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洛的眼底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他的手指,拂过苏纤芮火热的脸颊,低笑道:“很热吗?别着急,我马上就会帮你了。”    祁洛说完,俯下身体,吻着苏纤芮的嘴唇,就是因为祁洛的动作,苏纤芮的身体原本就滚烫滚烫,在触碰到祁洛之后,苏纤芮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女人扭动着腰肢,似乎想要渴求更多的样子。    空气渐渐的变得格外的潮湿,床上的两具身影,正在忘我的纠缠着,就在祁洛分开苏纤芮的双腿的时候,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用力的一脚踢开。    祁洛的眸子危险的眯起,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顾念泠像是一道闪电一般,朝着祁洛飞奔而去,一拳重重的砸到了祁洛的鼻梁上。    “唔。”    祁洛整个人都被顾念泠弄到地上,祁洛捂住鼻子,脸色难看至极。    “顾少,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祁洛捂住鼻子,眼神凶狠道。    “过分?我想要杀了你,现在都易如反掌。”顾念泠俊美的脸上不带着丝毫的感情,他抬起脚,一脚踹到祁洛的胸口,眼神冰冷暗讽道。    顾念泠将目光放在床上的苏纤芮身上,祖母绿的眼眸,闪烁着丝丝的猩红。    他抓起祁洛的脑袋,一拳用力的砸到了祁洛的脸上,祁洛那张俊逸的脸,瞬间变成了猪头。    顾念泠动作凶狠的将祁洛一脚踢开之后,大步的朝着苏纤芮走去,用床单将苏纤芮包裹好,看着脸色明显不正常的苏纤芮,顾念泠走过祁洛,再度抬起脚,踩在祁洛的胸口上。    顾念泠的身手原本就很好,相较之下,祁洛自然不是顾念泠的对手。    祁洛那张脸,扭曲狰狞的仿佛变形一般。    顾念泠阴冷的盯着祁洛变形的脸,瞳孔蒙上阴翳道:“祁洛,你想要打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祁洛?说的不是李洛?也就是说,顾念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    祁洛的身体不由得剧烈的颤抖,他握紧拳头,俊逸的眸子也变得恐怖至极。    “顾少果然是顾少,真是……不简单。”祁洛将唇边的鲜血擦拭掉之后,对着顾念泠嗤笑道。    “不要妄想挑战我的耐性。”顾念泠蔑笑一声,抱着苏纤芮,离开了祁洛的卧室。    祁洛冷嘲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顾念泠离开,男人眼底的阴狠,越来越浓郁。    顾念泠,你以为这个样子就算了吗?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怎么样?疼吗??”胡毅一直躲在衣橱里没有出来,看到祁洛和苏纤芮纠缠,胡毅好几次都想要冲动的出来阻止,但是胡毅就是这么喜欢祁洛,不敢挑战祁洛,担心自己的鲁莽,会让祁洛厌恶。    他从衣橱里出来,看到祁洛脸上的红肿,一张脸也变得很难看。    “没事,只是皮外伤。”祁洛无所谓的将脸上的血渍给擦掉,哼出一口冷气。    “现在要怎么做?”胡毅看着祁洛无所谓的样子,眸子不由得微微暗沉道。    “你让人,将那些片子弄成顾念泠的样子。”    祁洛的眸子闪烁着些许的诡异,他指着不远处的针孔摄像头,对着胡毅道。    要将主角换一个人,这种事情,对于胡毅的人来说,似乎一点都不难。    “你想要他们兄弟反目成仇?”    胡毅和祁洛相处了很久,祁洛想要做什么,只需要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个动作,胡毅基本上已经知道祁洛想要做什么了。    祁洛懒洋洋的低笑了一声,原本冷酷的眸子,更是蒙上一层冷静而阴凉:“我就是要让他们两兄弟反目成仇。”    席祁玥自从双腿不能行走之后,个性变得非常脆弱敏感,要是让席祁玥知道,自己最亲爱的弟弟,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搞在一起,应该会很精彩吧?    ……    “苏纤芮呢?”晚上,席祁玥抱着攰攰,朝着苏瑞问道。    席祁玥中午回来,就问苏瑞苏纤芮去哪里了,但是苏瑞支支吾吾说苏纤芮有事情出门了。    谁知道,晚上苏纤芮也不在,席祁玥的情绪受到很大的影响,就连脾气都有些不好了。    苏瑞原本就有些怕席祁玥的,现在席祁玥用这种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苏瑞的脊背莫名的变得僵硬。    她结结巴巴的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姐姐……”    “苏纤芮现在在哪里?”    席祁玥眯起眼睛,冰冷的凤眸,隐隐闪烁着骇人的寒气。    被席祁玥用这种冰冷的目光看着,苏瑞更是害怕。    她紧张的握紧拳头,想到那个神秘人对自己说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可以让苏纤芮和席祁玥反目成仇?    苏瑞刚想要说的时候,手机传来了一条信息,是那个神秘人的信息。    “顾家,顾念泠,苏纤芮。”    信息只有这么几个字,苏瑞看到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席祁玥见苏瑞支支吾吾的不说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被席祁玥抱在怀里的攰攰,明显察觉到了席祁玥可怕的情绪变化,他抓住席祁玥的手指,眨巴着那双水润的大眼睛,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看到攰攰那双漂亮水润的眼睛,心中的躁动,莫名的沉凝了下来。    “顾少……姐姐去顾少那里了。”    苏瑞见席祁玥的脸色越发难看,结结巴巴的立刻说道。    顾念泠?苏纤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