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却是有些便宜,但是,事情总是会有出乎意料的一面。”    祁洛把玩着手机,低笑了一声。    看着祁洛脸上的阴森和古怪,胡毅的眸子不由得微微沉凝了下来。    “你打算怎么做?”    “这一次,死与不死,就他们两个人的造化了,我赌席祁玥,死不了。”    祁洛低笑一声,脸上满是运筹帷幄的阴沉。    “一切都听你的。”    祁洛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胡毅只需要在祁洛想要他出手的时候出手就可以了。    ……    “将这个女人给我烧死。”安尔挂断了祁洛的电话之后,回头对着手下命令道。    “是。”那些人都是祁洛交给安尔的,听从安尔的命令。    坐在地板上,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的苏纤芮,在听到安尔异常凶狠恶毒的话之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摇摇头,身体不断的瑟缩着:“安尔,你疯了吗?放开我。”    “席祁玥马上就会过来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他过来找到你?所以,你还是去死吧,苏纤芮。”安尔抬起高跟鞋,重重的踢了一下苏纤芮的大腿,苏纤芮吃痛的发出一声闷哼。    看着苏纤芮表情难受的样子,安尔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真的应该将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欣赏一番。”    “疯子。”闻言,苏纤芮不由得对着安尔吐了一口口水,安尔摸着脸上的口水,原本凶狠的面容隐隐透着一股骇人和阴狠。    她抬起脚,用力的朝着苏纤芮踢过去。    “你敢对我吐口水?贱人。”    “安小姐,席祁玥过来了。”    苏纤芮被安尔用力的踢打着,正痛苦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t的男人朝着安尔走过来,慌张道。    “怎么这么快?”安尔闻言,脸上带着些许的慌张。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先将这个女人烧死……”    “砰砰砰。”    安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席祁玥已经单枪匹马的将把守外面的保镖给踢飞了。    他的面容,阴狠甚至是恐怖,一枪将那些人都解决掉了。    男人身上还穿着医院特有的病人服,他的脸色白的有些骇人,脸上布满着汗水,拿着手枪的手不断颤抖着,没有人知道,席祁玥现在的伤口很疼,可是,他的动作却非常迅速的将想要偷袭自己的人,一个个都解决掉了。    “安尔,你他妈的想要找死。”席祁玥闯进了关押着苏纤芮的房间的时候,看到苏纤芮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眼底充斥着一股猩红。    “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安尔有些被席祁玥脸上的凶狠吓到,可是很快,安尔便冷静下来,状似轻松道。    “你敢对纤芮出手。”席祁玥一脚踢飞了拦在安尔面前的一个男人,安尔看着那个男人,被席祁玥一脚踢飞,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她抖着嘴唇,神情惶恐的看着席祁玥。    “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对纤芮做了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你这个贱人。”    席祁玥一脚将安尔踢到了对面的墙壁上,安尔闷哼一声,一张脸都惨白惨白。    她趴在地上,看着眼前凶狠的像个野兽一般的席祁玥,吓得双腿不断颤抖着。    “席祁玥……这一切都要怪你,我比苏纤芮好看,比苏纤芮干净,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苏纤芮?为什么没有我。”安尔的嘶吼,让一边的苏纤芮一阵苦涩。    这种莫名的嫉妒,最是骇人、。    有些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哪里都好,所以就会去嫉妒,而安尔就是这一类的人。    “因为你丑。”席祁玥阴冷的笑了笑,一脚踩在安尔的心窝处。    安尔痛苦的倒吸一口气,看着踩着自己,脸上没有表情的席祁玥,浑身都在颤抖。    “席祁玥,你以为你可以将苏纤芮救走吗?我一定会苏纤芮死无葬身之地的。”    “就凭你?”席祁玥轻蔑的看着安尔,蹲下身体,举起手枪,便要打爆安尔的头的时候,从窗子那边,突然窜出了几颗子弹,那些子弹,都是朝着席祁玥射过去的。    席祁玥立刻避开,抱起地上的苏纤芮,在地上寻找遮蔽物。    一下子烟雾缭绕,席祁玥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够感觉到有子弹扫射过来。    安尔得到这个空隙,立刻爬离了这个地方,她走到工厂外面,看到外面几罐的汽油,安尔的眼底带着疯狂。    很好,席祁玥,既然你这个样子羞辱我,我就让你和苏纤芮一起下地狱,你不是很爱苏纤芮的吗?就一起下地狱去吧。    “轰。”    大火被点燃之后,几个油气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火花四射,大门已经被大火给包围了起来。    “咳咳咳。”苏纤芮靠在席祁玥的怀里,不断的咳嗽,痛苦不堪。    席祁玥伸出手,摸着苏纤芮红肿的脸颊,低声道:“别怕,我在这里。”    “席祁玥……对不起。”    苏纤芮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讷讷道。    如果她可以坚强一点,就不会让人钻了空子,现在也不用连累席祁玥了。    “傻女人,你是我的老婆,你忘记了吗?我们打了结婚证的,我还戴着我们的戒指,你也是,不是吗?”席祁玥的手,轻轻的婆娑着苏纤芮的脸颊,低声的呢喃道。    听到席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