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苏纤芮听到席祁玥的咳嗽声,立刻回头,就看到了睁开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的席祁玥。    “真好……你……没有离开。”席祁玥喃喃自语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一听,心中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她拿过一边的水杯,放了一根吸管,递给席祁玥道:“喝口水吧,这个样子会更好受一点。”    “纤芮……我们……结婚吧。”    席祁玥喝完水之后,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枕头上,目光灼热的凝视着苏纤芮漂亮的脸道。    苏纤芮被席祁玥的话,刺激到了,她抱着攰攰的手,一阵僵硬。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没有关系的,我会等你原谅我,我想要有人陪着我,真的很想,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我很坏,我是一个混蛋,可是,我是真的爱你……纤芮,你可以原谅那么混蛋的我吗?”    席祁玥有些灼热的手,紧紧的握住苏纤芮的手,男人的眼眸,甚至带着恳求和脆弱的看着苏纤芮。    这个样子的席祁玥,的却是让苏纤芮不知道要说什么拒绝的话。    她敛眸,就看到了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攰攰,攰攰似乎也在鼓励苏纤芮的样子。    “祁,你的身体感觉好一点了吗?”    苏纤芮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安尔走了进来,看到安尔之后,苏纤芮的情绪有些激动的挥开了席祁玥的手。    看着被苏纤芮推开的手,席祁玥的眼眸泛着些许的暗淡。    安尔在看到苏纤芮之后,眼神闪过了些许的光芒,可是很快,安尔便回过神,她扯了扯唇,异常亲密的上前扶着席祁玥的身体道:“祁,感觉身体好一点了吗?”    席祁玥皱眉,刚想要推开安尔的手的时候,苏纤芮已经抱着攰攰,对着席祁玥淡淡道:“安尔,你陪着席祁玥吧,我先带攰攰出去了。”    “好,我会好好照顾祁的。”安尔闻言,露出异常温柔贤淑的微笑。    看着安尔这个样子,苏纤芮的心中莫名的带着些许的烦躁。    她离开席祁玥的房间之后,苦笑一声,将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或许,她真的是太奢望了……    真的……    “纤芮,今天就在这里吃饭吧。”    乔栗因为担心席祁玥的情绪,所以搬到席家住,她做好饭,看到苏纤芮从楼上下来,便对着苏纤芮招呼道。    苏纤芮看了乔栗一眼,摇头道:“不用了,我肚子不饿。”    “安尔和泠泠其实没有什么关系的,我知道安尔很喜欢泠泠,我之前也想要撮合泠泠和安尔的,但是现在你回来了,我觉得还是你最适合泠泠,如果你可以和泠泠在一起的话,就在好不过了。”    听到乔栗这个样子说,苏纤芮的指尖不由得一动。    “抱歉,我想,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我只是在最近照顾祁少罢了,我和他已经结束了。”    苏纤芮说完这些,也不看乔栗是什么表情,便离开了。    乔栗目光担心的看着苏纤芮离开,想要挽留,却不知道要用什么借口。    乔栗刚坐在餐厅,看着满桌子的菜发呆的时候,就接到了简夏的电话,简夏告诉乔栗,简桐将自己关在房间,谁都不肯见。    听到这个,乔栗的眼眸泛着些许的苦涩。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回家。”    简桐最近的情绪也很不好,因为小糯米的死,简桐很自责,以前很活泼温和有礼的简桐,从那天开始,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乔栗非常的担忧。    乔栗回到简家,简夏满面愁容的在客厅走来走去。    看到乔栗回来,简夏立刻上前,握住乔栗的手,眼眸满是担心道:“乔,桐桐这个孩子,又将自己关起来了,不管我怎么叫都没有办法。”    实际上,乔栗和简夏已经商量好了,要将简桐送到国外去,毕竟离开这里,对简桐的情绪也是非常有帮助的,这些天,也正在准备出国的事情,谁知道,简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再次拒绝所有人的靠近。    “我先上去陪陪他。”乔栗深深的看了简夏一眼,才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乔栗的背影,简夏撑着额头,希望乔栗可以打开简桐的心结。    ……    “桐桐,是妈妈。”乔栗推开门,走进简桐的房间,就看到简桐抱着一个玩具在发呆。    那个玩具,乔栗认识,之前小糯米在这里住,最喜欢这个玩具了,这个玩具曾经也是简桐最心爱的玩具,因为小糯米喜欢,简桐毫不犹豫便将玩具送给了小糯米。    “妈妈。”简桐抬起头,秀气漂亮的脸蛋一片惨白,目光迷离的看着乔栗。    看着简桐这幅样子,乔栗摸着简桐柔软的发丝,轻声道:“乖,没事的。”    “我很难过,也很痛苦。”简桐扑进乔栗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简桐从小就不用乔栗操心,也比同龄的孩子早熟,看到简桐哭的这么伤心,乔栗知道,简桐现在真的是很难过。    乔栗温柔的摸着简桐的头发,温和的安慰道:“傻孩子,妈妈知道,妈妈什么都知道。”    “小糯米肯定是因为恨我,才不想要出来的,她一定是讨厌我,如果不是我的话,小糯米就不会出事了。”简桐眼睛通红,声音嘶哑的对着乔栗道。    “不关你的事情,是妈妈不好,妈妈也有责任,没有好好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