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瞬间沉默了下来,就像是顾念泠说的那个样子,她不了解李洛,在苏纤芮看来,李洛就是一个和祁亚长得很像很像的男人,李洛会照顾她,非常体贴,而且李洛的作风很像是祁亚。    这也就是为什么苏纤芮对待李洛,总是不自觉的会放松的原因。    “纤芮,我怀疑,李洛和安尔联手对付你和大哥。”    “你说……安尔和李洛联手?”    苏纤芮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念泠。    “李洛的身份,到现在我都没有查出任何的端倪,你还记不记得祁亚有没有说过,自己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顾念泠始终都觉得,祁洛应该和祁亚有什么关系的,奈何,祁洛这个人做事情真的是非常谨慎,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线索,顾念泠调查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调查到。    “祁亚说过,他们家没有什么亲戚的,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知道你对李洛可能有些误解,我不相信李洛在我身边是有什么目的。”苏纤芮拒绝相信,自己一直像是对待家人一样的男人在自己的身边是有什么目的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苏纤芮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总之以后你离李洛远一点,这个人,很危险。”    顾念泠现在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祁洛是有目的的,只能够这个样子嘱咐苏纤芮。    “好,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吧。”苏纤芮看着顾念泠,轻轻的点头道。    见苏纤芮点头,顾念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攰攰好像是累了,我先带攰攰回席家吧,管家做了营养餐,攰攰这个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好。”苏纤芮爱怜的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目送着顾念泠离开之后,苏纤芮躺在床上,想着顾念泠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睡着。    李洛,你在我的身边,真的像是顾念泠说道那个样子,是有什么目的的吗?    苏纤芮的眼眸,异常深沉的看向了窗外,眸子涌动着一股悲伤和痛苦。    ……    “大哥,会好的。”一个星期之后,席祁玥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轻声道。    席祁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门口的位置,不知道在看什么,有医生过来给席祁玥检查身体,席祁玥依旧是一动不动,只是沉默的躺在床上。    不管顾念泠对席祁玥说什么,席祁玥的表情,始终都是那副样子。    顾念泠察觉到席祁玥的表情不对劲之后,便让人将司徒霖请了过来。    席祁玥的主治医生不是司徒霖,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司徒霖做,顾念泠才放心。    “祁少,你怎么了?我是司徒霖。”司徒霖见席祁玥从醒来开始,一直都睁着一双空洞的凤眸,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不说话,就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个样子的席祁玥,不要说顾念泠觉得奇怪了,就连司徒霖也觉得非常奇怪。    他蹙眉,伸出手,在席祁玥的面前晃了晃。    席祁玥面无表情的看着司徒霖,席祁玥这个样子,让顾念泠的脸色不由得一冷:“司徒霖,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大哥会这个样子?”    席祁玥的话,让司徒霖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祁少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是顾念泠,你还记得我吗?”    见席祁玥一句话都不说,顾念泠忍不住开口道。    “你们……是谁?”    司徒霖战战兢兢的等了许久,以为席祁玥变成了哑巴,正打算召集整个医院的专家研究一下,沉默许久的席祁玥终于开始说话了。    可是,席祁玥说出的第一句话,却让司徒霖的腿肚子都在抽筋了。    他哭丧着一张脸,怔怔道:“祁少,不要玩了,这种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席祁玥究竟在玩什么?为什么突然会玩失忆的游戏。    “滚出去。”席祁玥抿着淡色的薄唇,皱眉的对着司徒霖冷冷命令道。    司徒霖看着席祁玥,表情意外的惊悚:“祁少……你不要玩了,好不好?”    可别席祁玥真的失忆了,这种狗血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席祁玥冷冷的看了司徒霖一眼,不想要说话。    见席祁玥不肯说话了,司徒霖便将目光看向了顾念泠。    “让医生过来给他诊断一下。”顾念泠握紧拳头,一张俊脸绷紧的厉害。    听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司徒霖无奈,只好让护士将整个医院的专家医生都请过来。    席祁玥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非常棘手,必须要好好的检查一番才行。    于是,整个医院的专家医生,纷纷来到了席祁玥的病房,将席祁玥团团的围住。    那些医生,看着席祁玥,眉头紧皱,时不时还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顾念泠看到那些医生面色沉凝的样子,手中把玩着一个打火机。    半个小时之后,这些医生中,看起来最年长的一个医生,走进顾念泠,对着顾念泠恭敬道:“顾少,我们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祁少的病情,可能是当时那些横梁掉下来的时候,砸到了祁少的脑袋,他的脑袋现在还有淤血没有散掉,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你的意思是他失忆了?”顾念泠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说话的医生道。    医生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微微的点头道:“目前来看,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