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闻到那股味道,忍不住身体微微一颤。    她沉下眼眸,走进了房间,管家便将房门关上了。    “滚,都给我滚出去。”    房间内的窗帘都被拉上了,里面一片的漆黑,给人一种非常阴森的感觉,而苏纤芮也看不真切席祁玥在什么地方,直到不远处的位置传来席祁玥愤怒的低吼,苏纤芮有些被吓到了,身体不由得急急往后退,那个杯子便落在了地上,摔成碎片。    看着地上锃亮的碎片,苏纤芮的心中泛着淡淡酸涩。    “是我。”苏纤芮压下心中的酸涩,对着窗子下面的那个黑影轻声道。    苏纤芮看到席祁玥的身体,倏然变得僵硬起来,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掐住手心,轻声道:“我知道,小糯米的死,对你的打击很大,我何尝不是?我和小糯米相处的时间,虽然不算是很多,可是,我也将小糯米当成我的妹妹,现在小糯米出事,我也很难过。”    “乔栗和田雅他们都很关心你,席祁玥,你不应该这个样子?你应该振作起来,不是吗?”    “攰攰还需要你的照顾,我认识的席祁玥,不是一个懦夫。”    席祁玥猩红凌乱的俊脸,带着淡淡的悲伤,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身形摇晃的朝着苏纤芮走去。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席祁玥,苏纤芮一句话都没有说。    席祁玥走进苏纤芮之后,目光透着淡淡的猩红色,他举起手,苏纤芮还以为席祁玥喝醉酒,会耍酒疯,要打她,可是,席祁玥只是将手放在苏纤芮的脸上,喃喃自语道:“纤芮……我妹妹,死了。”    男人用一种极度脆弱的声音和苏纤芮说话,那股带着淡淡的喑哑和悲伤莫名的话,让苏纤芮的心底弥漫着一股痛苦。    她的眼眶,泛着一层薄雾,第一次,没有立刻将席祁玥的手推开。    “我答应过爸爸妈妈,会好好照顾小糯米的,她还那么小,我从小照顾她长大的,我看着她会走路,看着她会说话,看着她调皮,她怎么就会死了?”    席祁玥痛苦地声音,让苏纤芮也很难过。    她抱住了眼前脆弱不堪的男人,将脸埋进席祁玥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知道的。”    “怎么会死了?她怎么会死?她还和我说过,想要一套限量版的泰迪熊,我已经让人去买了,打算等她十三岁的生日送给她的,为什么会死了?她还这么小,怎么会死?怎么会……”    “席祁玥,不要难过,你还有我们不是吗?”    “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我不配当她的大哥,我没有……照顾好她,我没用……”    席祁玥疯了一般,推开苏纤芮之后,握紧拳头,一拳一拳的砸着墙壁,男人的动作,异常的凶狠,尤其是那种绝望的表情,更是让苏纤芮的心脏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够了,不要在折磨自己了。”    苏纤芮从背后抱住了席祁玥的身体,对着席祁玥低吼道。    会发生这种事情,也不能够怪席祁玥,苏纤芮真的不想要席祁玥做出这种事情,真的不想……    “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席祁玥。”    席祁玥突然昏倒在苏纤芮的身上,苏纤芮吓坏了,抱着席祁玥的身体,大叫着席祁玥的名字,可是,席祁玥没有一点知觉,那张俊美的脸,一片惨白。    乔栗他们听到苏纤芮的惊呼,立刻闯了进来,看到拳头正在染血的席祁玥,乔栗当机立断,立刻让管家将司徒霖请过来,十分钟之后,司徒霖便过来给席祁玥治疗,帮席祁玥包扎好伤口之后,司徒霖一向嬉皮笑脸的脸上,这一刻,也难得的没有一点笑意。    “小糯米的死对祁少的打击非常大,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好安慰他。”    “我们知道了。”乔栗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惨白的席祁玥,苦笑道。    “纤芮,这几天,可以麻烦你留下来,照顾泠泠吗?”司徒霖离开之后,乔栗回头,对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惨白的俊脸,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席祁玥刚才绝望的样子。    “好。”最终,苏纤芮望着乔栗,轻轻的点头。    见苏纤芮答应了,乔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按压了一下难受的鼻梁,被简夏扶着,随后自言自语道:“还有几天,就是小糯米的葬礼了,我希望泠泠和念泠都能够好好的,泠泠有你陪着,念泠那边有田雅,那个孩子,一直都比泠泠这个孩子还要的成熟稳重,有田雅在那里,我很放心。”    小糯米的死,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以相信的话题,大家都想要忘记这个事实。    ……    “少爷还是老样子吗?”田雅看着端着饭菜,从楼上下来的管家,那张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无奈和惆怅道。    “夫人,少爷他什么都不肯吃。”管家也满脸担忧的看着田雅。    顾念泠这个样子,的却是让管家非常担心,在这个样子下去,管家真的担心顾念泠会发生什么事情。    田雅看了管家一眼,眼眸带着些许淡淡的惆怅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劝他的,你让厨房在准备一碗燕窝粥,我等下端上去。”    “是。”    几分钟之后,田雅端着燕窝粥上楼,她敲了敲顾念泠的房门,敲了许久,顾念泠都没有一点的反应。    田雅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