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洛闻言,低笑一声,他摊手,状似不理解的看着顾念泠道:“顾少你这是在说什么国际玩笑?纤芮不是在席家吗?而且,她不是和席祁玥刚订婚不久?怎么会在我这里?”    “李洛,你在苏纤芮的身边,有什么目的,应该不需要我多说了?”    “顾少真是爱开玩笑,我和纤芮有缘,我喜欢纤芮而已,我能有什么目的?不过,现在纤芮和席祁玥这么幸福的在一起,作为朋友,我自然也是非常开心的。”    “你和祁亚,是什么关系?”顾念泠双手交叠的放在大腿上,犀利的目光,透着一股异常阴暗和恨厉道。    闻言,祁洛只是摸着下巴,对着顾念泠摇头道:“祁亚是纤芮以前爱的男人?听说长得和我挺像的,世界上有相似的人一点都不奇怪,顾少你的问题还真是让我觉得很微妙?在顾少看来,我和祁亚,应该有什么关系?”    “安尔几次三番想要苏纤芮的命,这件事情,你知道吗?”顾念泠绷紧一张脸,声音冷淡道。    祁洛听了之后,惊讶道:“安尔不是纤芮的好朋友吗?怎么会要纤芮的命?顾少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还有,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问我?难不成你怀疑我和安尔有什么关系吗?”    祁洛说的每一句话都无懈可击,却让顾念泠的一张脸,绷紧的厉害。    他冷冷的起身,面无表情的盯着祁洛那张噙着笑意的脸,声音透着幽暗道:“李洛,你最好祈祷不要被我抓到把柄。”    祁洛只是微笑的看着顾念泠,没有说话。    顾念泠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祁洛的住处之后,胡毅才从楼上下来。    他来到祁洛的身边,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祁洛的腰身,粗狂的面容,泛着些许阴霾道:“顾念泠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男人,虽然你做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好痕迹,但是这个男人,很精明。”    “我知道。”祁洛看着胡毅,俊逸的眼眸泛着一股阴冷。    “就算是在怎么精明又如何?苏纤芮已经在我的掌握中了。”    想要席祁玥痛苦,必须要将苏纤芮解决,然后在慢慢折磨席祁玥。    祁亚受到的痛苦,苏纤芮和席祁玥,必须要好好的承受。    “安尔那个女人,可信吗?我感觉有些悬。”    胡毅抱着祁洛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粗粝的手指钻进祁洛的衣服里面,暧昧的婆娑着男人的肌肤道。    祁洛横了胡毅一眼,却没有阻止胡毅的动作,只是懒洋洋的任由胡毅。    “派人盯着安尔,要是安尔失败了,直接解决安尔,这枚棋子,没用了。”    “你舍得?”胡毅带着吃味的口气,看着祁洛道。    祁洛和安尔厮混的事情,胡毅自然是知道,每次看到祁洛和安尔上床,胡毅都恨不得将安尔撕碎才能够解气。    “一枚棋子罢了,原本以为安尔有些本事,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我高估了她。”祁洛满脸厌弃的对着胡毅说道。    胡毅见祁洛对安尔一点怜悯都没有,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要是祁洛对安尔有怜惜之情的话,胡毅绝对要安尔好看。    胡毅亲吻着祁洛的嘴唇,狎昵的摸着祁洛的脖子道:“洛,我们很多天没做了,我想死你了。”    “先帮我做完这件事情在说。”祁洛伸出手,捂住了胡毅的嘴巴,眼眸冰冷道。    胡毅有些委屈的看着祁洛,最终只能挫败道:“知道了,我已经让人看着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了,一旦他们那边有什么动静的话,我们这边也会知道的。”    “席祁玥受伤住进了医院,让人给安尔传话,可以开始行动了。”    “好。”    ……    “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么镇定?我还以为你会大吼大叫呢。”一道凉凉的声音,划过了苏纤芮的耳朵。    苏纤芮闻言,眉头皱的异常严重,她扭动了一下手臂,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绳子绑的很紧很紧。    不管苏纤芮怎么挣扎,都没有一点办法。    “没用的,你是没有办法从这里离开的。”    面前的黑影,看着苏纤芮狼狈的样子,眼底满是憎恨。    她上前,一巴掌扇到苏纤芮的脸上,苏纤芮一下子便被打蒙了。    她吃痛的倒吸一口气,愤怒的瞪着面前一身黑色的人。    “瞪我?你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睛挖出来?嗯?”见苏纤芮瞪着自己,女人沉下脸,就要再度打苏纤芮。    “安尔。”    苏纤芮看着眼前浑身漆黑的黑衣人,突然吐出两个字。    安尔没有想到,自己伪装成这个样子,苏纤芮竟然还能够认出自己,被苏纤芮突然认出来,安尔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的一张脸,绷紧的厉害,却没有立刻表现出来。    “你在叫谁的名字?”    “不要伪装了。”苏纤芮定定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淡漠道。    一开始,苏纤芮也不知道,抓了自己的人是安尔,可是,刚才安尔这么用力的甩了她一巴掌的时候,苏纤芮突然闻到了一股异常熟悉的香味。    这个香味,告诉苏纤芮,将她带到这里来的人究竟是谁了。    “既然被你看到了,我也不想要继续装下去了。”    安尔嗤笑一声,看了苏纤芮一眼,将脸上的面罩什么都拿掉了。    看到安尔那张脸,苏纤芮的眼底划过一抹的悲伤,她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