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或许都会觉得惋惜,夏天从未爱过顾夜爵,但是顾夜爵却用生命拯救了她,可是,我们不是顾夜爵,不知道顾夜爵心中多么的开心,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可以和夏天在一起,就算是离开这个世界,也是跟着夏天一起走,这就是他的幸福。”    ……    席祁玥在重症病房里呆了三天,终于度过了危险期。    在知道席祁玥脱离了危险之后,乔栗一直绷紧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给你们提前打预防针。”医生翻着手中的病历,想了想之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对着乔栗和顾念泠他们说道。    听到医生这个样子说,乔栗和田雅的情绪很激动。    顾念泠也绷紧一张脸,祖母绿的眼眸,闪烁着些许森冷的气息,紧紧的盯着医生。    被这些目光包裹着,医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他摇摇头,才说道:“祁少在火场里受伤很严重,其中最严重的,应该是他的两条腿了,被压弯甚至是有些变形,我们专家聚在一起研究过了,祁少双腿的神经组织,严重坏损……”    “那会……怎么样?”乔栗怔怔的看着医生,忍不住问道。    “简单的来说,祁少瘫了。”    轰!    这个消息,将所有人都砸晕了,乔栗的脸色惨白了一片,就连田雅也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医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瘫了?    席祁玥瘫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会瘫了?    “有没有治愈的可能。”在这些人中,最冷静的,只怕是顾念泠了。    他捏紧拳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医生道。    “目前的科技,没有办法,我听说德国那边最近研究了一种新的技术,他们是专门针对腿部神经的研究,说不定,他们那边会有办法。”    “贝克,马上让人将德国最有名的专家请到京城,速度快。”顾念泠朝着门口的贝克命令道。    “是。”只要有一线的希望,顾念泠就不会放弃,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    “念泠,泠泠的双腿,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乔栗抓住顾念泠的手,眼泪一直流。    看着乔栗失控的样子,顾念泠轻声安抚道:“是,不会有事情的,我们有的是钱,现在科技这么发呆,骂我不会让大哥瘫的。”    乔栗和田雅只是看着顾念泠,两个女人面如死灰。    科技是发达,却也存在很多东西,科技没有办法治愈。    ……    苏纤芮一直想要见席祁玥,但是每次都被乔栗拦住了。    乔栗不想要苏纤芮担心,便让管家将攰攰带过来陪着苏纤芮,这个样子苏纤芮才不会这么无聊。    攰攰这些天,一直都很乖,管家说,攰攰吃的也多,也没有闹。    “麻麻……”攰攰说话越来越伶俐了,他抓着苏纤芮的头发,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苏纤芮好笑的摸着攰攰的头发,爱怜的低下头,亲吻着攰攰柔嫩的脸蛋。    “攰攰好像是胖了很多。”    苏纤芮抱着攰攰,感觉攰攰的身体好像是沉了不少,而且脸蛋也越发的肉嘟嘟了。    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似乎非常委屈的样子。    苏纤芮看着攰攰这个样子,眉眼间都满是温柔。    “纤芮。”祁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纤芮抱着攰攰,笑得一脸温柔。    他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在桌上,朝着苏纤芮温和道。    “你来了。”苏纤芮摸着怀中的攰攰,朝着祁洛说道。    “身体觉得如何了?”    “好多了,就是医生不让我下床,说我的腿还是要在修养一下,等到结痂之后才可以下床。”    苏纤芮指着自己大推包着纱布的地方,一脸无奈的对着祁洛耸肩道。    听到苏纤芮这个样子说,祁洛的眼眸越发的温柔缱绻。    他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苏纤芮的眼睑道:“嗯,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饿。”苏纤芮被祁洛这么亲密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然。    她刚想要避开祁洛的手的时候,攰攰却在这个时候,扁着嘴巴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闻言,揉着攰攰的小肚子道:“都这么胖了,还吃?会变成大胖子的。”    攰攰瘪了瘪嘴角,眨巴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苏纤芮一颗心都软了。    “好了,妈妈这就给你切一点水果。”    苏纤芮刚想要拿过水果切一点给攰攰吃,祁洛的速度很快的接过了苏纤芮的刀子。    祁洛动作非常熟练的将苹果切好之后,递给苏纤芮。    苏纤芮喂给攰攰吃完之后,对着祁洛道:“谢谢。”    “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祁洛好笑的对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腼腆的笑了笑,然后似有感慨一般:“祁洛,我这几天在养伤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祁洛耸肩,温和的眸子盯着苏纤芮问道。    “就是我不可以放弃席祁玥,绝对不可以放弃。”    苏纤芮定定的看着祁洛,轻声道。    闻言,祁洛的眸子泛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是吗?那样很好啊。”    苏纤芮没有看懂祁洛眼底的光芒,她低下头,目光温柔的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已经开始呼呼大睡的攰攰。    一想到席祁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