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时候,安尔没有去片场拍戏,苏纤芮还问了安尔的经纪人,但是经纪人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安尔去什么地方了,现在接到安尔的电话,苏纤芮的眼眸,带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她点头答应了,挂断了电话,便让人开车去了安尔此刻的酒吧。    她找到安尔的时候,发现安尔正在酒吧一个角落里喝酒,喝的醉醺醺的,最后还趴在桌上。    苏纤芮担心的看着安尔,上前推着安尔的手臂:“安尔,醒一醒。”    安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看到苏纤芮之后,她打了一个饱嗝,讷讷道:“纤芮,你过来了。”    “你喝了多少?”    苏纤芮皱眉的看着桌上那些空瓶子,神情有些无奈的对着安尔说道。    安尔伸出五根手指,在苏纤芮的面前摇晃了一下,然后又笑嘻嘻的对着苏纤芮摇头。    苏纤芮看着这个样子的安尔,眉心顿时拧成麻花:“我先送你回去好了。”    “纤芮,我没醉。”安尔拒绝了苏纤芮的搀扶,漂亮的眼睛,在淡淡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明亮。    苏纤芮看着安尔那双明亮的眼睛,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尔握住苏纤芮的手,眼泪一直流。    “纤芮,你离开京城好不好?”    之前苏纤芮没有在京城,她和席祁玥很好,席祁玥也会接受她,很多人都以为安尔是席祁玥的女朋友,甚至有很多的资源都会找安尔。    可是,一切在苏纤芮回来之后就变了。    那些人知道了,原来席祁玥喜欢的女人叫苏纤芮,不是安尔。    原来,安尔什么都不是?    “安尔,我不会离开的,我的孩子在这里,席祁玥也在这里。”    “你不是很爱祁亚吗?你现在是忘记了祁亚的死吗?你不是为了祁亚,憎恨祁的吗?为什么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这么快?不……应该是说,你为什么变心这么快?你自己曾经说过,你会爱祁亚的,你已经不爱席祁玥了,你现在为什么要缠着席祁玥?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安尔的力气很大,死死的抓住苏纤芮的手臂,对着苏纤芮发出怒吼道。    听到安尔的怒吼,苏纤芮的眉心重重的拧了拧。    “安尔,你给我冷静一下。”苏纤芮沉下脸,对着安尔冷冷道。    安尔原本还无理取闹的,在听到苏纤芮的怒吼之后,安尔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恍惚。    她低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对不起,纤芮,刚才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说了这些话,对不起……”    苏纤芮闻言,无奈道:“我没有在意,我知道你很喜欢席祁玥,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你知道吗?”    安尔垂下头,发丝凌乱掩盖住了安尔此刻的表情,苏纤芮看不真切安尔的表情,她扶着安尔,离开了酒吧。    苏纤芮原本想要带安尔回席家的,想了想,还是决定送安尔去酒店休息一下。    她扶着安尔到了对面的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便看着窗外发呆。    她没有发现,前面开车的那个司机,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恐怖和诡异。    苏纤芮原本昨晚没有休息很好,此刻的脑子有些眩晕,在加上身边的安尔身上散发着一股微醺如醉的酒气,苏纤芮也不由得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她撑着额头,很快睡着了。    在苏纤芮睡着之后,原本应该双目紧闭的安尔,却在此刻眯起一条眼缝。    她的唇角,异常冰冷的掀起。    当苏纤芮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车子竟然已经开进了郊区的位置。    苏纤芮慌张的朝着前面的司机叫道:“师傅,你开错了,这里是哪里啊?”    “没有开错。”前面的司机,露出异常诡谲的表情,对着苏纤芮笑眯眯道。    苏纤芮闻言,后背不由得一阵冰冷。    她回头,看着还在睡觉的安尔,用力的摇晃着安尔的身体道:“安尔,快点醒一醒。”    安尔睁开眼睛,揉着眼睛道:“纤芮,怎么了?到了吗?”    “我怀疑这个司机有问题,我们等下准备逃跑。”    黑车的事情有很多,苏纤芮怀疑,自己坐了一辆黑车。    安尔揉了揉眼睛,表情带着些许迷茫的看着苏纤芮,似乎有些不明白苏纤芮在说什么。    “等下在和你解释了,总之等下跟我一起跑。”    苏纤芮来不及和安尔解释这么多,简单的和安尔说了一下,便将目光看向了前面开车的司机。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之后,佯装一点都不慌张道:“师傅,我有些内急,麻烦你停车可以吗?”    司机倒是非常配合,没有推辞什么,就将车子停在了一片树林里。    大概是觉得苏纤芮和安尔两个弱女子,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苏纤芮见车子停下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抓住了安尔的手,在车子停下的一瞬间,便打开车门,抓着安尔拼命的朝着前面跑。    谁知道,刚跑了几步,就有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男人将苏纤芮和安尔围住了。    安尔害怕的抓住苏纤芮的手:“纤芮,怎么办。”    “你们是什么人?”    “美女,你说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是专门等着你们这种女人上门的。”为首的那个男人,一脸雀斑,对着苏纤芮和安尔笑眯眯道。    看着男人脸上恶心的微笑,苏纤芮的手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