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肮脏的自己,她竟然想要忘记?果然是痴心妄想?要是她还继续和席祁玥在一起的话,京城那些人会怎么看待席祁玥?    苏纤芮想到今天那些佣人的嬉笑,苏纤芮的手指,不由得用力的掐住了手心。    “苏纤芮,我说开门,听到没有?还是你想要我将门撞开?”见苏纤芮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席祁玥的一张脸黑的格外难看。    “少爷,钥匙。”管家将备用钥匙拿起来,打开么房间门。    席祁玥在门打开之后,直接走进去,犀利的目光扫射了整个房间,就看到了坐在电脑桌下面,将身体紧紧缩成一团的苏纤芮。    看到苏纤芮狼狈甚至是痛苦的样子,席祁玥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暗痛。    他挥手让管家下去之后,直接朝着苏纤芮走进。    “起来。”男人站在苏纤芮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对着苏纤芮沉声道。    苏纤芮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席祁玥的话一样。    席祁玥原本就冰冷的眸子,在看到苏纤芮这幅样子之后,脸色更是寒冷了几分。    他握紧拳头,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目光泛着森冷道:“苏纤芮,我说起来,你听到没有。”    他不想要看到苏纤芮这幅样子,绝望,害怕,甚至是痛苦。    苏纤芮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很痛苦对不对?你这么痛苦,是不是很想要将我杀了?”    席祁玥蹲下身体,伸出手臂,掰着苏纤芮苍白的脸,他的目光异常锐利的盯着苏纤芮空洞迷离的杏眸。    “苏纤芮,你给我听清楚了,将你扔给保镖的混蛋是我,你要恨的人是我,我害了你,是我不好,我是一个人渣,你的痛苦,我来承受。”    “出去。”苏纤芮启唇,苍白的唇瓣给人一种非常痛苦的感觉。    听到苏纤芮的话,席祁玥原本难受的心脏,更在此刻,带着淡淡的刺痛。    他深呼吸一口气,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睛微微紧闭。    “苏纤芮,如果杀了我,你的心里可以更好受一点的话,我愿意接受这个惩罚,你记住,你不脏,脏的人,一直都是我。”席祁玥抱住苏纤芮僵硬的身体,用自己炙热的温度,温暖苏纤芮的身体。    “脏的人,一直都是我,听到没有,你一点都不脏。”    “席祁玥……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好不好?”苏纤芮看着席祁玥俊美的脸,声音满是凄厉和痛苦道。    现在的苏纤芮,什么人都不想要见,她只想要一个人安静的窝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不想要看到席祁玥,更加不想要见任何人。    “如果……我死,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了?”    席祁玥盯着苏纤芮,声音痛苦而暗沉道。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的瞳孔猛地一颤。    她的表情带着异常恐怖,她的拳头,紧握成拳,因为害怕和痛苦,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她的脸色粉白粉白,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急促。    “席祁玥……为什么要逼我?”她哑着嗓子,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为什么席祁玥总是要用这种手段逼迫她?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我不逼你的话,你就永远缩在壳里。”席祁玥看着苏纤芮,声音沉沉道。    苏纤芮握紧拳头,对着席祁玥怒吼道:“你出去,让我冷静一下好不好?”    现在的她,只想要冷静一下,什么都不想。    席祁玥目光灼热的盯着苏纤芮,动也没动,只是紧紧的盯着苏纤芮的眼眸,看了苏纤芮许久许久。    随后,男人挪动着步子,苏纤芮还以为席祁玥终于放弃了,想要离开,可是,让苏纤芮惊愕和恐惧的是,席祁玥竟然从外面的客厅拿起了一把泛着寒光的水果刀,朝着苏纤芮走过来。    看着那把水果刀,席祁玥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光芒。    “如果我死可以让你忘记那些,重新开始,我愿意的。”    “你疯了?”男人疯狂带着偏执的话语,刺激了苏纤芮的心脏,她不可置信的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疯了吗?他的却是疯了,从爱上苏纤芮的那一瞬间开始,其实他已经疯了。    席祁玥走进苏纤芮,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贴在苏纤芮的脸颊,他感受着女人的害怕和愤怒,感受着苏纤芮的颤抖。    良久之后,席祁玥放下手,眼眸带着淡淡的深沉道:“如果我没死,我们就重新开始,你要是不喜欢京城,我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以前爸妈最喜欢去普罗旺斯里,那里妈妈买了一套别墅,外面种满了薰衣草,我们就去那里生活,你说好不好?”    面对着席祁玥的话,苏纤芮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目露恐惧的盯着男人手中的刀子,仿佛担心席祁玥,马上就会一刀刺进自己的胸膛。    “我做过的事情,没有办法后悔,唯有补偿,苏纤芮,你给我听清楚了,脏的人,一直都不是你,要说脏,也是和我,我以前很偏激,对妈妈抱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所以我伤害身边所有人,如果早知道,自己会爱上你,我就不会做出那些伤害你的事情,可惜世界永远都没有如果。”    席祁玥说着,放下手,抓住了苏纤芮放在身侧的手,他慢慢的将刀子放在苏纤芮的掌心中,让苏纤芮握住手中的刀子。    苏纤芮的脸色,白的异常吓人,她抖着嘴唇,看着席祁玥,整个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