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瑞伸出手,掐着攰攰水嫩的脸蛋,眼睛冒着红心。    “攰攰真可爱,来,我们拍照片。”    攰攰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瑞。    苏瑞瞅着攰攰可爱的样子,伸出手指,摸着攰攰白嫩的脸蛋,拍了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之后,苏瑞正在整理照片,攰攰一个人就在苏瑞的身边爬来爬去,苏瑞也没有注意。    攰攰看到桌上一个杯子,以为里面是自己最喜欢喝的牛奶,他开心的伸出手,将杯子扒拉下来,结果杯子摔碎了,玻璃渣子刺进了攰攰的身上,攰攰立刻大哭起来。    “哇哇哇……”    “攰攰。”苏瑞听到攰攰的大哭声,立刻放下手机,在看到攰攰的身上有很多玻璃渣子之后,有些被吓到了。    “苏瑞,攰攰怎么了?”苏纤芮原本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听到攰攰的大哭声之后,苏纤芮慌张的走出来,在看到攰攰身上那些伤痕之后,苏纤芮的呼吸,不由得一颤。    “对不起,姐,刚才我没有注意到……“    “管家,马上去请医生过来。”    苏纤芮抱起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看着那些玻璃碎片,心疼的要碎了。    苏瑞看着苏纤芮和攰攰,脸色隐隐有些难看。    十分钟之后,司徒霖亲自过来。    他给攰攰将玻璃渣子取出来的时候,攰攰捏着拳头,一直在哭。    小孩子的皮肤原本就很嫩,身体里镶嵌了这些玻璃渣子,在被取出来的时候,会哭的这么凄惨,也是情有可原的。    “攰攰乖,妈妈在这里,不哭了。”    看着攰攰这么难受的样子,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红了一圈。    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哑着嗓子,轻声道。    攰攰一直在哭,不管苏纤芮怎么安慰都没用。    攰攰哭,苏纤芮也忍不住跟着攰攰一起哭。    看到这个情况,司徒霖只好速战速决。    帮攰攰处理好伤口之后,攰攰因为疲惫睡过去了,苏纤芮摸着攰攰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心疼的不行。    “攰攰如何了?”席祁玥回来的时候,听到攰攰受伤,一张脸难看至极。    攰攰从小开始就是席祁玥一直在照顾,从来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席祁玥将攰攰当成宝贝一样,现在攰攰发生这种事情,席祁玥怎么会不生气。    “已经睡着了,玻璃渣子都被取出来了。”    苏纤芮的眼眶泛红,她蹭了蹭眼睛,对着席祁玥疲倦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那些玻璃渣子,怎么会刺进攰攰的身体?”    “祁少……都是我不好。”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瑞,见席祁玥的脸色这么难看,忍不住小声道。    席祁玥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苏瑞:“是你将攰攰弄伤的?”    承受着男人异常骇人的目光,苏瑞的身体,不由得绷紧的厉害。    她看了席祁玥一眼,结结巴巴道:“我……因为太关注攰攰的照片,正在编辑发送朋友圈,没有注意攰攰将杯子打破了,才会让攰攰受伤,非常抱歉。”    “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你知道攰攰是我最疼爱的孩子,他才这么小,既然纤芮将攰攰交给你照顾,为什么不好好看着攰攰?”    席祁玥的声音冷的异常可怕,每一句话,就像是要将苏瑞的心脏撕裂一般。    苏瑞的脸色带着些许的难堪。    她重重的捏住拳头,脸色白的仿佛透明。    “以后要是没什么事情,不需要你照顾攰攰。”席祁玥冷眼看着苏瑞,声音沉了几分。    以前苏瑞对苏纤芮做过的那些事情,席祁玥可是一点都没有忘记。    苏瑞的呼吸不由得一颤,她的表情,变得格外难看。    苏纤芮见席祁玥对苏瑞说出这么严厉的话,心中难免有些无奈。    在看到攰攰受伤的时候,苏纤芮的却有那么一瞬间生气,气苏瑞没有好好看着攰攰。    “席祁玥,算了,苏瑞也不是……”    “对不起。”苏瑞鞠躬,哽咽的打断了苏纤芮的话之后,便捂住嘴巴,跑了出去。    “苏瑞。”看到苏瑞委屈的跑走,苏纤芮有些担忧的就要去追苏瑞,却被席祁玥抓住了手腕。    “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要不然,下一次说不定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的脑仁有些刺痛。    她蹲下身体,看着席祁玥道:“席祁玥,你刚才会不会对苏瑞太严厉了一点。,”    虽然这一次的却是苏瑞没有好好看着攰攰才会出事的,但是席祁玥刚才那么严厉对苏瑞说话,苏瑞的心情肯定很不好。    “哼,要是她不是你的妹妹,单单是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就不会让她住在这里。”    “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答应过父母,会好好照顾她的。”    苏纤芮知道席祁玥是在记恨苏瑞以前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苏纤芮何尝不是?有时候,苏纤芮也会想到之前的一切,想到自己牺牲一切都想要保护的妹妹,对自己做出那些过分的行为,苏纤芮也会觉得手脚冰冷。    “你现在有我,有我们的孩子。”    席祁玥抬起苏纤芮的下巴,目光灼热的凝视着苏纤芮的眼眸道。    苏纤芮的眼底带着湿气,她靠近席祁玥的嘴巴,亲吻着席祁玥的唇角道?:“对,我现在有你们,所以我很开心,是真的很开心。”    “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