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之后,苏纤芮将攰攰抱过来,苏瑞看着精致漂亮的攰攰,忍不住说道:“姐,他好可爱。”    “是啊,攰攰真得很可爱。”苏纤芮看着攰攰稚气的拿着自己的手指放在自己嘴巴里吮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姐,你现在觉得幸福吗?”苏瑞看着苏纤芮,轻声道。    “很幸福。”苏纤芮亲了亲攰攰的脸蛋,朝着苏瑞道。    “嗯,我也会努力的,我以后会好好工作,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苏瑞,你长大了。”苏瑞的话,让苏纤芮不由得心中一暖。    苏瑞真的长大了,真好。    苏瑞舔了舔嘴巴,笑容异常腼腆道:“我也是时候要长大了,不是吗?以前我做的那些混账事情,希望姐你不要在意,以后,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妹妹。”    “好。”    晚上,为了恭喜苏瑞重获自由,席祁玥让厨师做了很多菜,丰富的餐桌上,一片的热闹,苏瑞看着那些丰富的饭菜,眼眶不由得泛红。    她起身,对着所有人鞠躬道:“谢谢大家,谢谢。”    听到苏瑞这个样子说,苏纤芮的眼底带着欣慰,她握住了席祁玥的手,对着苏瑞道:“好了,我们开动吧。”    “嗯。”    苏瑞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顾念泠一直话都不是很多的,他吃完之后,就先离开了。    席祁玥有公事要忙,便让苏瑞和苏纤芮带着攰攰在卧室玩。    两姐妹一直聊天聊到第二天早上,苏纤芮才离开。    第二天,苏瑞便开始找工作,苏纤芮没有在担任导演的工作了,主要是席祁玥觉得那份工作有危险,而且现在席祁玥的双腿不方便,苏纤芮便主动进入席氏集团帮助席祁玥处理公务。    中午的时候,苏纤芮陪着席祁玥参加了一个会议,陪着席祁玥回去的时候,在集团外面,撞到了祁洛。    祁洛很多天都没有过来找苏纤芮了,估计是因为有席祁玥的阻挡,让祁洛想要靠近苏纤芮,都没有办法。    看到祁洛,苏纤芮的眼底带着些许的欢喜:“李洛,你很久没有过来找我了。”    “有空吗?中午。”祁洛笑容温和的朝着苏纤芮问道。    “有。”    “没有。”苏纤芮刚回答,席祁玥已经冷冷的打断了苏纤芮的话。    苏纤芮面上带着淡淡的尴尬,她蹲下身体,看着席祁玥冷冰冰的俊脸道?:“席祁玥,李洛是我的朋友。”    “我说过,这个男人对你不怀好意。”席祁玥可是一点都不相信祁洛对苏纤芮没有一点的目的,这个男人的背景这么难搞,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顾念泠已经查出一点眉头了,安尔指不定是受了这个男人的影响,这种危险的人物,席祁玥怎么都不会让他靠近苏纤芮的。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冷漠骇人的样子,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头疼不已的看了看席祁玥,回头看向了祁洛。    “看来祁少对我有很大误解。”祁洛摊手,表情异常无辜绅士道。    “李洛,我警告你,不要靠近苏纤芮,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席祁玥冷冷的丢下这句话,抓住苏纤芮的手,苏纤芮看着席祁玥冷漠阴森的俊脸,也不敢违背席祁玥的意思,她示意祁洛等自己一下,便推着席祁玥回公司。    祁洛懒洋洋的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的背影,眼底隐隐泛着一股森冷的寒气。    ……    “苏纤芮,你给我听清楚,我不喜欢李洛这个男人,以后你离他远一点。”席祁玥回到办公室之后,冷冷的对着苏纤芮命令道。    看着席祁玥绷紧的俊脸,苏纤芮好笑的伸出手,扯着席祁玥的耳朵,笑吟吟道:“好啦,我知道了。”    “不许见他。”席祁玥看着苏纤芮漂亮的脸,再度强调道。    苏纤芮见席祁玥这么紧张的样子,只好头疼道:“知道啦,我一定不会见他,这个样子可以了吗?”    “我饿了。”席祁玥见苏纤芮没有欺骗自己,松开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懒洋洋道。    苏纤芮看着一副大老样子的席祁玥,整张脸都黑了。    “我是你老婆,不是你佣人。”    “亲爱的席太太,你老公饿了。”席祁玥邪肆的盯着苏纤芮的胸口看,直白的目光让苏纤芮浑身一热。    她尴尬的捂住胸口的位置,羞恼不已道:“席祁玥,你眼睛往哪里看了?”    “宝贝,我突然很享受那种姿势。”见苏纤芮满脸潮红的样子,席祁玥意味深长道。    苏纤芮的眼角重重抽了抽。    因为席祁玥现在双腿很不方便,所以为了不让席祁玥自尊受到影响,苏纤芮就想了一个比较尴尬的方法帮助席祁玥,谁知道,席祁玥还来劲了。    “席祁玥,你流氓。”苏纤芮双颊火辣辣,羞恼不已的对着席祁玥嘟囔道。    席祁玥恣肆的看着苏纤芮,玩味道:“我就喜欢对你流氓,咋办?”    “我……去给你买吃的。”被男人这么邪肆的看着,苏纤芮感觉自己的双腿都软绵绵的。    她干巴巴的说了一声,慌张的离开了席祁玥的办公室。    看着苏纤芮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席祁玥的唇角不由得弯起。    男人原本给人冷峻冰冷的脸,此刻更是柔和而好看。    如果可以这个样子一辈子和苏纤芮在一起,就算是腿残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