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绷紧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靠在墙壁上。    “纤芮怎么样了?”    良久,整个走廊变得异常安静,田雅和管家都没有继续说话,直到顾念泠打破眼前的沉寂。    “少夫人现在正在别墅,她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我让佣人好好照顾她。”    顾念泠眸子一暗,他直起身体,看了正在抹着眼泪的田雅说道:“田姨,你在这里好好看着大哥,我先去一趟席家,大哥有任何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好。”田雅对于顾念泠做事情一直都是比较放心的。    毕竟顾念泠从小就不用田雅操心了。    ……    “少夫人,小少爷哭找要找你。”佣人抱着一直扯着嗓子大哭的攰攰,走进房间,对着目光呆滞的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的眼眸微微转动了一下,她绷紧身体,声音嘶哑道:“将攰攰给我吧。”    她伸出手,将攰攰抱过来的时候,整个手臂都是僵硬的。    攰攰哭的一张脸都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异常的可怜。    看着攰攰可怜兮兮的样子,苏纤芮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眼皮低声道:“攰攰乖,妈妈在这里。”    “少夫人,你不去医院看看少爷吗?”佣人见苏纤芮只有在面对着攰攰的时候,才会放松心情,忍不住开口道。    听到席祁玥三个字,苏纤芮的脊背,再度一颤。    她轻轻的握紧拳头,唇瓣抿的很紧。    “少爷他,现在还在抢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哎。”见苏纤芮这个样子,佣人只是摇头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苏纤芮的卧室。    安静的卧室,仿佛还飘散着一股血腥味一样,苏纤芮的后背,绷紧的厉害,不仅是身体绷紧的厉害,就连整个身体,都绷紧。    苏纤芮深呼吸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眨巴了一下眼睛,泪水顺着女人苍白的脸颊,慢慢滚落滴在ie攰攰的脸上。    攰攰眨巴了一下红肿的眼睛,咿咿呀呀的摸着苏纤芮的眼帘。    孩子柔软的手指,拂过苏纤芮的眼帘的时候,让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微微绷紧。    她爱怜的亲吻着攰攰的眼皮,自言自语道:“攰攰,妈妈究竟要怎么办?妈妈很怕,很怕失去你,也很怕失去你爸爸。”    “既然这么害怕失去,为什么要封闭自己。”淡淡的嗓音,在门口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苏纤芮的后背一阵僵硬。    她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目光锐利的直视着自己的顾念泠。    看到顾念泠的一瞬间,苏纤芮的呼吸,不由得微微的颤抖起来。    她用力的捏住拳头,闷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从医院过来,想要看看你现在怎么样。”顾念泠迈着双腿,笔直的朝着苏纤芮走过去。    苏纤芮的呼吸,在听到医院两个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一颤。    她僵着双手,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淡色的唇瓣,给人一种非常脆弱的感觉。    “想要知道大哥现在的情况吗?”    顾念泠目光幽深的看着苏纤芮淡色的俏脸,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苏纤芮身边。    苏纤芮抬起头,看着顾念泠,一直压抑的情绪,在顷刻间发泄出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知道,纤芮,以前的事情应该要过去了,那些事情,不应该成为你的包袱,大哥知道错了,他做错了,应该接受惩罚,如果你不打算爱着大哥,我也不会怨你什么,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开大哥身边?你不想要和大哥在一起?”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的鼻子一酸。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说要离开席祁玥,她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我觉得自己很脏。”苏纤芮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喃喃自语道。    “不,你一直都很干净。”顾念泠摇头,祖母绿的眼眸在淡淡的阳光下,带着一股流光溢彩。    “如果你想要冷静下来,我可以帮你,等你想清楚了,在回来,攰攰我会照顾的。”    “好。”顾念泠似乎很理解苏纤芮,他知道,此刻的苏纤芮,只想要好好的休息,她要思考一下,自己以后究竟要怎么做。    就像是上一次一样,这一次的苏纤芮,也悄悄的一个人离开了席家。    ……    席祁玥这一次很幸运,没有造成很严重的伤害,刀子只是擦破了皮罢了。    席祁玥醒来的时候,面色异常平静,只是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门口。    看到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怎么会不知道席祁玥在等谁。    “给她时间吧。”顾念泠将一个苹果递给席祁玥淡淡道。    听到席祁玥的话,席祁玥的身体微微绷紧。    他抿唇,抬起眸子,看了顾念泠一眼,哑着嗓子道:“你说,她会放下吗?”    “她爱你。”顾念泠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坎是爱办不到的。    “我会等她的。”席祁玥淡笑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低笑道:“这个样子的你,变得比以前更加内敛了,我几乎有些怀疑,我认不认识你?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席祁玥吗?”    “你说呢?”席祁玥挑眉,邪肆道。    顾念泠失笑的摇头,两兄弟的感情心照不宣。    “安尔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