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样子的席祁玥,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    安尔解开席祁玥的衬衣扣子,在席祁玥的身上摸着,试图挑起席祁玥的浴火。    席祁玥眯起眼睛,看着安尔白皙的肌肤,他低笑一声,将酒杯扔到一边,翻身便将安尔压在了身下。    突然被席祁玥压在身下,安尔发出一声惊呼,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羞涩的看着席祁玥,却很主动的将自己的拉链拉开,甚至解开胸衣的扣子,将席祁玥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双腿缠着席祁玥的腰身道:“祁,你想要我了吗?我一直都是属于你的。”    席祁玥将安尔的胸衣扯掉,用力的揉搓着安尔的胸口,这种带着疯狂甚至是快意的感觉,让安尔忍不住娇吟起来。    她扭动着腰肢,奢华的香水伴随着那些酒气,更是蛊惑了席祁玥的神经。    席祁玥将安尔的底裤扯掉,手指异常急切的伸进去。    安尔立刻弓起身体,对着席祁玥娇媚入骨道:“祁……进来,我已经准备好了,哦……祁……”    “纤芮……纤芮……”    席祁玥喃喃自语的叫着苏纤芮的名字,低下头,重重的咬住女人的脖子。    原本还意乱情迷的安尔,在听到苏纤芮的名字之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当席祁玥的嘴唇,慢慢往下的时候,安尔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成为席祁玥的女人了,可是,让安尔失望的是,席祁玥却在这个时候,用力的将安尔推开。    安尔一丝不挂的被推倒地上,席祁玥红着眼睛,愤怒不已的端起桌上的红酒,再度一口气喝掉了。    “祁,你怎么了?”    安尔起身,白玉一般的身体,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惑。    “滚。”    席祁玥将杯子摔在地上,对着安尔低吼道。    安尔的脸颊顿时僵住了,她握紧拳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就要再度坐在席祁玥的身边,却被席祁玥异常森冷的目光吓到。    “我说滚,没有听到?”    席祁玥眼神阴狠恐怖的看着安尔,原本就冰冷的眼眸,此刻冷的异常可怕。    安尔有些屈辱的捡起衣服,穿上之后,对着席祁玥温和道?:“祁,要是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给我。”    安尔走到门口,回头看着还在喝酒的席祁玥,面上满是阴冷。    苏纤芮,你究竟凭什么?凭什么让席祁玥为了你这个样子?你究竟有什么本事?究竟……凭什么呢?    “怎么?费尽心机的脱光了衣服想要勾引他,他却在关键时刻将你推开,是不是觉得受到了羞辱?”安尔站在酒吧的走廊发泄怒火,刚想要整理仪容离开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安尔靠近,从背后抱住安尔,用手轻轻的摸着安尔的腰迹。    男人用一种异常撩人的动作,刺激着安尔的身体,安尔的整个身体都一阵绷紧,她的拳头,更是用力的握紧成拳。    安尔回头,眉头微微皱了皱,当看清楚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之后,安尔讥讽道:“李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想要得到席祁玥吗?想要当席家的少奶奶吗?”祁洛像是没看到安尔眼底的讥讽,只是冷漠的抬起下巴,对着安尔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    安尔闻言,眉心顿时一冽,她的目光带着警惕的盯着祁洛:“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自然就是帮你。”    祁洛靠近安尔,将安尔压在墙壁上,他伸出手,挑开了安尔衣服的拉链,手从女人的衣服里面钻进去,用力的揉了揉,他的技术很高超,安尔一下子就有些招架不住了,原本刚才被席祁玥挑起的那股火,因为祁洛的动作,变得越发的灼热起来。    安尔有些难受的抓住祁洛的手,喘息道:“李洛……你做什么?”    “看来,你很想要?”    祁洛原本俊逸的脸,不由得带着些许浅浅的玩味。    他暧昧的盯着安尔,手慢慢的从女人的胸移到了女人小腹的位置,随后目光幽深道:“连内裤都没有穿?”    安尔被祁洛这个样子拨弄着,脑子一片的空白,她刚才忘记穿上了,现在被祁洛这么一说,弄得好像是她故意没有穿一样。    “想要我吗?”祁洛解开自己的皮带,将拉链解开,抬高安尔的双腿,目光幽深道。    “想……”    祁洛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安尔没有办法控制。    她张开嘴巴,忍不住叫了一声。    “如你所愿。”祁洛用力撑开安尔的双腿,将安尔整个身体暴露空气中,挺身异常粗暴的占有安尔。    安尔抓住祁洛的短发,舒服的尖叫了一声。    “李洛……李洛……”    看着已经开始意乱情迷的安尔,祁洛的唇角始终都带着嘲弄。    他将头钻进了安尔的衣服里,咬住安尔的胸口,双手掐住安尔的大腿,动作猛烈而狂野。    “啊……”    安尔像个荡妇一般,不断浪叫着,双腿却不要脸的紧紧缠着祁洛。    阴暗的走廊,两个人却在这里做着异常糜烂的原始运动。    相比较女人的意乱情迷,祁洛的表情,则是冷的异常可怕。    ……    “苏纤芮……过来……苏纤芮……”    席祁玥坐在包厢内,他拿着手机,给苏纤芮打电话,原本苏纤芮回到住处,刚洗完澡,想要睡觉,在接到席祁玥的电话的时候,苏纤芮没有接,她将手机扔到一边,烦躁的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