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祁玥红着眼睛,卑微的恳求着苏纤芮。    “对不起,我不想要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不管席祁玥是不是真的没有碰安尔,对于苏纤芮来说,席祁玥对自己做的事情,苏纤芮一时之间没有办法释怀,她以为,席祁玥会放下,但是事实证明,席祁玥没有放下。    “纤芮,给我一次机会,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    席祁玥紧紧的箍住了苏纤芮的腰肢,怎么都不肯松开苏纤芮。    被席祁玥这么用力的箍住腰肢,苏纤芮的眉心重重一拧。    她沉下脸,就要用力的将席祁玥的手推开,可是,席祁玥却怎么都不肯松手。    席祁玥见苏纤芮还想要挣开自己的怀抱,他想都没想,将苏纤芮压在了地板上。    柔软的地板,让苏纤芮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很快,女人的惊呼便被席祁玥堵住了。    “纤芮,我爱你,纤芮,就一次,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求你了,纤芮。”    男人痴迷的吻着苏纤芮,那股霸道深情,让苏纤芮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不管过了多久,席祁玥始终都是影响她最深的男人。    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让她的身心开始沦陷,却又将她推进地狱。    他们的相遇,仿佛一场荆棘,苏纤芮疲倦了,想要回去,却怎么都回不去了。    ……    “没有想到,安小姐这么放荡,我真应该让媒体和你的粉丝看看安小姐在床上的表情。”昏暗的房间,祁洛嘴巴叼着一根烟,漫不经心的对着安尔嗤笑道。    安尔的脸色泛着些许淡淡的白色。    刚才那种极致的快感,的却是让她忘记了一切。    让安尔只想要沉沦在那种快乐中,以至于,完全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究竟是多么的放荡。    现在被祁洛这么直白的指出来,安尔的脸色会这么难看,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说过,会帮我的,说话算话?”    安尔用被单裹着自己的身体,用脚蹭着祁洛的胸膛道。    祁洛在床上的表现,和他这张俊逸的脸,完全不一样。    她在床上,体会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极致。    她舔着唇瓣,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再度躁动。    祁洛将安尔的表情看在眼中,他将烟蒂扔到一边的垃圾桶,伸出手,分开安尔的双腿,细细的拨弄着。    “哦……李洛……你好棒。”    安尔仰头,身体不断颤抖着,艳红色的唇瓣发出诱人的声音。    看着安尔意乱情迷的样子,祁洛抽回手,安尔感觉一阵空虚,有些难耐的扭动着身体。    祁洛拿出一边的手电筒,对着安尔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用这个,你会更有感觉。”    安尔的脸色一白,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祁洛已经塞进去了。    “啊。”安尔发出一声惨叫,鲜血流出来,可是很快,她的脸上出现了痛并快乐的表情。    她已经渐渐的开始享受这种病态的感觉了。    祁洛目光冷凝的看着安尔,直到安尔舒服之后,祁洛才将手电筒拿出来,自己亲自上阵。    “没有想到,安小姐的身体,这么厉害,真是舒服。”    祁洛抓住安尔的头发,用力的按在床单上,安尔发出异常撩人的低吟,直到停息下来之后,两个人便不断的喘息。    安尔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她看着祁洛,靠在他的怀里道:“李洛,你真厉害。”    她喜欢和祁洛上床的感觉,这一次,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你可以随时找我,我会让你非常满意的。”祁洛用力的碾压着安尔的胸口,揉搓着扭曲变形,安尔却只是开心的笑了。    “好。”    “那么,合作愉快。”    祁洛松开手,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伸出手,和安尔握手道。    两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又开始了疯狂的运动。    一场阴谋渐渐形成,危机正在黑色的夜幕下,逐渐开始。    ……    “疼吗?昨晚我有些过分了,对不起。”第二天,苏纤芮醒来,窗外已经开始出太阳了。    淡淡的光阳,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射进来,落在苏纤芮的身上,仿佛蒙上一层金色的光芒一般。    席祁玥非常满足,他终于可以将苏纤芮重新拥在怀里,这种滋味,真的非常美妙。    他吻着苏纤芮的肩膀,哑着嗓子,低声道。    苏纤芮闻言,有些不自在的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    见苏纤芮又想要抗拒自己,席祁玥眯起眼睛,将苏纤芮的身体掰过来,目光异常认真温和道:“纤芮,我改了,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改了自己的脾气,我再也不会不顾你的意愿,做出强迫你的事情,好不好?”    男人的目光过于诚挚,让苏纤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抿唇,放在被子下面的手,不由得用力的握紧成拳。    见苏纤芮这个样子,席祁玥伸出手,挑起苏纤芮的下巴,轻轻的吻着苏纤芮的下巴,呢喃道:“我爱你,苏纤芮,我真的爱你,给我一次机会,爱你的机会,好不好。”    苏纤芮有些情动,她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出来,似乎想要拥抱席祁玥的样子。    席祁玥察觉到苏纤芮的这个动作之后,眼眸深处,涌动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他的手,在苏纤芮的身上游移,带着些许的急切和急促,手指在苏纤芮的身上乱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