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洛回头,看着还在游艇里淋雨的席祁玥和顾念泠,男人的唇角微微弯起。    很痛苦吗?    席祁玥,你的痛苦还会持续下去,我会让你更加痛苦,更加的痛不欲生。    你不是很喜欢苏纤芮吗?我就让苏纤芮,一次次的伤害你,让你知道,痛是什么滋味。    男人敛眸,将眼中的凶狠和鬼魅隐藏起来,很快,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走吧。”顾念泠回过神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苏纤芮和祁洛离开,顾念泠眯起绿色的寒眸,盯着祁洛的背影,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气息。    祁洛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太多的疑点,这个男人,顾念泠一定不会掉以轻心。    “嗯。”席祁玥看了顾念泠一眼,便和顾念泠一起回到了岸上。    他原本以为,可以看到苏纤芮的,等到回来才发现,苏纤芮已经离开了。    顾念泠对着席祁玥解释道:“我刚才看到她和李洛离开了。”    “哦,是吗?”席祁玥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牵强的看着顾念泠道。    “如果还是很爱苏纤芮的话,就大胆的去追,一定要追到苏纤芮,让她原谅你。”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轻声道。    “追?我能够怎么追?她根本……就不理会我,她马上就要和李洛结婚了。”席祁玥苦笑一声,对着顾念泠有些绝望道,这个向来都狂妄桀骜的男人,此刻更像个迷路的孩子一般。    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的眼眸倏然微冷道:“李洛这个男人,很有问题。”    “你在怀疑什么?”席祁玥抬起头,看着顾念泠道。    他和顾念泠,有时候就是会有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光是听到顾念泠说什么,席祁玥差不多就可以猜到,顾念泠心中的打算。    “我会盯着李洛的,你应该也察觉到不对劲了。”顾念泠抿了抿蠢,目光锐利道。    “没错,我的却是想要调查一下李洛,但是,我查到的应该和你查到的是一样的。”席祁玥拧眉,声音沉了几分。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我对李洛这个人,越发的怀疑。”    “让你的人,继续调查这个人。”席祁玥看着顾念泠说道。    “嗯,我们先回去吧。”顾念泠点点头,径自的走在前面。    小糯米的葬礼办完之后,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席祁玥开始振作起来,脸上看不出多余的悲伤和痛苦。    不过,集团的人都很聪明,谁都不会在席祁玥的面前,提起大小姐三个字了。    “今天是在马林那边拍摄吗?”    “是的,祁少想?”    秘书将文件放在桌上就听到席祁玥询问这一次拍摄的地点。    以前席祁玥都不会理会拍摄的事情,最近席祁玥好像是对拍摄的工作非常关心的样子。    “让司机备车,马上去马林一趟。”席祁玥放下手中的钢笔,对着秘书淡漠道。    秘书闻言,为难道:“但是等下德国那边的公司要过来我们商量一下项目的计划,我们已经和对方说好,今天给出结果。”    “延期。”    席祁玥淡漠的丢出两个字道。    “好,我明白了。”见席祁玥这么坚持,秘书想要说的话,瞬间消失。    席祁玥在秘书离开之后,拉开了自己面前的抽屉。    他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戒指,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手中的戒指。    这个戒指,是席祁玥想要买给苏纤芮的,不知道苏纤芮,会不会喜欢?    顾念泠说的对,既然放不下,就要大胆的去追,不管苏纤芮现在是不是和李洛在一起,他都,一定要让苏纤芮,原谅自己,毕竟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一个斩不断的羁绊。    有了那个孩子,席祁玥相信苏纤芮肯定不会舍得伤害他。    马林。    “苏导,等下祁少会亲自过来这里一趟,我们需要做好迎接的工作吗?”    苏纤芮刚结束了一场外景拍摄,就有工作人员过来,和苏纤芮谄媚道。    席祁玥毕竟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现在席祁玥过来,无疑显示了席祁玥对这部剧究竟是多么的重视,他们也想要借这个机会,和席祁玥搞好关系。    苏纤芮在听到席祁玥要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看不懂的情绪。    她抿了抿唇,对着工作人员道:“不必,大家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可以。”    听苏纤芮这个样子说,那个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忍不住提醒苏纤芮道:“苏导,那个人可是席氏集团的总裁。”    没有人会不想要和席祁玥搞好关系的,现在苏纤芮这个样子,是不是对席祁玥过于冷淡?要是席祁玥生气的话,指不定这部剧会出现什么意外也说不定。    “他是席氏集团的总裁,和我们拍戏有什么关系吗?”    苏纤芮拧眉,不悦的看着眼前的工作人员道。    被苏纤芮这么一说,工作人员的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    他扯了扯嘴唇,不敢在说什么,只好去做自己的事情。    “第二幕,开始准备了。”苏纤芮没有理会那个工作人员,拍了拍手,对着还在那边休息的工作人员命令道。    所有人都准备就绪之后,苏纤芮一声令下,便开始拍第二幕了。    席祁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纤芮很认真的正在看镜头和剧本,然后点评每一个演员的不足和缺点。    看着苏纤芮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