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尔就要扶着苏纤芮的时候,席祁玥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    看着席祁玥的车子的一瞬间,安尔的表情有些古怪。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席祁玥竟然会找到这个地方。    “席祁玥……我杀人了。”苏纤芮看着席祁玥之后,情绪异常激动。    席祁玥皱眉的看着苏纤芮身上那些鲜血。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头发。    苏纤芮浑身都在颤抖,就像是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样,一直在抖。    席祁玥轻轻的搂住苏纤芮,一点都没有在意苏纤芮身上那些鲜血,也不管这些鲜血,会不会弄脏自己。    他对着苏纤芮,轻声道:“没事的,我在这里,纤芮,没事的。”    “大哥,先带纤芮去医院。”顾念泠从车上下来,淡淡的说道。    他的人,找到了苏纤芮他们在这里,顾念泠便和席祁玥一起过来了。    安尔看到顾念泠也在,脸色不由得泛着一股的幽暗。    今天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就算是席祁玥可以赶过来救苏纤芮,但是一切都晚了。    等席祁玥和顾念泠找到苏纤芮的时候,苏纤芮已经被这几个男人玩死了,可是,没有想到,苏纤芮竟然会做出这个举动?    想到这里,安尔的眼眸蒙上一层阴霾。    “二弟,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处理。”席祁玥回头,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闻言,淡淡的点头。    他看了小木屋一眼,找来了阿强,让阿强立刻去处理。    “安尔,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顾念泠在手下正在处理现场的时候,走到安尔的面前,看着安尔脏兮兮的脸蛋,状似无意的问道。    安尔被顾念泠这个样子询问,感觉整个后背都僵住了。    她尴尬的扯了扯唇,摇头,露出惶恐和害怕的表情道:“我也不清楚,我在酒吧喝酒,纤芮想要送我去酒店休息的,谁知道,会遇到黑车的司机?”    “我看不像是黑车司机。”顾念泠对着安尔,笑道。    顾念泠的话,让安尔的身体倏然微僵。    她舔着唇瓣,尴尬道:“怎么不是黑车司机呢?她想要对我和纤芮做出那种事情,不是黑车司机,还能是谁?”    “我看是早有预谋,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顾念泠那双渗人的绿眸,落在安尔的身上,男人身上那股沉冷恐怖的气息,让安尔的整个身体都绷紧。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扯了扯嘴皮子,尴尬的笑道:“怎么会是有人预谋?如果真的是有人预谋,真的……不得了了。”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苏纤芮既然是大哥喜欢的人,又是攰攰的母亲,我自然不会让她被人欺负。”    顾念泠说这些话,就像是在和安尔说的一样,让安尔的脖子都僵硬僵硬的。    回去的路上,安尔的手,一直都握紧,生怕自己会露出什么马脚,让顾念泠发现。    顾念泠这个男人,心思深沉,对于安尔来说,顾念泠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人。    顾念泠双手交叠的放在大腿上,男人原本冰冷的眼眸,闪烁着异常冷漠骇人的寒气。    这一次的事情,明显就是有人策划的。    只是,策划这次事情的人,会是安尔吗?    凭安尔,真的敢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还是安尔背后,有什么人当军师?    ……    “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席祁玥将苏纤芮带回席家的时候,管家看到苏纤芮身上的鲜血,还有脸上的表情,顿时惊呼道。    苏纤芮的情绪受到很大的影响,一路上都在颤抖,在听到管家的话之后,苏纤芮更是惶恐不安的靠在席祁玥的怀里,脸色白的仿若白色的墙壁。    “你让司徒霖马上过来一趟。”席祁玥见苏纤芮精神恍惚,神情恐怖的样子,心疼的搂住苏纤芮,对着管家命令道。    管家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也不敢在问下去,苏纤芮一看就是遭遇了什么,他怎么还敢问?    席祁玥带着苏纤芮上楼洗澡,将苏纤芮身上的那些血迹都冲洗干净。    苏纤芮的情绪很激动,只要席祁玥稍微碰她一下,苏纤芮的情绪波动都非常大。    见苏纤芮这个样子,席祁玥立刻摸着苏纤芮的脸道:“纤芮,看着我,我是席祁玥,不要怕。”    席祁玥三个字,就像是可以安抚苏纤芮的情绪一样,苏纤芮怔怔的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她抓住席祁玥的手臂,因为紧张和害怕,长长的指甲,还刮伤了席祁玥的手臂。    可是,席祁玥一点都没有在意,只是摸着苏纤芮粉白的脸,轻声道:“别怕,我在这里,没有人敢欺负你的。”    “我杀人了,席祁玥,我杀人了,怎么办?”、    苏纤芮现在只要闭上眼睛,都能够看到一幕血红色的液体,那么的醒目。    “没有,你没有杀人,听到没有。”席祁玥看着精神奔溃的苏纤芮,目光灼灼道。    苏纤芮压根就没有听席祁玥在说什么,只是自言自语的继续呢喃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好多血,真的好多,是他们不好,他们要强暴我,我好怕……真的好怕。”    “纤芮,看着我的眼睛。”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席祁玥的心脏传来一阵的刺痛。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对着苏纤芮异常固执道。    苏纤芮只是迷茫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