾念泠,这个男人,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因为顾念泠够理智,也够聪明,和席祁玥的冲动不一样,顾念泠沉稳甚至是理智,相较之下,比较不容易对付,而很多时候,都是顾念泠率先发现不对劲。    “为什么?”苏纤芮站在门口,脊背挺直,声音嘶哑的对着祁洛问道。    “为什么?你觉得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祁洛起身,走进苏纤芮,原本冰冷的眸子,闪烁着一股的凶狠。    “知道安尔是受了谁的指使和引诱吗?”此刻的祁洛,已经不是苏纤芮熟悉的那个祁洛了,眼前的男人,脸上的那抹阴暗和鬼魅,令人发憷,这个样子的祁洛,让苏纤芮心寒。    苏纤芮重重的握紧拳头,心口处,隐隐带着沉闷和痛苦。    “我一直,将你当成了我的家人,我以为……我们是好朋友。”苏纤芮无力的看着祁洛,喃喃自语道。    “朋友?我和你之间,永远不会是朋友,我们只能够是敌人。”    祁洛伸出手,用力的掐住苏纤芮的下颚,眼神猩红道。    “你现在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吗?”苏纤芮看着祁洛,讥讽道。    “不,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祁洛玩味的看着苏纤芮,邪佞道。    苏纤芮缓慢的吐出一口气,淡淡道;“你将我害成这个样子,还不够惨吗?”    “我想要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受伤,还有……席祁玥。”祁洛靠近苏纤芮的耳边,对着苏纤芮缓缓的吐出几个字之后,苏纤芮抬起手,甩到祁洛的脸上。    苏纤芮的这一巴掌,打的很用力,祁洛的脸,一下子就偏了。    祁洛的眼眸,透着些许的猩红,原本冰冷的眼眸,更是透着一股阴暗和诡谲。    “苏纤芮,你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苏纤芮倨傲的抬起头,抬起脚,对着祁洛的小腿上重重的踹过去。    “你这个人渣,我将你当成朋友,你竟然这个样子对我,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当初你答应祁亚的事情,做到了吗?你和席祁玥甜甜蜜蜜,却将祁亚忘得一干二净,要说人渣,我怎么可能比得上你?”    祁亚两个字,让苏纤芮浑身一颤,她的瞳孔猛地撑大,看着靠近自己的祁洛。    祁洛靠近苏纤芮,眼眸阴凉道:“苏纤芮,想起来了吗?想起祁亚了吗?”    “你……你和祁亚,究竟是什么关系?”    顾念泠说李洛不是李洛,而是祁洛。    祁?    难不成,祁洛是祁亚的弟弟?    “呵呵……祁亚的死,你和席祁玥都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次,只是一道开胃菜,后面才是最精彩的。”    “你说席祁玥是会选择相信你,还是将你赶出去呢?”    祁洛阴森森的看着苏纤芮变得惨白的脸,笑得异常诡谲。    苏纤芮的后背绷紧的厉害。    她愤怒的看着祁洛,声音微微颤抖道:“祁洛,你会有报应的,祁亚的死,我也很难过,你这个样子做,一点意义都没有。”    “意义?我记得你曾经想要和我大哥在一起,你说自己很爱我大哥,可是,为什么你跟着席祁玥之后,就忘记了这个承诺?苏纤芮,你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罢了,你爱上了席祁玥,所以你忘记了祁亚,忘记了祁亚当初是多么爱你?我真应该让大哥好好看看你这幅贱人的样子。”    祁洛阴冷的盯着苏纤芮,仿佛盘踞在黑暗下的毒蛇一般。    被祁洛用这种凶狠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