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请冷静一下,我们目前就发现了手镯和少量的衣服碎片,猜测很有可能是席凉茉小姐的,所以我们希望顾少你们可以过来警局一趟。”    小糯米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    顾念泠顾不上什么,立刻给席祁玥打了电话,很快,两个人便一起去了警局。    到了之后,侦办这一次事故的警察,将那些物件交给了顾念泠和席祁玥,席祁玥抖着手,查看了一下那个手镯之后,脑子一片空白。    “不是真的……这个是假的。”顾念泠将手镯重重的扔到地上,一把抓住了那个工作人员的衣服,对着工作人员怒吼道。    工作人员看着顾念泠这么恐怖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    “顾少,请你先冷静下来,我们目前也不能够完全证实这具尸体,就是席小姐的。”    “你给我听清楚,小糯米绝对不会死的,绝对。”顾念泠眼神猩红的看着工作人员,身上那股凌厉甚至是强硬的气势,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够了,我们先回去,这具尸体,不会是小糯米的,小糯米肯定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家。”    席祁玥目光凶狠的看了那个吓得不敢说话的工作人员一眼,对着顾念泠沉声道。    顾念泠和席祁玥拿着那个手镯离开了警局,回到席家之后,灯火通明,乔栗和田雅他们都坐在沙发上,就连苏纤芮和祁洛安尔都过来了。    原来,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新闻,知道那个尸体有可能是小糯米的之后,所有了都想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泠泠,念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小糯米的对不对?告诉我,那个尸体,肯定不是小糯米的对不对?”    乔栗最是按耐不住,她走到顾念泠和席祁玥的面前,目光带着些许颤抖的对着顾念泠和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没有说话,顾念泠也没有,两个少年得志的男人,此刻却沉默的有些可怕。    “说话啊?究竟是不是小糯米?一定是警方搞错了,对不对?”    见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都不说话,乔栗忍不住生气的怒吼起来。    “乔,你先冷静下来,警方只是猜测,所有才会让顾少和祁少过去的,你先不要激动。”    简夏见乔栗这么激动,不由得上前抱住乔栗的身体道。    “你让我怎么不激动?我明明答应了夏天会好好照顾小糯米的,小糯米要是出事,我怎么办?我究竟……”    “对不起。”苏纤芮握紧拳头,良久之后,她来到乔栗他们面前,对着他们鞠躬道歉道。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眼眶泛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糯米之前一个人在公园的长椅上,被我看到了,我带她回家,让她在家里等我,等我和李洛回到家里,却发现小糯米不见了,我已经让人去找了,我以为,小糯米是回家了,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小糯米……呜呜呜。”    乔栗和田雅忍不住哭了起来,顾念泠则是冲出了席家,而席祁玥,定定的看着苏纤芮,悲伤痛苦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席祁玥孤寂落寞的背影,苏纤芮觉得心脏宛如被人挖走一般,她僵着后背,伸出手,想要拉住席祁玥,安尔却被苏纤芮还要快的上前扶着席祁玥。    “祁,别担心,一定是警方那边搞错了,小糯米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安尔温软的安抚着席祁玥,看着安尔的表情,苏纤芮的唇角,带着些许的酸涩。    她闷闷的看着席祁玥已经离开的背影,表情带着淡淡的落寞。    “纤芮,我们先回去吧,事情或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的悲观。”    “嗯。”    苏纤芮目光带着些许惆怅的点点头。    她向上天祈祷,希望小糯米没事,希望小糯米可以平平安安,什么事情都没有。    ……    “是吗?让人做的干净利落一点,记住,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挂断电话之后,祁洛的眼神泛着一股冷嘲。    席祁玥,你带给我大哥多大的痛苦,我便让你承受多大的痛苦。    “洛,怎么了?”胡毅醒来,在床上没有看到祁洛,他起来,走到客厅才看到站在客厅落地窗,看着窗外的祁洛。    男人的五官,在淡淡阴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冰冷恐怖,那些光线,落在祁洛的脸上,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阴森。    “那个孩子我让你植入的晶片,已经植入了吗?”    “相信我,你刚才不是打电话确认了?我的手下都要变成你的了,宝贝。”胡毅吻着祁洛性感的喉结,暧昧道。    祁洛捏住胡毅的下巴,冷酷道:“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差错,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好啦,我已经让人将她扔到了孤儿院了,她不会记得任何事情,警方那边,我也已经做了手脚。”    胡毅将祁洛按在墙壁上,手指急切的摸着祁洛的身体。    祁洛任由胡毅的动作,随后将胡毅压在地板上,粗鲁的挺身。    胡毅爽的立刻大叫了起来:“洛,还是你厉害,哦……就是这个样子……”    看着胡毅迷乱的样子,祁洛的眼神依旧冷酷,瞳孔蒙上一层化不开的寒冰。    这场游戏,才正式拉开序幕,席祁玥,你已经准备好要接招了吗?    ……    三天后,警方那边