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不是吗?”    席祁玥抱起苏纤芮的身体,爱怜的亲吻着苏纤芮的眉眼道。    苏纤芮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羞涩,可是更多的则是幸福。    苏纤芮跟着席祁玥离开墓地,祁洛便从树丛里走出来。    他看着放在祁亚墓碑上的花束,冷笑一声,一脚将那个花踢掉了。    祁洛蹲下身体,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摸着祁亚的脸,眼底充满着憎恨和暴虐。    “哥,你很想念那个女人对不对?”    一阵风,呜呜呜的从祁洛的身边划过,像是有人在劝说祁洛一般。    祁洛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自言自语道:“你在等等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将那个女人送到你的身边的,你说好吗?”    ……    “纤芮。”席祁玥和苏纤芮刚回到席家,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的安尔。    安尔看到苏纤芮,漂亮的脸上满是愧疚。    “安尔,你来了。”苏纤芮淡淡的看着安尔轻声道。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喝醉了,你就不会……”安尔握住苏纤芮的手,委屈道。    苏纤芮轻轻的拍着安尔的手,摇头道:“说什么傻话?我们是好朋友啊。”    “纤芮,我想清楚了,祁少不爱我,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我会慢慢放下祁少的。”安尔抬起眼眸,看了看站在苏纤芮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席祁玥,低声道。    听到安尔会放弃对席祁玥的感情,苏纤芮自然是高兴的。    毕竟,安尔对席祁玥的感情,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的。    现在安尔肯放弃对席祁玥的感情,苏纤芮自然开心。    “祁少,我会放下你,我会爱上别人的,希望你和纤芮,可以幸福。”安尔看着席祁玥,鞠躬道。    “你值得更好的男人。”席祁玥看着安尔,微微颔首道。    席祁玥说完,便上楼去处理事情,让安尔和苏纤芮聊。    安尔一直陪着苏纤芮,到了中午,就在席家用餐。    下午则是陪着苏纤芮一起去逛街。    苏纤芮带着攰攰去商场,攰攰对于游乐场似乎非常感兴趣的样子,挥舞着肥肥的胳膊,开心的不行。    “看来攰攰很喜欢这个游乐场。”安尔坐在苏纤芮身边的位置,朝着苏纤芮笑道。    “可能是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所以很兴奋吧。”苏纤芮拿过一边的果汁,喝了一口之后,耸肩道。    闻言,安尔低笑一声,没有在说话了。    “不如我们去那边玩吧。”安尔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抓娃娃的地方,很多人都在那里玩,她扯了扯苏纤芮的衣服,一脸兴趣道。    “你对这个也有兴趣?”见安尔像个开朗的孩子一般的举动,苏纤芮不由得挑眉道。    “有兴趣啊,来了这里就要好好放松一下,你说对吗?”    安尔笑嘻嘻的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看着还在那里爬来爬去,不肯离开的攰攰皱眉道:“但是攰攰很喜欢在这里玩,要不然,你一个人过去玩,我在这里陪着攰攰。”    “这里有工作人员,而且距离不是很远,我们玩一会在回来就好了,放心啦,攰攰不会被人抱走的。”    安尔抱着苏纤芮的手臂,对着苏纤芮笑嘻嘻道。    苏纤芮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已经被安尔拉着往抓娃娃的机器的方向去了。    苏纤芮站在机器的面前,却还是担心不已的看向了攰攰那边,见攰攰和身边那些宝宝玩的非常开心,小手一直在拍,苏纤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纤芮,到你了,我帮你看着攰攰,你就放心的碗吧,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下,当然要玩的尽兴。”    安尔抓了一个乌龟布偶,对着苏纤芮摇晃了一下,笑眯眯道。    苏纤芮闻言,不由得笑了笑,便开始抓娃娃。    抓娃娃其实也挺好玩,苏纤芮不由得玩的很投入,直到抓到了一个爱心的布偶,是苏纤芮一直想要抓的娃娃,苏纤芮开心的笑了起来。    “瞧,终于笑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安尔看到苏纤芮笑了之后,便拉着苏纤芮回到了攰攰正在玩的游乐场,谁知道,原本应该正在和那些小孩子玩的很开心的攰攰,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了。    苏纤芮的脸色一片惨白。    她怔怔的看着安尔,表情惶恐道:“安尔,攰攰呢?”    “刚才攰攰还在这里玩的?哪里去了?是不是在别的地方,我们去找一下。”安尔也有些慌张了,她握住苏纤芮冰冷的手,对着苏纤芮说道:“纤芮,你先冷静下来,攰攰可能和别的小朋友在别的地方玩,你在这里找一下,我去问一下工作人员。”    苏纤芮着急的在游乐园的四周找攰攰的影子,游乐园有很多的小朋友在玩,可是,那些小朋友都不是攰攰。    苏纤芮的情绪渐渐的变得异常惶恐起来,她的眼睑,甚至是带着些许的泪水。    攰攰,是妈妈啊?你在哪里?攰攰不要吓我。    安尔来到游乐园一处安静的地方,她将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目光冷然的盯着正在游乐园里疯了一般找攰攰的苏纤芮。    苏纤芮的表情,非常绝望,这个样子的苏纤芮,让安尔的心情变得非常好。    她冷眼看着苏纤芮,目光冷然阴沉,拿出手机,把玩了一下手机,便发送了一跳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