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瑞见祁洛这么好,忍不住热络了几分。    祁洛只是笑了笑,便上楼去了。    ……    苏瑞一直不敢回到席家,就怕席祁玥还在讨厌自己,她想了想,打算在祁洛这里多呆几天,等席祁玥气消了之后,在回去。    苏纤芮知道苏瑞被祁洛捡回去照顾,立刻和祁洛道谢,甚至亲自过来祁洛的住处。    苏纤芮过去的时候,苏瑞正在帮祁洛整理院子里的花草,见苏纤芮过来,乔瑞立刻放下手中的喷壶,对着苏纤芮腼腆道:“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在这里住的好不好。”    苏纤芮见苏瑞的精神这么好,就知道祁洛很照顾苏瑞。    苏瑞尴尬的看着苏纤芮小声道:“李大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一直都很照顾我。”    “什么时候回去。”苏纤芮好笑的看着苏瑞问道。    攰攰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苏纤芮想要知道,苏瑞什么时候回来住。    虽然攰攰受伤,席祁玥的却是对苏瑞的行为非常生气,但是仅仅只是一下子,很快席祁玥就已经气消了。    苏瑞扁了扁嘴巴,对着苏纤芮小声道:“祁少那天很凶,我有些怕他。”    “傻孩子,祁只是担心攰攰,看到攰攰受伤,语气才会那么严肃,他今天还问起你什么时候回来。”    “真的吗?”苏瑞闻言,眼睛倏然一亮。    “是啊,你要是觉得想要回来了,就回来住吧,毕竟一直在这里打扰李洛,也不好。”    “纤芮,没事的,苏瑞很乖。”祁洛从客厅出来,对着苏纤芮说道。    “姐,我跟你回去吧,我也想要和攰攰道歉。”    苏瑞看着苏纤芮说道。    “好。”    “李洛,这几天,真的谢谢你照顾我妹妹了。”    “说哪里的话?你妹妹很听话的。”祁洛看着苏纤芮,轻笑道。    苏纤芮握住苏瑞的手,和苏瑞朝着祁洛再度道谢之后,便和苏瑞一同离开了。    祁洛看着苏纤芮和苏瑞离开,眸子微微暗沉下来。    对于苏瑞的回来,席祁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情和态度上都有些冷淡。    苏瑞有些尴尬,却又不敢说什么,就怕会让苏纤芮为难。    祁洛生日这一天,祁洛特意给苏纤芮打了一个电话,让苏纤芮早点过来。    苏纤芮没有和席祁玥说,只是将攰攰交给苏瑞,让苏瑞好好照顾攰攰。    “姐,你要去陪李大哥过生日吗?”    “苏瑞……你怎么会?”苏瑞的话,让苏纤芮惊讶道。    “李大哥之前告诉我的,他说他生日的时候邀请了姐姐你。”    “这件事情,你可不要和祁说,他会乱想。”苏纤芮看着苏瑞,小声道。    “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告诉祁少的,姐,你要带什么礼物过去。”    “等下我在想,帮我照顾一下攰攰。”    “好。”    目送着苏纤芮离开,苏瑞便抱着攰攰去花园玩。    玩到一半的时候,苏瑞便收到一条陌生的消息。    苏瑞看着那条信息,眉心不由得一皱。    “苏瑞,你想要成为席家的少奶奶吗?”    苏瑞快速的按下按键,回复那个人道:“你是谁?”    “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回答我,你想要当席家的少奶奶吗?想要将苏纤芮踩在脚下吗?”    “神经病。”    苏瑞发出三个字,便愤恨的将电话挂断了。    而那个人,便没有再度给苏瑞发信心了,苏瑞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个样子过去了,谁知道,十分钟之后,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苏瑞耐着性子,接了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个像是用变声器伪装出来的声音。    “苏瑞,很高兴你接了我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光是这个样子听着,都让苏瑞不寒而栗。    “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苏瑞深呼吸一口气,咬牙的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哼出一口气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真的甘心,就这个样子过一辈子。”    安尔靠在斑驳的墙壁上,手中拿着一根烟,慢慢的吐出烟雾,对着苏瑞笑吟吟道。    苏瑞警惕的朝着电话那边的安尔冷冷道:“我告诉你,我现在和姐姐生活的很好,我也没有嫉妒姐姐,我不会做出让姐姐伤心难过的事情,你想要利用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吗?苏瑞,你明明很羡慕你姐姐现在的一切,不是吗?你想一下,你姐姐有你漂亮吗?你姐姐有你年轻吗?她马上就要成为席家的少奶奶了,多么荣耀的事情,席家可是整个京城最大的家族,京城的首富,而你是什么?你只是坐牢了一年多的女人,走出来,就算是有人看上你,知道你以前的事情也不会要你,你真的甘心自己的命运这么凄惨,而你姐姐却这么幸福?”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会嫉妒,你要是不嫉妒的话,以前你对你姐姐做的那些事情怎么来的?”    “住口,我不会在做出伤害我姐姐的事情了,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都警告你,不要想要怂恿我做出伤害我姐姐的事情,我不会在让姐姐伤心了。”    “真是让人感动的姐妹情谊了,可惜了,你姐姐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你以前做过的事情吗?”    “你什么意思?”苏瑞闻言,心脏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