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苏纤芮不说话,席祁玥的眼眸微微暗沉下来。    他抿了抿唇,伸出手指,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颊,低声道:“怎么?你不肯嫁给我吗?”    “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有些快?”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舔了舔唇问道。    “怎么会快?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你也想要和攰攰在一起,不是吗?”    席祁玥目光灼热的盯着苏纤芮,轻声道。    苏纤芮闻言,目光带着迟疑道:“我想要考虑一下。”    “好。”    席祁玥一只手抱着攰攰,一只手搂着苏纤芮的腰肢,他将下巴搁在苏纤芮肩膀上,轻轻的点头。    他说过,会尊重苏纤芮的一切决定,再也不会像是一样一样,做出那种强迫苏纤芮的举动了。    ……    苏纤芮陪着席祁玥和攰攰一直到下午五点钟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她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祁洛。    祁洛看着电视正在发呆,听到开门声之后,他抬起头,在看到苏纤芮的时候,祁洛的脸上依旧是苏纤芮熟悉的微笑。    “回来了?累了吗?今晚想要吃什么?我现在马上去菜市场买。”    看着祁洛依旧体贴的微笑,想到自己昨晚和席祁玥一起,苏纤芮觉得对不起祁洛。    她垂下头,对着祁洛难过道:“祁洛,你等了我……一天吗?”    “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手机也打不通,差一点就要报警了,现在你回来,我也就放心了!”祁洛温柔的揉着苏纤芮的头发,像个邻家哥哥一样。    祁洛越是这个样子,苏纤芮觉得自己的心情越发的复杂,面对着祁洛的时候,苏纤芮的心情更是糟糕。    她深呼吸一口气,定定的看着面前俊逸的男人,讷讷道:“其实……昨晚上,我……和席祁玥在一起。”    “是吗?原来是和祁少在一起,你们两个,又和好了吗?”听到苏纤芮的话,祁洛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落寞,可是很快又消失了,仿佛刚才苏纤芮看到的,都是幻影一般。    苏纤芮垂下眼帘,对着祁洛鞠躬道歉道:“对不起,祁洛,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在被席祁玥迷惑了,可是,我总是……心软,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的忘记席祁玥,他强迫我生下了攰攰,害死了祁亚,我心里对他其实是有怨恨的,但是我欺骗不了自己的心,我……还是爱席祁玥。”    她一直欺骗自己,觉得自己肯定可以忘记席祁玥,利用祁亚麻痹自己对席祁玥的爱,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知道。”祁洛听到苏纤芮这个样子说,却依旧没有生气,只是异常怜悯的看着苏纤芮。    他的目光依旧像是太阳一般,那么的温柔好看。    他伸出手,轻轻的搂住苏纤芮的身体,轻声道:“我都知道,纤芮,我不怪你,我会默默守着你。”    “对不起,我是一个坏女人,很坏很坏。”苏纤芮被祁洛这么温柔的对待,眼泪不受控制流出来。    祁洛无奈的伸出手,摸着苏纤芮的眼睛道:“傻瓜,我一点都没怪你,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如果祁少可以给你幸福,就算是你和祁少在一起,我也不会介意,我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祁洛,谢谢你。”苏纤芮闻言,感激道。    “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    “嗯。”苏纤芮点点头,红着眼睛看着祁洛。    “好了,去洗脸吧,等下我们一起去买菜吧。”    “好。”苏纤芮点点头,便上楼去换衣服。    看着苏纤芮上楼,祁洛脸上佯装的温柔,瞬间消失不见。    他的嘴角,异常冰冷的勾起,原本就冷酷的五官,更像是蒙上一层难以言喻的寒冰之气。    没有想到,他费尽心机这么久,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个人,竟然这么快就冰释前嫌了?    看来,必须要做一点事情了。    ……    “今晚吃火锅好吗?”祁洛拿着一把生菜,回头看着正在挑选西红柿的苏纤芮问道。    苏纤芮闻言,点头道:“我没有意见。”    两人挑好之后,便去收银台那边结账,从超市出来,便直接回家。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席祁玥。    席祁玥的手中抱着攰攰,攰攰精神似乎很好的样子,正在可爱的吐着泡泡。    “你怎么会过来?”苏纤芮看到席祁玥之后,显然非常惊讶,她没有想到,席祁玥会带着攰攰过来这里找自己。    苏纤芮担心的看向了身侧的祁洛,却见祁洛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席祁玥大步上前,将怀中的攰攰交给苏纤芮道:“攰攰想妈妈了,我就带着攰攰过来。”    攰攰想妈妈?    苏纤芮觉得这个理由还真的是非常牵强,看攰攰一个人在玩着泡泡怎么开心,哪里看的出在想妈妈?    明明是席祁玥很想过来,就用攰攰当借口。    “先进去在说吧。”苏纤芮抱着怀中的攰攰,目光异常温柔道。    席祁玥挑眉,亲密的搂着苏纤芮的腰肢,跟着苏纤芮朝着她的住处走去。    祁洛眯起眼睛,看着席祁玥的动作,男人的唇角,异常冰冷而缓慢的掀起。    他冷嘲了一声,拎着手中的购物袋,跟着席祁玥他们。    走进住处之后,祁洛便拎着菜进了厨房。    苏纤芮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